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8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0

第8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0

        “不是!”/“你猜?”

        秦修和姜甜同时开口。

        为证清明,姜甜从包里拿出无聊时画的画,“有画为证,我就是个追星的粉丝。”

        夏明炀抢过去一翻了翻,不满意地喊道:“姜甜,你不公平,为什么只有秦修和沈睦的画,太伤我心了,为了补偿我,你要给我画两副。”

        “行行行,两副就两副。”

        姜甜嘴中的‘行行行’、‘好好好’,如此顺从的姿态在何明月看来稀松平常,尤其是别人冲她发火的时候,她总是低着头重复着‘行行行’、‘好好好’。

        如今她脸上温柔无比的笑意,让何明月觉得这个丫头变了。

        是因为嫁人的原因吗?她能出现在这儿,是因为沈家那残废吗?

        秦修倒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姜甜就是个演技老道又喜欢撩拨他人的妖精。

        没来由的烦闷。

        这个风流成性的渣女,看上沈睦是百分之百的,顺带也不介意把夏明炀撩到手。关键这个妖精是他这个罪魁祸首带来的。

        负罪感爆棚,秦修握着筷子一口也吃不下去,满耳都是旁边几个人的欢声笑语。

        一桌上哄闹了两个小时才安静下来,他看了看旁边的姜甜,整个人歪坐在椅子上,脑袋偏另一边,角度问题,看不清眼睛是闭着还是睁着,旁边的夏明炀也是同款造型。

        像是醉得不轻。

        陈亦寒也看了看两人,“呀!姜甜、夏明炀,你俩是不是喝醉了,没事儿吧!”她在杨明炀脸上拍了拍,又伸胳膊推了推姜甜,对秦修说:“看来醉得不轻。”

        喝得这么醉,看你怎么回去,秦修差点没把白眼丢到姜甜脸上。

        “秦修,姜甜醉成这样,再跟着你们也不方便,让她跟我走吧!我酒店就在旁边”既然姜甜是秦修带来的,何明月现在要带走她,自然是要知会他一声。

        “那就麻烦何小姐了”

        无论她们姐妹感情如何,终究有血缘关系,让她带走是最好的选择,秦修一点也不想把这醉鬼扛回去。

        “不行的,姜甜一副男生打扮,被记者拍到,很容易被乱写,还是跟秦修回民宿比较妥当”陈亦寒说完又犯了愁,“但她一个女生,跟秦修回去好像也不太妥当。”

        “要不我俩一起把她送回酒店?”何明月说。

        “不好意思啊!我酒店离这有点远,而且我明天一早还有商演。”

        “那我也不能不管她,不管她没办法跟她老公交代。”

        清醒的几人此刻脑袋上都顶了个大大的问号。

        老公?

        什么玩意?

        英年早婚有木有!

        知情人秦修想解释她逃婚了,已经不存在什么老公,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让人误会也好,她那么喜欢乱撩人,让受撩对象离她远点,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还是我带她回民宿吧!”

        讨论了半天姜甜归属问题,最后还是绕回秦修这边。

        最后,夏明炀跟着助理开车走了。

        秦修和何明月合力把姜甜塞进了车后座,陈亦寒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姜甜,不放心地说:“她这样会不会呼吸不畅啊?不会把自己憋死吧?”

        她这种把脑袋使劲往胸口缩的抱团式睡姿,确实有憋死的风险。

        真是个大麻烦,秦修无奈地轻声叹气,“没事,我看着她。”

        本来要坐副驾的秦修了无生趣地坐到了后座,不仅如此,还要把醉得不省人事的姜甜掰正坐好,系上安全带,将她脑袋摆到自己肩膀上,防止她憋气死掉。

        麻烦死了。

        人情还清了,以后再也不想见到这种人了。

        秦修在心里念叨着,也不知道念叨给谁听。

        忽然,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发出一声小动物一样的呜咽声,然后钻进他怀里抱住他的腰。

        脑袋埋进了秦修的颈间。

        颈侧贴上来一抹湿软的触感,唇在皮肤上摩挲的触电感,一帧一帧被拉长放大,脑子里瞬间想到一句话‘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噼里啪啦的,从脖子炸到了指尖,酥酥麻麻的。这股没来由的电流最后炸到了胸腔里。

        干扰了心跳。

        二十五年来头一次感受这种玄妙滋味的秦修同志,又一次忘了,这个像只怕冷的猫一样抱着自己不肯撒手的人。

        一直以来都是个随处撩人的渣女。

        “噗嗤!”

        开车的陈进没憋住,笑出了声。

        秦修又一次尝试掰开腰间的手,然后将人推回原位。

        “你……清醒……一点”被重新抱住的秦修又推了姜甜一把。

        不推还好,这一推,埋在他脖颈里的姜甜轻轻呢喃了一声,混合着红酒香气的湿热气体成团地在秦修耳畔散开,燃起火苗,浑身一下子烧了起来。

        秦修脑子里一切思维和想法轰的一声,炸成了雾。

        秦修闭上眼睛,努力调整呼吸尽快驱散浓雾。

        一切抗拒都是徒劳的,这个没皮没脸的女人,被掰开又重新搂紧,坚持不懈、锲而不舍。

        好吧!放弃,人类再怎么光辉伟大,也还是动物,既然摆脱不了欲望,就跟欲望和平共处吧!

        秦修自暴自弃地坐直了身子,通过后视镜瞪了一眼前排看笑话的陈进。

        和欲望和平共处互不打扰并没有让秦修真正平静,挣脱姜甜下车时,之前的慌乱还没有完全消散。

        他和陈进两人合力将姜甜架着丢到了民宿床上时,秦修真正松了口气。

        这女人有毒,以后一定绕着走。

        “她就这么趴着,不会憋死吧?”陈进看着床上趴成大字,头埋到枕头里的姜甜瑟瑟发抖,想给她调整一下,又无从下手。

        本着负责任的行事准则,秦修动手把人翻了个面,正要功成圆满的离开时,姜甜忽然从床上跌下来,然后抚着垃圾桶吐了起来。

        见状,秦修脑子里跳出一则‘某醉汉被呕吐物堵住气管而亡’的新闻,负责任的道德准则再次上线。

        秦修垮着脸对陈进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等她睡着了再走。”

        陈进看了看两个,一脸不放心加依依不舍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