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80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14

第80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14

        “你……姜甜你就是个魔鬼!”

        看着这么幼稚的两个人,秦修的嘴角克制不住的往上扬,心里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勾着自己,让他去看一看身边的那个人。

        余光最终还是不自觉的飘到了姜甜身上,让秦修有些意外的是,抢菜的姜甜,眼睛弯成两丛新月,和以往的笑都不一样,有种恶作剧得逞的满足和狡黠。这么孩子气的笑,或许才是她最真实的笑。

        “行了!”李贺看不下去了,“姜甜你别逗杨婧了。”

        姜甜啧了啧,“有男朋友护着,就是不一样啊!”

        “你只要别那么死心眼,找个男朋友,分分种的事好!我觉得林渊也挺不错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秦修像是废寝忘食的解完一道数学题,轻松畅快,原来姜甜并不是个放荡的人,自己确实误会她了。

        “林渊是谁?”李贺问。

        “我们学校大才子,长得帅会唱歌会画画,还是个学霸”一说帅哥杨婧比谁都来劲。

        “哦~”

        这阴阳怪气的表情,醋精病犯了,杨婧话锋一转,“比你差一点,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追姜甜,姜甜不同意。”

        “哦~”李贺的注意力被调到姜甜身上,“为什么?人品不行?”

        “你什么逻辑啊?追我我就要同意的话,我男朋友恐怕连动车组都拉不下”姜甜一脸不爽的怼道。

        心说我是来做任务的,又不是来谈恋爱的。

        被姜甜拆过台的杨婧决定还击,“明明是你先撩的人家好吧!人家现在追你,你又不愿意了。”

        “是啊!”姜甜又摆出玩世不恭的笑,“我这人就是这样,撩的时候感兴趣,撩到了又觉得索然无味。”

        “你这样是没办法获得甜甜的爱情的”杨婧一脸惋惜,随即又换成得意的笑脸,“是吧!李贺。”

        李贺正想开口劝两句,姜甜发作了。

        “行了行了,你俩能不能也照顾一下我和秦修这两个单身狗啊!你俩谈你俩的,别总想拽着别人一起谈……你俩赶紧吃,吃完上外面腻歪去。”

        于是,这对臭情侣吃完扔筷子就溜了,留姜甜和秦修两个对着一桌子待洗的碗盘愁眉苦脸。

        姜甜愁的是这么多碗盘要洗到什么时候。

        秦修愁的是要怎么开口表达愿意洗碗盘才不会觉得突兀,不管怎么说自己都白吃了人一顿饭,并且饭菜还不错,不付出点劳动,他着实有点不安。

        各怀鬼胎的气氛维持了许久,久到姜甜已经坐不住了。

        姜甜余光瞟了眼秦修,人家刚刚答应带自己去录节目,让人刷碗不太好吧,何况人家还是个大明星。

        刷碗还吃饭的情,怎么算都划算,他最受不了欠人情,秦修站起来开始收拾,见姜甜一脸惊讶,他解释道:“我们家的规矩是不做饭的人洗碗,我洗碗吧!”

        他这鬼话要是叫沈家管家听到,一定跳着脚反驳他‘二少爷,您什么时候干过活啊?’,要是让沈老爷子听到,一定会想‘我们家什么时候有的这规矩?’。

        “那就麻烦大明星你了”姜甜露出了狗腿笑。

        其实秦修洗过碗与干过家务,那些都是在电影里做的。

        秦修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姜甜在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秦修正要告别,瞥见她放的是自己的电影。

        “大明星,坐下来一起看吧!”姜甜往沙发另一边挪了挪,沙发上空出老大一截位置。

        “不了,我回去了。”

        “哦!大明星能不能剧透一下,凶手到底是谁啊?”姜甜看的是部悬疑片,她正看到秦修饰演的主角贺明被诬陷杀了养父,被警察通缉一路逃亡。

        看电影不是最怕有人剧透吗,秦修皱眉道:“凶手是警察。”

        那是他拍的第一部电影,那时的秦修总向往逃离自己的生活,就算是逃亡也愿意,正因为如此他才不顾爷爷反对,甚至改名也要拍这部电影。

        但拍摄过程并不顺利,因为秦修大少爷生活技能全无,而角色却需要不断换工作以保生计,为了更好的完成角色,大少爷只能不断学习。

        当时导演的一句话,秦修现在还记得,他说‘拍了这么多电演,头一次见连洗碗都要教的主角’,时到今日,导演提到秦修时还是会说上一两次。

        姜甜啧了啧,显然不满意他的回答,“我要是贺明,我肯定会把养父杀了。”

        秦修被她挑起了兴趣,说好要走却坐下了,“为什么?”

        “反抗啊!养父无时无刻不在压迫贺明,时间长了贺明内心肯定扭曲,不是养父死就是自己亡,作为刚成年的孩子,肯定会选择杀了养父。”

        “哦~,有道理,但有悖常理。”

        “提供好的物质是养父自己的选择,不能作为筹码来要求贺明按他的要求活,这跟强买强卖有什么区别?再说了,贺明是个有意识有思想的人,按别人的想法活,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养父觉得自己养了贺明,贺明就应该穿他选的衣服,报他选的学校,成为他想让贺明成为的人,贺明只要反抗,养父就会跳出来骂贺明不懂感恩、是个白眼狼甚至出手打人。

        父子二人之间发生过无数次争吵,养父死的前一晚,贺明跟他吵过架,所以警察怀疑是贺明杀的养父。

        “这不能作为杀养父的动机”

        “我的意思是,贺明其实是想杀养父的,他被诬陷杀人的第一反应不是辩解而是逃亡,他潜意识是认为养父是自己杀的,这样他就能得到解脱。”

        潜意识告诉贺明,你战胜了养父,你现在可以自己作主了。

        “无论成功与否,动过杀心,就有违孝道。”

        年经轻轻的怎么跟个古代人一样,姜甜撇了撇嘴,“大明星,你不是对孝道有什么误解吧?如果按照长辈的意愿活就是孝的话,孝道就太可怕了,父母不过是想子女过的更好,所以才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强加给子女,子女只要向父母证明自己可以过的很好就行了。”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处理?”

        “我要是贺明,我不会跟养父发生正面冲突,我会偷偷的反抗,养父安排的学校可以上,上了可以转专业,养父让我经商我可以偷偷做别的”姜甜看了眼秦修,随口道:“比如当演员,等出了名木已成舟,养父想管都管不了。”

        在秦修漫长的二十五年人生里,跟他说这些话的她是第一个。他就像找到同盟军一样,原来不止他会选择偷偷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