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57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7

第57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7

        “哪呢?”何媚极其自然地靠近陈最,声音像是带着勾子,连刚推开门的姜甜听了都浑身酥麻。

        陈最知道是姜甜来了,故意不往她那边看,指着文件某处一本正经道:“这里,第七条,对公司不利。”

        只见何媚当着姜甜的面身体往陈最那倾了倾,长发都扫到陈最脸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咳!”姜甜做作的清嗓子。

        没成想何媚不为所动,还是保持暧昧的姿势,嘴里还软糯地说:“第七条是霍氏那边强行改的。”

        小妖难得见它爷爷气成那样,忍不住拱火,“爷爷,他们当你不存在哎!”

        不出所料,小妖收获白眼一枚。

        姜甜忍着薅秃何媚的冲动,上前把文件往桌上一摔,谁料何媚道行太深,就着摔文件的声响顺势往陈最怀里跌。

        好在陈最眼急手快的推桌子往后滑了半米,何媚刹车不及,摔坐在地上。姜甜以为何媚会尴尬地跑出去,终究是自己太年轻了。

        “刚才怎么了,吓死我了!”何媚很有画面感的抬起头,眼睛里有闪闪的水珠在打转,分明就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

        这倒让姜甜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摸了摸鼻尖,心说,我这也没怎么着你啊!

        小妖表示鄙视,“把人女孩吓成这样,你好意思吗?”

        姜甜气结,“他就是块绿茶婊,你看不出来吗?再说了,女孩子?谁还不是个女孩子?”

        小妖见它爷爷一脸傲娇,诧异得很,“你现在接受自己是个女孩子了?”

        姜甜瞪了它一眼,“接不接受我不都已经是女孩了吗?”

        小妖想了想,有道理。

        陈最见眼下的场景,想到一句话‘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只是想利用何媚气气姜甜,没成想把池鱼摔地上了。

        唉!

        让杨旭给池鱼加个薪吧!

        “咳(战术性清嗓),姜甜,你怎么回事?”陈最给了姜甜一个‘把人扶起来’的眼神,意思是扶起来道个歉就完事了,省得池鱼回头给你小鞋穿。

        谁知姜甜压根不领情,直接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了。

        池鱼也是个精明的,见情形立马说:“陈总,是我不好,没注意她过来,吓着了,不关她的事。”

        姜甜冲陈最挑眉,用眼神说‘这么楚楚可怜的小兔子,还不快抱回家?’

        陈最邪魅的勾唇一笑,回了个‘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只能遵命了’。

        姜甜气得跳脚,大声说了句,“何媚,对不起!”

        “啊~”这个何媚是真吓到了。

        “需要我扶你起来吗?”姜甜笑着说。

        见状,何媚心下了然,敢情又多了一个想勾搭陈最的。

        “不用,谢谢!”何媚站起来打量着姜甜,啧,长得不错,就是看起来不太聪明。

        小妖默默给她点了个赞,表示这个评价很中肯。

        与此同时,姜甜打量着何媚,偷偷跟自己做了个对比,啧,漂亮是真漂亮,鸡贼是真鸡贼,我还是觉得我最好。

        小妖差点没吐出来。

        “我刚才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姜甜意有所指地看着陈最,想说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我们在讨论跟霍氏的合作案”陈最坐下,一派身正不怕影子歪的坐姿。

        何媚纳罕,为什么要跟一个实习助理解释这个?

        “陈总,霍总那边态度不明,一提谈合同不是说出差就说没时间”何媚没理姜甜,走到陈最身边说。

        姜甜看不惯她轻摆细腰的那么勾人模样,随口怼道:“霍总不喜欢你这款地,换个人去谈他就签了。”

        “你……”何媚气得脸红一阵表一阵,碍于陈最在,不好发作。

        姜甜抬下巴看她,怎么样?我就内涵你了,怎么着?

        何媚定了定神,挂出职业假笑,“既然你有办法让霍总签约,那这个合同就交给你去签吧!”

        何媚挑眉回击:你行你来啊!

        姜甜盈盈一笑,淡定接过文件,“可以!明天签好给你。”

        姜甜心说,找霍雲停麻烦是我强项啊!

        何媚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旋即明白过来,这丫头在逞强。

        “这合同杨总催得挺紧的,等陈总签好后就要去霍氏找霍总签的,明天……”何媚故意话说一半,左右为难地看着陈最。

        陈最一本正经地点头,“明天不行。”

        陈最递给姜甜一个‘你揽的事你解决’的眼神。

        “好!”姜甜会意,拿起手机拨通了霍雲停的电话。

        因为离婚证的事,这几天霍雲停没少被陈最烦,合同的事也是他故意刁难的,姜甜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没事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突然打电话,不是为了离婚证就是为了合同。

        霍看着手机,生出逗逗她的念头。

        为了显摆嘚瑟,姜甜特意开了免提,等了半天电话才接通,没想到显摆变成了翻车现场。

        只听那头霍雲停说:“你是谁?怎么会有我号码?要推销东西找我助理,谢谢!”

        然后电话就挂了。

        艹。

        这是什么鬼畜操作。

        姜甜撸袖子又打了回去,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就更尴尬了,“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何媚憋笑道:“这是拉黑了?”

        姜甜白了她一眼,心说,这还用你说?

        憋笑的不止何媚,还有陈最,“咳(憋笑),何媚,你先出去,新员工不懂事,我教教她。”

        “哦!好~”

        何媚欲言又止地往外走,心想,您这表情看起来不太像要教育人。

        谁知她刚关上门,里面就传出摔文件的声音,还有一句,“知道错了吗?”

        话是陈最说的,文件是姜甜摔的。

        许是动静太大,埋头工作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陈最办公室这边,何媚耸肩表示无奈。

        见状,李强嘟囔了一句,“这就是不听人劝的下场。”

        办公室里,看着一脸羞愤的姜甜,陈最低声笑得差点直不起腰。

        姜甜拿出菜刀眼,“你敢再笑”我弄死你信不信。

        陈最压住笑,“霍雲停这几天让我缠得烦了,所以才恶作剧的。”

        “我在意的是这个吗?”

        “……”不然呢?

        “我不要面子的吗?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姜甜想起什么,“你说你这几天缠霍雲停了?”

        “嗯!”陈最淡淡点头,“你不问为什么吗?”

        “合同?”

        “离婚证!”

        “……”他这是委婉催婚?

        小妖啧了啧,“不,他催的一点也不委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