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60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0

第60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0

        姜甜的脸说变就变,上一秒还委屈巴巴,这一秒就喜笑颜开了,“还是我哥最好!”

        “唉!站那别动,千万别过来搂我,离婚证的事免谈。”

        霍雲停答应签合同已经是丧权辱国了,再因为撒娇把证也给出去,他以后还怎么在陈最面前立威。

        “哥,你怎么这么孩子气啊!总跟陈最较劲干吗?”姜甜啼笑皆非。

        “陈最这人,太鸡贼,不给他弄服帖了,以后欺负你怎么办?”

        霍雲停知道陈最跟陆呜不一样,不会欺负姜甜,他只是单纯的看陈最不爽,单纯地想打压打压他。

        姜甜看破不说破,看在他哥答应签合同的份上跟他计较。

        合同霍雲停签是签了,就是签得不怎么痛快。

        霍雲停心说,陈最你小子可以啊!居然把姜甜搬出来逼迫我妥协,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了。

        陈最的初一是让姜甜来找他签合同,霍雲停的十五是找陆呜陪姜甜吃饭。

        为了刺激陈最,霍雲停特地拍了张照片发给他,照片中霍雲停坐主位,左手边是何媚右手边是姜甜,姜甜右手边是陆呜,陆呜的右手边是林个悠悠。

        重点是除了照片霍雲停没再发任何只言片语,陈最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家饭店。

        陈最看着照片直磨牙,霍雲停真够狗的。

        姜甜并不知道霍雲停叫了陆呜和林悠悠,见到他俩时还挺惊讶的。

        “你叫他俩是什么意思?”

        姜甜趁何媚上前和陆呜林悠悠两个大明星寒暄的时候低声音问霍雲停。

        “陆呜是我故意叫的,那女的不是”

        显然霍雲停这个不看娱乐新闻记性又不太喜欢记人脸,已经认不出林悠悠了。

        “你是不是还叫了陈最”姜甜猜他干这出是为了气陈最。

        “嗯!我给他发照片了,就是没告诉他我们在哪?我警告你啊,别告诉他我们在哪!”

        霍雲停短暂想了一下陈最抓耳挠腮的样子,可真开心啊!

        姜甜翻了个白眼,暗暗骂她哥畜生。

        “陆呜、林悠悠?真是你们啊?我好喜欢你们!能给我签个名吗?”

        姜甜心里啧啧称奇,不愧是探迹一姐,这马屁拍的,一般迷妹不都是要合影吗?要签名,可真够敷衍的。

        小妖鄙视地看了她一眼,“爷爷,何媚那是情商高好吗?这种场合,你能断定他俩想把这事传出去吗?拍照是不是有被传出去的风险?”

        姜甜想想也对,今天是私宴,万一他们不想让人知道不接受拍照,那何媚提出要合影就是为难人家,人家驳了她,她也没面子。

        真是活到老,学到老。

        “姜甜,真没想到你也在”林悠悠一副熟人相见的模样。

        许是受原主影响,姜甜并不喜欢林悠悠,非常不给面子的只应淡淡应了一声。

        何媚一见林悠悠尴尬得差点抠出三室一厅了,立马打圆场,“林悠悠,天天在电视上看你唱歌,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跟电视上一样漂亮。”

        林悠悠领情地颔首,“谢谢你的支持。”

        姜甜继续玩着茶杯,心说真是一个敢吹一个敢信。

        “是吗?你是唱歌的?都唱过哪些歌?”

        霍雲停这话是问林悠悠的,他好像记起这个女人了,陆呜的小三。

        姜甜立即抬头感受了一下这尴尬气氛,林悠悠把自己出的那几首歌在心里捣腾了几遍,怕说出来霍雲停不知道,不敢随便挑。

        高情商的何媚见她一脸急色,想帮忙也确实帮不上,她只知道林悠悠是唱歌的,脸长得好一点,有点名气,真让她说作品,她还真不知道。

        姜甜此刻也很尴尬,因为她憋笑没憋住,“噗嗤!”

        林悠悠这会也顾不得说作品了,脸红得堪比‘红脸的关公’。

        陆呜说:“林悠悠的歌比较小众,霍总可能没什么机会听到,有机会我把林悠悠的歌推给您听下。”

        陆呜一开始没站出来是怕姜甜生气,现在姜甜笑也笑了,他再解围也无妨了。

        姜甜撇了撇嘴,心说果然还是白月光最好。

        陆呜看出了姜甜的小情绪,往她碗里夹了块肉,讨好道:“甜甜,你别误会,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公司的艺人……”

        霍雲停还说想什么,被姜甜一眼瞪回去了,‘够了,两个人欺负一小姑娘,有劲吗?’,霍雲停耸耸肩闭了嘴。

        何媚见场面异常诡异,一直给姜甜使眼色,大概意思是‘能告诉我现在的状况吗?我不想再踩雷说错话’。

        姜甜见她一脸不知所措,回了个‘你只管吃饭,别想着活跃气氛,这些大佬,你带不动的’。

        何媚将信将疑地埋头乖乖吃饭。

        “我今天带林悠悠来是因为蔚来签了她做代言人,但合同还在霍氏,霍氏一直没有明确答复,听说霍叫吃饭,她就跟来了”陆呜一边给姜甜夹菜一边解释。

        代言人?

        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当时姜甜是林悠悠的助理,霍雲停想见姜甜才找的林悠悠,本来没想签她的,架不住姜甜要签。

        这事谁也没当回事,要不是陆呜突然提起,兄妹俩根本想不起来。

        “是钱没给吗?”霍雲停问。

        “给了”林悠悠说:“钱早就打到公司账上了,就是关于代言的事项,一直没人跟我们沟通,经纪人也问过几次,霍氏这边一直没给出明显答复。”

        “哦!”霍雲停点了点头,“钱给了不就行了吗?”

        何媚三观被颠覆了,心说有钱人都这么玩的吗?签代言,只给钱,不让人干活的吗?

        “霍总的意思是,代言签的是蔚来,陆总看着办就行”姜甜解释道。

        不喜欢林悠悠是一回事,不希望陆呜因为林悠悠为难是另一回事。平心而论,陆呜对蔚来、对姜甜还是有贡献的,帮林悠悠等于帮陆呜。

        “好,听你的”陆呜高兴的又给姜甜夹了些菜。

        姜甜看着自己盘子,不痛快地说:“我这菜都快堆成山了,你能别再夹了吗?”

        这一刻,她有点想陈最了,她跟陈最吃饭,陈最从不给她夹菜,她喜欢吃的,陈最会放到她面前,从不勉强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