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91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5

第91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5

        姜甜心说,秦修给人冷淡疏离的感觉居多,奶凶的模样应该没多少人能有幸见到。

        没多久,夏明炀、沈睦、姜甜三人的名字就一起上了热搜。

        姜甜怕对夏明炀有影响,就给他发了个信息问自己要不要发微博解释一下画的事情,夏明炀很快就回复了。

        夏明炀:不用,热搜有部分是公司运作的,网友吵得越厉害,热度就越高,这是好事。

        姜甜看着信息愣了半天才明白,无论吵什么,只要有人吵,知名度就能上去,娱乐圈的人可真会玩。

        撕起来就撕起来吧!姜甜关掉微博,正想点个外卖,门铃响了。

        不出意外,来人是秦修。

        姜甜抱臂靠在门上,不咸不淡地问,“大明星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一刻,秦修真觉得自己是疯了。

        这两天秦修一直在忙新电影进组前的筹备工作,今天好不容易清闲下来,谁知田雨发了个莫名其妙的聊天截图过来。

        问了陈进才知道,《传统会说话》节目组想邀姜甜作为素人嘉宾,姜甜开出的条件是让他找姜甜谈。连陈进都知道以姜甜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答,少不得出些幺蛾子,他肯定是知道的,一开始没打算管这事。

        可能是闲的原因,秦修没忍住又点开了田雨发来的截图,想起那天晚上自己的行为,好像是有点过分。

        “去录《传统会说话》吧!”

        说好的道歉呢,这也太偷工减料了吧,姜甜莞尔一笑,“田雨是怎么跟你说的?”

        秦修站在原地愣了很久,久到姜甜失去耐心跟他耗下去,“没话说,我关门了。”

        两人对峙了几秒,秦修开了口,“对不起!”

        啧,小奶虎又在散发魅力了,姜甜笑眯眯道:“对不起什么?”

        秦修长长舒了一口气,“我不应该那么骂你,你那天醉成那样,我一直在推开你,但你太……太过分了,我怕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着急了,才那样骂你的。”

        秦修是个逻辑缜密且善于自省的人,他骂姜甜是个喜欢到处乱撩的渣女,姜甜索性破罐子破摔渣给他看,姜甜对自己的撩都是点到为止从不逾矩,多想的是他自己,急了骂她人的也是他自己。

        所以,他应该道歉。

        姜甜没觉得秦修做错了什么,让他道歉不过是要找回被拒的面子,没想到秦修真的跟自己道歉了,而且态度诚恳得像个孩子。

        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想起之前要点的外卖,她随口说:“你吃饭了吗?我还没吃,一起去吃个饭吧?”

        “我吃过了”

        “我冰箱里还有菜,我煮个面,你就当陪我吃个饭吧!我们家餐厅灯真坏了”

        秦修面无表情地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心说我信你个邪。

        谁成想姜甜动作比嘴快,没等秦修拒绝就拽着人衣袖进了屋。

        “不了,我还有……”后面的话被姜甜给瞪了回去,姜甜歪着头说:“你一大男人,还怕我强了你不成?”

        艹,这是个女人该说的话吗?

        见他表情不自然,姜甜又笑着说:“逗你呢!你怎么这么可爱。”

        秦修更生气了,他不觉得‘可爱’是夸奖。

        “哦~”姜甜忙改口,“我是说,你特别的正人君子。”

        对于姜甜突然的又一次邀请,小妖有些着急地问:“爷爷,我怎么觉得你有点跑偏了啊?你还记得你的任务是什么吗?老在秦修身上打什么转?”

        姜甜不以为然地翻着冰箱,“我这叫生活任务两不误,你这个不懂人间烟火的小团子是不会明白其中乐趣的。”

        好吧!小妖竟无言以对。

        虽然一回生两回熟,但秦修坐在姜甜家的大沙发上,依然觉得如坐针毡。

        为转移注意力,秦修点开微博看了看,不看还好,一看如坐针毡的感觉更甚了。

        这女人怎么这么没良心,自己帮她追星,她倒好就知道给别人画画,连夏明炀都有两幅画,反观她对自己,连微信都没找他加。

        点开评论,秦修心里更不舒服了,尤其是分析‘画魂’的评论。

        这女人是有多迷恋沈睦,给夏明炀的画居然画成沈睦,她礼貌吗?

        好吧!他承认姜甜从不礼貌。

        越往下翻秦修越塞得慌。网上居然冒出来了夏明炀和姜甜的cp粉、沈睦和姜甜的cp粉,甚至双方为了谁才是正宫的问题互相撕了起来。

        秦修有一种误入敌营的感觉,一时看哪都觉得不顺眼,索性站起来准备回自己家去。

        厨房里姜甜找了半天面条,又对着食谱找齐了调料,就在她从锅里把第二个煎焦的鸡蛋铲出来时,门外秦修撞到桌子的响动吸引她走了出去。

        刚到客厅就听到关门的声音,果然,奶虎还是逃了。

        姜甜觉得有趣,拿着铲子就追了出去,谁知刚一开门就见到了大型社死现场。

        不要误会,这次的社死现场是秦修的。

        只见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外卖小哥将一袋食物递到秦修手里说:“祝您用餐愉快,麻烦五星好评!”

        秦修把自己点外卖的事遗忘了,并且没算到外卖会在这个不该送到的时候送到,更没想到会让姜甜碰上。

        姜甜双手抱臂斜倚着门,用一种‘看你怎么解释’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

        你小子不是说吃过了吗?你特么手上的外卖是喂狗的吗?

        “我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不想跟我吃饭,对吧?”

        小妖撇嘴,“爷爷,知道了还问,不是自取其辱吗?”

        “……”

        秦修知道已经解释不清楚了。

        好吧!装死了事。

        只能说姜甜的脑回路着实清奇,见秦修即将落荒而逃,忙看了看他手中的袋子,估摸着应该挺好吃,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铲子,心说他刚被我抓现行,现在提出分一杯羹,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咳!”姜甜战术性清嗓,“你点的饭多吗?能分我一点吗?”

        这话让正掏钥匙开门的秦修哭笑不得,愣了愣说,“可以,你进来吧!”

        说是迟那是快,得到明确答复的姜甜没顾得上把铲子送回厨房,随手丢到玄关的柜子上就关上门跟秦修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