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9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1

第9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1

        已经知道部分主题和路线的秦修,看姜甜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心说她就是个不务正业的浪荡子。

        见黑着脸过来的秦修,姜甜深觉这人最近肯定有故事,忙嬉皮笑脸地将他按到了机器旁,“两分钟,测测你最近的烦恼。”

        “……”不用测都知道,你就是我最近最大的烦恼。

        阴魂不散。

        时间一到,姜甜迫不及待地看着显示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知行合一,止于至善;别跟自己的心较劲,不要被迷雾蒙蔽了双眼。”

        这货的评语怎么这么高深,看来这机器真有可能就是个干扰项。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没玩过的陈亦寒表示很懵逼。

        “这个机器有什么用?”何明月问。

        “故弄玄虚的玩意”秦修皱眉,“你找到几条线索了?就在这玩儿?”

        这话明显是说给姜甜听的。

        这人被抢了老婆还是怎么的,脸这么臭,姜甜没管他自己将手放到了机器里。

        “涅槃重生,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此山中;随心所欲固然好,小心矫枉过正”夏明炀越念越懵,“这就是个唬大家玩的干扰项。”

        夏明炀忿忿然离开了。

        可不是矫枉过正吗?她就是太随心所欲了,秦修心说。

        姜甜自己倒不这么认为,别的暂且不说,‘涅槃重生’惊着她了,这机器有点东西。

        “玩也玩了,我们去看看画吧!”沈睦扯回了她跑远的思绪。

        姜甜刚凑上前,夏明炀就说:“秦修已经找到了三个主题,汉服、茶道、戏曲,我看出了个舞蹈。”

        说完夏明炀一副邀夸奖的得意表情,谁知没得意一会,就被沈睦泼了盆凉水,沈睦开口道:“不是舞蹈是武术。”

        “为什么?”

        沈睦指着停战协议书道:“止戈为武,是消停战事、维护和平的技术,武术和舞蹈同源,根据线索提示两个应该都对。”

        这话一出,夏明炀的脸色好了许多,不得不佩服沈睦的高情商。

        “导演说有五个主题,还有一个是什么?”陈亦寒问。

        “会不会是数术啊!”何明月指了指几副古怪的话道:“这个是太极双鱼图、这幅看起来像是八卦图,应该是数术吧!”

        夏明炀和陈亦寒一副见到大师的模样,一边鼓掌一边点头附和。

        “明月,你也太厉害了吧!连八卦图都认识”

        “是数术没错了,你说对吧?”夏明炀一脸自信用胳膊拐了拐姜甜。

        还想机器的运行原理的姜甜被夏明炀拉回了现实。

        太极双鱼图姜甜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但何明月所指的八卦图好像并不准确,姜甜又翻了下原主所看杂书的记忆,不仅知道了那上五行图不是八卦图,还想通了机器的工作原理。

        “不是数术,是中医”姜甜说。

        ???

        “理由?”

        沈睦和秦修异口同声道。

        以姜甜孔雀开屏的性格,肯定是要逗这两人求自己的,一看有摄像机在,立马收住了,“太极代表阴阳,五行和八卦都是阴阳的衍生,这幅图上有相生相克的关系,属于五行,中医讲的就是阴阳五行”姜甜想了想说:“刚才那个机器应该跟中医号脉一个原理,根据五脏运行的不同判断人的性格。”

        “情绪影响生理,生理也影响情绪,都在脉上”

        说完姜甜没忍住得意,抬下巴看了看诸位,意思是‘我是不是很厉害?’。

        主题是猜出来了,接下来就是找学艺的地点。

        凭墙上几幅看起来像乱码的数字画,秦修成功地解出了三个地点的经纬度,夏明炀输入地图一查,得到了准确地点。

        看着画了各种数字符号的纸,姜甜忍不住感叹,这人怎么就做演员了呢?白瞎了一个数学人才啊!

        与姜甜含蓄的夸赞不一样,何明月的崇拜夸奖之情溢于言表,“秦修,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是啊!这么复杂的运算,我看都看不明白”陈亦寒也跟着吹了通彩虹屁。

        还真是,姜甜认同地点点头,“别说看明白了,不好意思的说,上面的符号我都认不全。”

        秦修勾唇一笑,背着摄像机捏住了领口的收音麦,小声说:“像你这么不学无术的人,估计两位数的加减乘除算起来都费劲。”

        原主很少涉猎数学方面的书,看不懂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姜甜效仿秦修把捂住收音麦,笑着说:“你会就可以了!我没必要什么都擅长。”

        姜甜语气轻佻,明明两人有一定距离,但秦修总觉得她在耳边絮语,有种撩拨的味道。偏偏脸上的笑容是天真无邪的。

        说话间,沈睦也解出了两个地点。

        何明月和陈亦寒一碗水端平地夸了沈睦一遍。

        还有最后一个,只知道是医馆,别的信息杂乱无章,几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几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气氛僵持了数秒。

        最后姜甜拿过节目组发的手机,在地图上搜了中医馆,筛筛捡捡,符合的有三家,姜甜又仔细看了看,好在离的都不算远。

        “这么搜靠谱吗?”陈亦寒有点不放心。

        “不靠谱”姜甜说:“是这三家的可能性最大,正确的那家一定有节目组的摄像什么的,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了。”

        脑力损耗大半的其他人不再坚持,认同了姜甜一家家找的方法。

        只是没想到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节目组让嘉宾抽签组队,再以剪刀石头布的原始竞技手段依次选择交通工具。

        结果姜甜如愿的和沈睦一组、秦修跟何明月一组、夏明炀和陈亦寒一组,老天是公平的,让姜甜如愿跟沈睦一组,也让她在剪刀石头布比赛中成功获得了最后一名。

        节目组的专车给了第一名的秦修何明月,第二名夏明炀陈亦寒得到了100元打车费,最后一句的姜甜沈睦要自己想办法到目的地。

        “你们先去哪?我们顺路带你们一程吧!”夏明炀拍了拍沈睦道。

        姜甜鼓着嘴道:“我们要是戏园和医馆,跟你们要去的裁缝铺是反方向,心意领了,你们还是先走吧!”

        他们去的地方远,一百元打车费跑两趟还不一定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