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7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11

第7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11

        为了表达误会姜甜的歉意和感谢戴眼镜女孩还手机,林渊请她们喝了奶茶。

        聊天中林渊发现姜甜是一个很想法有才华的女孩,加上人长得漂亮,动心是必然结果。

        只是可怜了助攻姜甜的那个戴眼镜女孩,忙活半天只捞到林渊的奶茶一杯。

        连小妖都不禁唏嘘,“爷爷,那女孩有点惨。”

        “哪里惨了?林渊的奶茶不是什么人都能喝上的,再说了,人家有男朋友的好吧!她只是我请的群演好嘛!”

        “我就知道这事不简单,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先打听林渊行动轨迹,然后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埋伏,骑自行车的哥们也是我的托,我为了躲车撞到他,这很正常吧,撞到他时我趁机把他手机抽到地上,戴眼镜的女生捡起来,林渊发现手机不见了第一个肯定想到我,让他先误会我拿的手机,然后再让他发现自己误会我了,这就叫先抑后扬,觉得对我有愧疚就会想着补偿,然后自然而然地发现我的与众不同,喜欢上我是必然的”

        这一顿操作小妖佩服的五体投地、鼓掌叫好,“爷爷,你怎么突然智商在线了?”

        “这要感谢原主了,原主没事就喜欢看书,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用不尽的知识。”

        小妖不解,“这么有用,为什么原主二十五岁就下线了?”这不科学。

        “原主只会看书不会用,活该她二十五岁下线。”

        在姜甜看来,除了不会用,最主要的原因是原主为情为困,一个八岁就没了母亲的小女孩,惟一的寄托就是父亲,无论活到多大都希望得到父亲的爱,所以她顺从地嫁到了沈家,然后遇到沈睦,顶着沈睦嫂子的身份,不管有多喜欢都不能张口,看书是她打发自己的惟一途径,而现实却不曾给她用的机会。

        自从知道姜甜对面住着的是个明星后,杨婧总是找借口懒在姜甜家不走。

        今天干脆连借口都懒得找,一直跟在姜甜屁股后面转,烦人得很。

        “我好想知道你对面住着谁。”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帅哥啊?”

        “我们现在就回去吧!说不定能碰上。”

        开着车的姜甜偏头瞪了她一眼,“现在回去,不吃饭了?我特么还饿着呢!”

        “我们回家做啊!冰箱里还有李贺买的菜啊、面啊什么的,我给你做。”

        “你会做饭?”大学四年,没听说过这事啊?

        “瞧不起谁呢!”

        上楼的时候杨婧依然叽叽喳喳个没完,车轱辘话倒腾来倒腾去。

        见姜甜不理她,杨婧干脆从背后一把抱住她的腰,“你怎么如此冷漠啊?”

        姜甜一脸生无可恋,心说你要是被人烦一路,也会是这个态度。

        谁知杨婧竟不依不饶地在她腰上挠起了痒痒,导致姜甜开了半天锁,门还是关的。

        “你别太嚣张,等我进去再收拾你”姜甜咬牙道。

        “你要怎么收拾我~”

        自家的门半天没打开,对面的倒是开了。

        两人正想看看是谁,对面的门又关上了。

        砰——

        关个门至于这么大劲吗?什么素质啊。他皱眉转身看来‘明星’邻居。

        艹。

        这不是秦修吗?

        他就是住对门的‘小明星’?

        李贺情报不准确啊,人明明是大明星好吧!

        穿着白t牛仔裤的秦修靠在自家大门上,双臂环胸,一脸冷漠地看着姜甜,和手正往她衣服里伸的杨婧。

        本来只是出门吃饭的他恍惚间听见了姜甜的声音,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太怕碰到她以至于出现了幻觉,谁知打开门,就看到这一幕。

        这黏糊劲儿,小情人无疑了。

        不能怪秦修误会,怪这怪缘分太诡异,但凡出现在秦修面前,姜甜好死不死的都穿得雌雄难辨。

        “秦修!”杨婧作势要往秦修跟前扑,没扑出半步不被姜甜一把薅了回来。

        你把人扑走了,我还怎么利用他接近沈睦,姜甜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要坏她好事的杨婧,“再次提醒你,你是有男朋友的人。”

        男朋友?可笑,说得跟你没有一样,秦修皱起眉。

        好巧不巧,李贺昨天过来送东西的时候被他撞见了,当时秦修戴帽子、口罩,所以李贺并没有认出他。

        单日子男朋友侍奉,双日子侍奉女朋友,可真会玩儿。

        “好巧啊!”

        姜甜觉得秦修像是她身上的一个开关,在他面前,她总能呈现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海王形象。

        又是这种语调,又是这种表情,她总是无时无刻不分场合地到处撩拨人。

        正义感爆棚的秦修,心里莫名的窜出一团无名火,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同时勾搭几个人,还有没有一点道德心?”旋即他微微点头,下出论断,“你可真够渣的。”

        姜甜发现,‘渣’这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有趣到爆。

        “对啊!我就是渣啊!”

        她上前一步,换了张纯真无邪的脸,眼睛里蓄满夏夜里的星河,“你就是我下一个猎物。”

        这一刻,秦修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究竟有没有某一刻,是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伪君子把眼底的星河真诚地献给某个人。

        “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束手就擒啊!”这张漂亮的面孔说出的话,与她这一刻的纯真表情天差地别。

        没等秦修反应过来,姜甜的手已经伸了过来,修长的手指蛇一般悄无声息缠上白色t恤,摩擦了一下,轻轻的替他整理好领口,一双要溢出星光的眸子望着秦修的眼睛,嫣然一笑道:“这衣服挺好看的。”

        这个人怎么这么多样?

        时而妩媚、时而妖孽、时而纯真……

        自己的影帝应该拱手让给他。

        秦修转身要走,谁知蛇信一般的手又伸到他肩上,他忍无可忍,一个反手掏把姜甜的胳膊别到她身后。

        姜甜痛得龇牙咧嘴,娇嗔地喊了一个“疼!”

        完全是下意识,秦修觉得自己做得不对,立马松了手,张了张嘴,对不起三个字就在嘴边了,他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啊,明明是他先动的手,凭什么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