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64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4

第64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4

        陈最发了条信息后双臂环胸靠在座椅上装睡,只听身边姜甜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姜甜一边打字一边跟陈最说:“陆呜说有公司的事要跟我商量,我明天回蔚来公司了,我能带走何媚吗?”

        “可以!”

        等下证一到手,陆呜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话说这陆呜也不知道会不会识趣的离开蔚来。

        民政局工作人员的效率挺高,半个小时就赶过来给他们办好了证。

        从拍照到拿到证,姜甜脑子全程都是短路状态。

        “唉!你拿我证干吗?你一个我一个,你为什么要抢我的”姜甜还没来得及细看,结婚证就被陈最抢了去。

        陈最使坏,利用身高优势把证举的的高高的,任姜甜如何蹦跶连边都碰不到,“你人都是我的了,还分什么什么你的我的?”

        这跟劫匪有什么区别?姜甜叉腰看着她,同样使坏地扯着他的衣领往下来,然后吻上去,如蜻蜓点水,撩得人心猿意马地紧。

        陈最急的磨牙,“这还有人呢!”

        可不是吗?漏夜赶来的民政局工作人员就在身边。

        本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姜甜又恶作剧地补了一口。

        艹。

        赶紧回家。

        陈最用仅剩的理智与好脾气,感谢过工作人员后,扯着姜甜走了。

        担心陈最会爆分,姜甜上车就给陆呜发了个信息。

        她斟酌了许久,打字。

        姜甜:你做什么事会比较开心?

        绕弯子太费脑子,直接点吧!

        陆呜:陪着你,我会很开心。

        姜甜扶额,轻轻叹了口气,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上道啊!

        而身边的陈最,等红绿灯的工夫也不忘把玩得来不易的结婚证。

        头痛。

        姜甜:行吧!你平时喜欢玩什么啊?

        发出去姜甜就想撤回,心说,要是陆呜也跟陈最似的不要脸,给我发个‘玩你’,那可就真没脸见人了。

        好在陆呜脸皮没陈最厚。

        陆呜:没什么爱好,工作、看电影……我是不是很无趣。

        透过文字姜甜仿佛看到陆呜唇边的苦笑,我就是个自私鬼。

        姜甜:好,哪天有空陪你看电影。

        发完信息,姜甜心虚地往陈最那边看了看,好在他被红彤彤的结婚证隔在了异次元,根本没注意自己。

        呃!

        怎么有种偷情害怕被抓的错觉。

        回到家,陈最开始四处找地方放置结婚证,放太隐蔽别人看不到,放太显眼又怕姜甜偷……

        姜甜心说就是个九块钱两本的结婚证,真人让人啼笑皆非道:“我家没人来,也没人愿意看你的结婚证。”

        有道理,放家里能看到的人太少,“那我发朋友圈吧!”

        姜甜懒得理他,“随便吧!我去洗澡。”

        编辑好文字后,陈最才发现自己匮乏的交友能力,微信好友屈指可数。

        这特么发了跟没发有什么区别。

        凌晨一点半。

        不做人的陈最终于把魔爪伸向探客和蔚来两个公司,刚入梦乡的可怜蛋们。

        一回生两回熟,陈最依然先在群发‘重要通知!请互相通知到位,收到请回复’。

        探迹公司正处于野蛮生长期,员工斗志十足,没一会就发齐了‘收到!’。

        确认过人数。

        陈最把结婚证拍照发到了群里,并配文‘请送上二十个字以上的祝福,收到请回复!’

        于是,城市的不同地方的不同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艹,陈总,能做个人吗?’

        第一个跳出来回复的是何媚。

        何媚:恭喜陈总修成正果,祝‘祝你们如金风玉露,胜却人间无数!愿你们两情长长又久久,朝朝暮暮爱都有!’。

        陈最蹙眉,抄两句诗搪塞我……,看在你抢到第一个沙发的份上,勉强放过你吧!

        探迹员工比蔚来员工脑子活络,立即手快地上网百度了一下。

        员工甲:爱是蜜糖,是雪莲,是永恒的赞歌,是生命的源泉;爱是牵挂,是奉献,是思念的痛,是回忆的甜。大喜的日子,愿你们一生幸福。

        陈最冷笑,打字。

        陈最:哪找的婚礼司仪串场词,驳回重写。

        员工甲怒的想摔手机,心说我特么祝你早死早做人好不好?半夜把人从被子里薅起来进行精神折磨,老子要上劳动局告你摧残员工。

        ……

        果然,没一会陈最就接到了杨旭的电话。

        “陈最,陈总,陈老板……”

        陈最心说怎么都是这样的开场白?

        杨旭喘匀气,说:“有病就赶紧治,别在群里祸祸行吗?刚才劳动局给我打电话说员工告你精神虐待,做个人好吗?我求求您了……”

        意犹未尽的陈最撇了撇嘴,“探迹这都是什么员工啊!蔚来的员工就不这样。”

        敢情这小子不是第一次干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啊!

        杨旭懒得跟他掰扯,当即放狠话道:“陈最,我警告你,到此为止,你再敢发一个字,我就把你从公司群里踢出去。”

        呃!

        不发就不发呗,发那么大火干吗?

        陈最从探迹的群聊里退出来,点进依然没动静的蔚来公司群。

        看来一回生,两回熟的人不止陈最一个。

        陈最啧了啧,“世态炎凉啊!”

        从前他们不这样的,回信息的速度虽比不上探迹员工,但还是回复的,现在怎么跟集体消失了一样。

        姜甜刚洗澡出来就接到了王宇的电话。

        “姜总,您能管管你家陈最吗?”

        这又怎么了?姜甜被王宇劈头盖脸的一句话砸愣住了,“怎么了?”

        “陈最,你知道他有多不要脸吗?他在群里……”王宇气得说不下去了,“你自己先看看吧……他是不是有病?赶紧带到医院看看……”

        姜甜正要开口说话,那边电话就嘭的一声挂了。

        姜甜赶紧点开了群聊。

        艹。

        这个畜生。

        ……

        据蔚来员工回忆,当时他们刚刚入睡,手机一响了几声,他们看到了陈最的信息,怕再被逮住塞狗粮,他们虽分布在四方,但都默契地选择了装死。

        员工甲说:陈总发红包的时候我看到了,但我没敢点,我怀疑他钓鱼。

        员工乙说:我清楚地知道陈总是在钓鱼,但是我真的很缺钱,看到红包就点了,谁知道特么的红包还挺大。

        员工丁:可不是吗?我抢了个二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