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61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1

第61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1

        闻言,陆呜尴尬地把菜夹回自己盘子里。

        见状,林悠悠站了起来,“霍总,知道您不喝酒,但我还是想敬您,老规矩,我自饮三杯。”

        说着,林悠悠行云流水地喝了三杯。

        何媚后怕地拍了拍胸,幸亏姜甜告诉她只管吃饭,别轻举妄动,现在她才知道,原来霍雲停不喝酒,她刚才要是站起来敬人酒,被拒绝时可就尴尬了。

        林悠悠喝完就把矛头对准了姜甜,“姜甜,好久不见,我敬你一杯。”

        跟方才敬霍雲停的低姿态完全不一样,那居高临下的感觉分明是在找她撒气。

        姜甜看都没看她,委婉的拒绝,“跟你喝酒我过敏。”

        小妖啧了啧,想说爷爷您可真够委婉的。

        也不知是怕林悠悠下不来台,还是想表示自己跟姜甜关系不一般,陆呜端过酒杯说:“我替她喝吧!”

        陆呜正要喝,门响了,众人转头看过去,原来是陈最来了。

        霍雲停挑眉看着他,心说你小子有点本事啊!这么快就找来了。

        一看何媚并不意外的表情,霍雲停明白了,是何媚告的密。

        陈最看了下姜甜的座位,可以用‘左拥右抱’来形容,左边是霍雲停右边是陆呜。

        姜甜想说,我换个位子吧!准备站起来,陈最一屁股坐到了何媚身边。

        艹。

        这还换个锤子啊!

        “我替她喝”陈最拿了个空杯倒了酒,一饮而尽。

        林悠悠阴阳怪气地笑了笑,“原来是姜甜男朋友啊!”

        只听‘啪!’的一声,何媚的勺子掉进了汤碗里,见众人都看向自己,何媚装什么都没发生的继续埋头喝汤。

        心里一直喊着‘我今天是见鬼了,还是一直在梦里,这特么都是些什么狗血剧情’。

        陈最纠正道:“未婚夫,谢谢!”

        ‘啪’,这次是陆呜掉了酒杯。

        林悠悠看热闹不嫌事大,“未婚夫?”林悠悠看向姜甜,“姜甜,怎么没听你提过啊!”

        何媚同款埋头喝汤的姜甜突然被点名,下意识地看向了陈最,陈最挑眉给她一个‘你解释一下’的诡异眼神。

        姜甜抽了张纸巾擦了嘴,“我跟你又不熟,为什么要跟你说?”

        闻言,林悠悠也不恼,淡定地说:“你做过我助理,我们喜欢过同一个男人,我一直以为我们挺熟的呢!”

        什么情况?

        何媚偷偷看了看陈最,又看了看陆呜,一脑袋地问号。

        那个男人是谁?

        关系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感觉智商不够用了有木有?

        小妖着急地看着它爷爷,“爷爷,您不能干看着啊!你没看到陈最脸都黑成包公了吗?”

        姜甜无奈,“我也想解释,但这怎么解释得清楚啊!”

        小妖恨铁不成钢地说:“谁让你解释了,您现在要做的是选边站队啊!”

        姜甜一点即通。

        “林小姐,我看你是酒喝多了吧!请不要在我未婚夫面前胡说八道挑拨我们关系,我喜欢的只有我未婚夫陈最,现在明白了吗?”

        姜甜不怒而威地看着林悠悠,等她示弱地点头后,满意地笑了笑,“明白就好!”

        林悠悠见姜甜不好惹,又把矛头指向了陈最,“是我唐突了,那我敬未婚夫,只是我不太会喝酒,您看……”

        她的意思就是,我不喝你得喝。

        陈最还没说什么,姜甜先坐不住了,“会喝就说会喝,不会喝就说不会喝,不太会喝是什么意思?”

        林悠悠笑容一僵,“不会喝!”

        姜甜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刚才喝的是去汽雪碧吗?

        “好!”姜甜站起来,把杯子往林悠悠面前一放,“不会喝我教你,来来来,你看,这个是酒,这个是嘴,喝酒惟一的难点就是把嘴张开。”

        说完姜甜干净利索地喝了一杯,然后把杯子扣向下,挑眉示意林悠悠‘轮到你了’。

        林悠悠环视众人,发现无一人想管这闲事,只好憋着愤怒、硬着头皮喝了。

        陈最绅士的喝了一杯,脸上一片寡淡,看不出是喜是怒。

        姜甜简单分析了形势,朝高情商的何媚抛了个眼神,‘咱俩换个位子’。

        何媚会意,“姜甜,我们换个位子吧!好不容易看到明星我想多亲近亲近。”

        “好!”

        姜甜正要起身,被陆呜扯胳膊按在了位子上,硬邦邦的丢了个“坐下。”

        没等全场人反应过来,陆呜痞里痞气地把酒瓶往桌上一放,冲陈最霸气的说:“不醉不归,怎么样?”

        第一个跳脚的是姜甜,想说谁要跟你不醉不归啊!话到嘴边被小妖拦了下来。

        小妖说:“爷爷,现在有个非常头痛的情况要通知你。”

        姜甜挑眉示意它接着说。

        “因为你故意不完成任务,系统升级了玩法……”

        姜甜不想听长篇大论,不耐烦地打断,“说重点。”

        小妖斟酌了一下,“你的任务有三个,第一,花光所有的钱,目前没完成;第二,让陆呜爱你再甩掉,让他尝尽爱而不得的苦;第三,让陈最爱上你……”

        姜甜又一次不耐烦地打断,“重点。”

        “重点就是,第二个任务分值突破了一百,总任务由原来的还剩5%进度变成了4.5%。”

        艹。

        姜甜明白了,原来是分别完成三个任务,总任务完成。现在是没完成的任务能靠超常完成的任务弥补。如果‘花光所有钱’的任务完成了80%,其他两个任意一个完成120%,总任务照样完成。

        真特么操蛋。

        “你的意思是不能让陆呜再伤心,否则任务可以马上就完成了,然后我就得离开?”姜甜问。

        小妖点头,“是这个意思,你自己看着办吧!”

        小妖暗暗欣喜,心说,系统万岁,就该出这样的规定,不然宿主想留就留,它不要面子的吗?

        见姜甜那心虚不敢看自己的模样,陈最突然想到偷鱼吃被抓的猫,竟有些可笑,那笑也不知是自嘲还是嘲她。

        “不怎么样?”

        陈最就是这样,越是生气,语气越是平静无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