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51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1

第51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1

        “小妖,总任务还差多少啊?”姜甜有气无力的问。

        小妖算了算,“还差5%,这两天把钱花完就完成了。”

        “你不是说公司有盈利吗?”

        “陈最不在,你随便折腾一下,想亏损还不容易吗?”

        “陈最……”为什么要提他……

        小妖被气得肝疼,“爷爷,物极必反、弄巧成拙了解一下。”

        姜甜懒得理它,小妖接着说:“你要想陈最就想吧!强迫自己不要想,只会想得更厉害,就像是饿的时候,越催眠自己不饿,饿的感觉越严重。”

        姜甜啼笑皆非,心说,道理我懂,我现在就像是老母猪卡栅栏,进退两难,强迫自己不想难受,想念更难受。

        “不都说借酒消愁吗?要不你先醉一个?”小妖提议道。

        “有道理,可是……”想起家里惟一能喝的黄酒,姜甜又蔫了。

        “爷爷,请记住,您现在还是个有钱人,不会出门喝吗?”

        “顺便叫上那群败家子”喝酒花钱两不误,姜甜越想越兴奋。

        姜甜换好衣服约好人,好兴致在玄关处被破坏了,凶手就是陈最的鞋。

        他鞋都没换就走了,穿拖鞋,不冷吗?

        小妖心道,现在刚九月,冷个锤子啊!

        小妖怕她又哭鼻子,催促道:“爷爷,出门啊!败家子们都等着你呢!”

        姜甜叹了口气,下决心拧开了门锁。

        “啊!”姜甜被门边靠着的人影吓得叫了一声。

        “是我”人影一把抱住她,低声安慰着。

        瞬间,姜甜吊着的心和心情一下子落了地。

        那人影,姓陈名最——扼住她喉咙的‘欲罢不能’。

        姜甜脸在他胸口埋了许久才出来,“你不是走了吗?”

        “嗯!”陈最轻声应着,“下了楼才发现鞋没换,刚想敲门,你就出来了。”

        姜甜狐疑地笑着,心说,放屁!从摔门走到现在都两个多小时了,您刚才是变蜗牛了吗?

        “刚才……电梯坏了”陈最梗着脖子解释道。

        “哦!那现在进去把鞋换了吧!”姜甜说。

        “……”陈最气结,想说你特么故意的吧?

        姜甜怕他再炸毛,赶紧推人进门,“我正想出门找你呢!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小妖鄙视地看了眼姜甜,心道,您还挺会卖巧装乖。

        正义只会迟到但从不缺席,没一会,败家子催行的电话就她姜甜出卖得干干净净。

        “姜甜,你什么时候到啊!就等你了……”

        姜甜怕陈最听到,立马用手遮住话筒,小声说:“我临时有事,去不了了,你们……”还没说完就看到陈最一脸坏笑地看着她,“……玩吧!”

        此时不跳更待何时。

        “那什么……”姜甜拔腿就往卧室跑,“困了,睡觉吧!”

        陈最邪魅一笑,“睡什么睡,出去嗨啊!人家都等着你呢!”

        姜甜舔着脸从陈最手中抢被子,“误会,都是误会,我真困了,求你让我睡觉吧!”

        “误会?”陈最冷哼一声,“是我误会你要找我吧!”

        姜甜在陈最转身向往走的瞬间做出判断,一骨碌跳下床,从身后抱住他。

        被抱的人背僵了片刻,然后低低地笑了,姜甜在人背上蹭着,“对不起!是我不对!你可以不走吗?”

        你可以不走吗?

        这句话陈最等了两个多小时,为了给姜甜说这话的台阶,他甚至故意没换鞋。可恨姜甜这个王八蛋,竟然一点端倪的都没看出。

        这话迟虽迟了点,胜在有用,气瞬间消得一干二净。

        “咳!”陈最清了清嗓子,“我比较讲卫生,睡觉前需要刷牙洗脸。”

        呃!

        好尴尬!

        姜甜顶着陈最的嘲笑躲进被子里不肯露面。

        陈最洗好后回来,姜甜依然保持着被子蒙头的姿势。

        “你想闷死自己?”陈最半哄半扯地拉开被子把她搂进怀里,“我又没怪你!”

        我那是尴尬好吗?

        “我刚才想了很久”陈最说:“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不是这里的人或者你是男人……或者这些都是借口,你只是单纯的不喜欢我……”

        姜甜的心提了起来,这是要干吗?

        “我都可以接受”陈最挣扎了片刻,“只要我喜欢你、能留在你身边就行,别的都无所谓”

        “……”姜甜啼笑皆非,“这误会就大了……我没有不喜欢你,我是喜欢你的”

        早就喜欢了,自己一直不恨承认罢了。

        姜甜僵了片刻,补了一句,“非常喜欢!”

        陈最感觉自己怀里捧着的满怀心意,被人欣喜地接了去,轻松又快意。

        “公司……”陈最手指绕着她耳后的长发,“你想让公司破产,就破产吧!反正我还有,饿不着你。”

        闻言,姜甜心情变得复杂,想离开,又不想离开,纠结得很。

        想不通的、做不了决定的事就放一放吧!

        “你是怎么想通的?”姜甜岔开话题。

        “我是你持证上岗的老公,贼船都上了,还能怎么样?”陈最语气无奈,笑得却很开心。

        姜甜撇嘴,心说,上贼船的人是我好吗?

        “现在……”陈最刻意拖长尾音,“是时候行使老公的权利了。”

        姜甜讨饶地推开他乱动的手,“不来了、不来了、我真不行了……”

        “真的?”陈最翻到他身上,眸子里闪动着小火苗,“你昨天哼哼得挺起劲的啊!怎么今天还没来就说不行了啊!”

        姜甜暗骂他一声无耻。

        “你也知道昨天……”姜甜说不出口,“你不能索求无度,要节制……”

        “好!”陈最低封了口,等到她双目失焦才放开,“你的身体并没有让我节制……”

        小妖捂眼,大喊“好羞耻啊!”

        姜甜立即把小妖关进了小黑屋。

        也不知道姜甜是故意还是贵人多忘事,小妖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爷爷,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小妖攥拳表示不满。

        “小妖,别生气啊!非礼勿视懂不懂?以后关小黑屋的机会多的是,你要学会习惯。”

        小妖气的胸口痛,插刀回怼,“多个锤子,你任务马上就完成了,还非礼勿视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