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5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3

第5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3

        姜甜余光往陈最那瞟了眼,脑子里冒出一句话‘不离开行不行’。

        姜甜无助地看着小妖,“我该怎么办?”

        “赶紧签字走了,磨叽个什么劲啊!”

        “可是!”姜甜转脸看着陈最,“我舍不得他。”

        小妖一头黑线,“爷爷,任务完不成是有惩罚的。”

        “惩罚?什么时候出的规定,我怎么不知道?”

        呃!

        刚出的。

        “这不重要”小妖搪塞道,“你再不离开有可能会死在这,明白吗?”

        姜甜想了想,“那我要是一直完不成任务呢!”

        小妖闭眼,此刻想死。

        纠结间,陆呜带着对姜甜的鄙视和没签字的合同走了。

        姜甜伸出胳膊假意追了一下,见他走远了才放下。

        转身就看到陈最一张要她算账的恶毒,不,英俊嘴脸。只听心间嘭的一声,一块大石落了地。

        曾经是男的怎么样?

        将要离开又怎么样?

        我就要陪着他,不,就要他陪着我,陪到最后一天为止。

        陈最被姜甜突如其来的笑容惊得坐立难安,“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姜甜感觉就像是许了多次的愿,突然实现了,笑得停不下来。她这一傻逼举动引得陈最伸手在她额头上贴了贴,“没发烧啊!”

        “陈最”姜甜没管光天化日,不顾外面哀鸿遍野,跨坐到陈最腿上和他面对面,“我真的好喜欢你。”

        “呃!”陈最狐疑地往后躲,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又闯什么祸了?”

        “没有!”姜甜啵叽亲了他一口。

        “起来(战术咳),别以为这样,拉黑我的事就能算了”不知是不是太光天化日,什么流氓都耍过的陈最居然脸红了。

        “啊?”姜甜差点忘了这茬,“我打游戏的时候不小心点错了。”

        陈最环胸看着她,挑眉示意她继续编。

        本着有错就改的原则,姜甜立马把黑名单里的陈最拉了出来,“我已经拉回来了,保证没有下次。”

        陈最瞪着她,“打游戏怕吵就把我拉黑,什么毛病?”

        “……”您也知道您吵啊!

        陈最跟她的帐是算完了,小妖跟她的帐也该算算了。

        “爷爷,您不能这样,你不走了,我怎么办?”小妖说。

        姜甜装傻,“你当然跟着我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小妖想说我信了你的邪,“你这次任务做成这样,下次可能也拿不上高富帅剧本了,所以下次给你什么剧本你都不能拒绝。”

        “好!可以”姜甜嘴上满口答应,心里想的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说不定我有办法拒绝呢!

        “我有一个条件。”

        “没问题,说”别说一个,一百个都答应,先答应……

        小妖一眼就瞧出她在想什么,“别想着先答应再说,照不照做再说。”

        艹。

        姜甜暗骂一声畜生。

        “我保证,答应了就照做,行了吧!”

        小妖满意了,“你想通过挣钱不破产留下,可以,但钱必须你自己挣,不能靠陈最。”

        这个……

        有点难度。

        小妖接着说,“行,你就留下,不行,我就提交任务失败,你离开。”

        “行,我答应”姜甜无奈,“我答应还不行吗!”

        陈最又被姜甜突然的垂头丧气搞得错愕了,估摸着应该跟陆呜拿走的文件有关,想着自己被开除的身份,不好插手。

        “下班吧!”陈最拉起她的手捏了捏。

        说到下班姜甜脸瞬间就垮下来,“不可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上班、努力挣钱。”

        陈最又露出狐疑的表情,这货是不是中邪了?还是我在做梦。想到这,陈最差点没忍住伸手掐自己一把。

        陈最挑眉,“你是在拒绝我?”

        “(装傻卖笑)没有的事,我就是突然想明白了,我不能这么轻易的就把家产给败了,我要发愤图强,把公司做起来……”

        陈最心道,我信你个鬼。

        姜甜志还没立完,被晾了许久的败家子代表何云生闯了进来。

        “姜……”眼前姜甜坐在陈最腿上的情形震得他进退两难,僵持着推开门的姿势,“总。”

        本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姜甜不慌不忙地从陈最身上下来,装失忆的

        问:“你找我?”

        “嗯!”何云生说:“是追加投资的事,合同我带来了,财务说需要您签字。”

        呃!

        讨债的来了。

        姜甜摆出老板娘的架子,“追投资的事,我跟董事会讨论过,董事会一致认为不可行,所以这个字我不能签。”

        艹。

        何云生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反悔就反悔,打什么官腔啊!当我不知道公司你一人说了算啊!几时要通过董事会了?

        何云生无奈地看向陈最,发现他并不搭理自己,挣扎一秒,他一咬牙说:“姜总指的是陆呜陆总吗?他确实否决了我追加投资的申请,如果是因为他不同意,我可以……”

        “够了!”姜甜有种把这个拖出去打三十大板的冲动,做事不行,踩人尾巴倒是个行家。

        “哦!”何云生装作无意说错话,立马解释说:“瞧我这脑子,我说错了,姜总您是老板,怎么会因为陆……”

        何云生故技重演,立即捂住嘴巴装后知后觉。

        姜甜气的胃疼,见陈最一脸等着跟她算账的悠闲,立马找补道:“你错了,是陈董事长认为不可行的。”

        “啊?”何云生故作惊讶。

        “啊什么啊!还不快滚!”姜甜用面部表情和眼神通知何云生,赶紧识相的滚蛋。

        何云生踟蹰着,没拿到追加投资他不甘心就这么离开,赖着不走又怕姜甜报复自己。

        进退两难时,陈最向他伸出了手,陈最挑眉示意他把合同给自己,见状,何云生乖巧地递了过去。

        陈最打开略看了看,又伸手要了笔,正要签时被姜甜按住了手,“你要干吗?”

        “我认为可以追加投资”陈最说。

        此刻姜甜想死,您的脑袋是叫门给挤了吗?追加个毛球啊?这是要让我立马滚蛋啊!

        无辜的陈最对于姜甜心中的呐喊一无所知,见她生气的样子不像假的,突然有点怂了。

        毕竟这女人脑子结构跟常人不一样,谁知她下一秒会不会因为这事又跟自己闹掰。

        唉!

        女人心海底针。

        姜甜的心银河系的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