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9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0

第9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30

        给你脸了,你先挑的事,就不能怪我不给你面子,姜甜勾唇一笑,“姐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沈家要娶的明明是你,你嫌沈修仪是个毁容的残废不愿意嫁,你爸何建业又不想失去沈家这棵大树,这才给我下药让我替你嫁到沈家的。”

        这是什么豪门狗血剧?

        混娱乐圈,最重要的就是有眼力见和嘴够严,旁边的助理和工作人员眼见剧情要往核心的部分发展,纷纷找借口溜远了。

        好奇不光能害死猫,还能害人丢饭碗,八卦和饭碗只能保一个。

        沈家的势力何明月是清楚的,何况现在不光有秦修在场,还来了个沈睦,何明月默默提醒自己,何明月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解释清楚的,不然在秦修和沈睦面前的形象就全毁了。

        “甜甜,你……”说着何明月眼眶里滚起了泪花,“你怎么能这么说,谁不知道沈家是沪成四大家族之首,爸爸疼你让你嫁进去,你怎么能这么说。”

        姜甜着抹眼泪的何明月,心说剧情不够眼泪来凑是吗,那就我让你死得彻底点,“姐,不要以为我没有证据,我的证件、手机还在何建业那扣着呢!”

        “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不希望你老拿这事说我,惹毛了我,我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就把你和何建业嫌弃沈修仪的事捅出去,看你有什么好果子吃。

        “好了,我的姐姐”姜甜贴心地抽了两张纸递过去,下巴往摄影师那抬了抬,“叫你去拍照了。”

        啧啧,妆都哭花了,赶紧补妆去吧!

        姜甜从何明月身上收回目光时,看到秦修和沈睦默契地都看向了自己,眼神里都是好奇。

        “怎么了?”姜甜若无其事地嫣然一笑。

        “你跟沈睦约会?”/“沈修仪残疾?”

        秦修和沈睦同时开口。

        秦修好奇的是沈睦一个自视清流的人,怎么会跟姜甜这个渣女约会?

        沈睦好奇的是姜甜为什么要传沈修宜残疾的谣言?

        姜甜揣测着两人话里的潜台词,摸着下巴说:“所以我和沈睦约会你吃醋?”

        吃了个闷锤的秦修重新带上耳机装与我无瓜,心说随便你怎么浪吧!

        姜甜又将目光转移到沈睦身上,“沈修仪不是残疾?”就是单纯地不想娶我。

        沈睦嘴角弯了弯,转头看着秦修说:“沈修仪什么时候残疾的呢?”

        这情况他们肯定都认识沈修仪,姜甜想。

        秦修战术性咳了一声,“不光残疾还毁容。”

        这小子还是那么不会说谎,沈睦莞尔一笑,“是我记错了,我以为说的是沈修文。”

        姜甜以为这次的录制会跟上次一样,摄像跟着嘉宾认识中国传统技艺,然后再完成简单的学艺任务就行了。

        谁知事情跟上次不一样,这次是先让嘉宾根据节目组提供的线索猜主题,然后再到相对应的地方学艺。

        这波考智商的操作也不知道是在为难谁。

        嘉宾们被带到一间布置奇怪的大房间里。

        别人是什么感觉姜甜不知道,只知道以自己艺术生的审美,觉得装饰风格特别的不协调。

        灰色地板、白色墙,姜甜表示还可以,但墙上挂的太极图、停战协议书、四小天鹅、缂丝侍女图、丹青还有各种纯数字的画,节目组是集体中毒了吧!

        不仅如此,房间里放的东西也很难奇葩,古色古香的八仙桌上居然放了一台据说能算命的仪器。

        以姜甜对画的自信,她果断凑到了算命仪器旁边。

        “请大家根据线索提示找出相应的主题,并找出对应的地址。”

        编导大致说了下演戏规则就离开了,留几个摄像和六个嘉宾在房间里左顾右盼。

        不懂画不要紧,求助懂的就行,夏明炀笑着拉了把姜甜,“你研究那个干吗?快来看看画,画你可是行家。”

        “画不着急,我觉得那个机器挺好玩的”姜甜拉着夏明炀回到了机器旁边,略看了眼说明书,姜甜把夏明炀的手放进了仪器里。

        “别动”姜甜叫住要挣脱的夏明炀,“说明书上说这个仪器能算出你最近有没有烦恼,你等两分钟,两分钟就能出结果。”

        “小姐姐,这机器说不定就是节目组丢在这儿的干扰项,21世纪了好吧!咱能别搞封建迷信这一套吗?”

        “玩玩呗!又没有损失,马上就好!”

        夏明炀心说,你怎么不玩玩?这玩意要是个唬人的还好,真要算出点什么,他活泼可爱的人设还怎么立。

        满脑子都在想这机器原理的姜甜,情商眼力见这些玩意早就跑没了,硬是按着夏明炀耗足了两分钟,看着机器显示器的姜甜兴奋地说:“真的有结果唉!”

        “说什么了?”夏明炀忙伸脖子过去看。

        “大智若愚、勤奋努力,过度减肥对身体无益,最近希望在某事上有所突破。”

        姜甜读完夏明炀就拍着大腿说:“还挺准,最近有支舞曲一直练不好,舞蹈卡上点歌就唱不好,心力交瘁啊!”

        大智若愚?

        姜甜看了看夏明炀,表示怀疑。

        有这么灵吗,他不是顺杆子跟着忽悠吧,姜甜蹙眉,决定再找个人来试一下,“沈睦,带你玩个好玩的东西。”

        就这么连哄带拖的,沈睦的手被放到了机器上,姜甜明媚一笑,“等两分钟,测测你最近有什么烦恼。”

        “哦~”沈睦挑眉。

        “追逐影子的人,自己就是影子;过于克己复礼容易迷失自我,有趋于改善的苗头,近来算心情舒畅”

        夏明炀读完一脸懵地看了看沈睦又看了看姜甜,心说这特么什么意思?

        谁知两人根本没搭理他,而是互相望着对方眼睛,笑意盈盈,姜甜挑眉,一脸得意地说:“是不是很准?”

        姜甜虽然知道意思是说沈睦过于压抑自我,最近有点放飞自我的意思,但前面的‘追逐影子的人,自己就是影子’是荷马的名言,她没办法跟沈睦联系在一起,有可能前面的都是不对的。

        沈睦笑而不语,微微点头。

        近来他是心情舒畅的,我对沈睦还是有影响的,姜甜得意的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闷头吃了不少狗粮的夏明炀,本着好东西要一起分享的原则,把秦修、何明月、陈亦寒都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