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47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7

第47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7

        但这个吧!他就是再着急也催不得,总不能告诉她说‘我们就找个酒店请大家吃个饭了事’吧!

        婚礼不能随便找个酒店办,饭还是可以随便找个酒店吃的。

        由于姜甜刚才嘚瑟得太起劲,这会也是饿的不行了,随便就进了一家饭店。

        陈最琢磨了一下,另辟蹊径地说:“甜甜,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姜甜正看着婚庆公司给的宣传册,敷衍地说:“随便,都可以!”

        说完姜甜翻页的手一顿,侧过脸暗骂自己,你特么真会说话。

        果然,陈最生气了。

        姜甜转过脸,只见陈最咬牙冷哼一声,“随便?”

        “不……”姜甜立即改口,“明天,明天上午……明天早上九点。”

        陈最脸色这才一点点缓过来,给了她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

        姜甜难得的未雨绸缪了一次,趁陈最没注意给霍雲停发了个信息,命令他这几天都出差。

        在一堆可行性报告中摸爬滚打的霍雲停看到姜甜没头没尾的信息,愣了能有一分钟,正想打过去问她中了什么邪,陈最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

        陈最挣扎了两秒,艰难地叫了声“哥”。

        霍雲停把手机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确诊电话是陈最打的后,还是不敢相信地问,“陈最?”

        “是的”陈最深吸一口气,“晚上我和甜甜请你吃个饭,你把离婚证带上。”

        这下霍雲停知道姜甜中的什么邪了,敢情是陈最那小子正逼她领证结婚啊!

        “我……”霍雲停想了想,还是没按姜甜交代的说,“我没空陪你吃饭,更不想陪你吃饭,就这样。”

        刚挂,电话又追了过来。

        “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得罪我这个准妹夫?”陈最道。

        “准妹夫?”霍雲停觉得好笑,“没我的离婚证,你们永远结不成婚,还准妹夫呢!不准妹夫你也休想。”

        “哥,你想多了,我就是单纯地想跟你秀个恩爱”战术性停顿,“离婚证可以挂失补办。”

        这次是陈最挂的电话。

        姜甜合上宣传册给陈最倒水,在心里怒骂霍雲停自作聪明,“这么怼我哥……不好吧!”

        陈最垂眸耷脑的认错,“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了顿了顿,站起身,“要不等你哥愿意给我离婚证再说吧!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他举步走向洗手间,背影透着一丝无可奈何又包容着隐忍的沧桑,仿佛化缘被拒的小和尚,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往远处走。

        啪!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的手被抓住了。

        “明天就明天,先挂失再领证”姜甜被打败了,满脸的破釜沉舟,“大不了我亲自去跟霍雲停道个歉。”

        对于姜甜的骚操作,小妖表示不能理解,“爷爷,你这任务马上就完成了,好好的跟他结什么婚啊?”

        姜甜叹气表无奈,“我这马上就要走了,能哄他开心一次是一次吧!”

        很有可能马上就开心不起来了。

        姜甜刚感慨完,陈最就接到了人事的电话,果然开心不起来了。

        “甜甜,解释一下吧!”陈最把手机往桌上一丢,环胸看着她。

        姜甜心虚地喝了口茶,“他们联名投诉你……把你那什么是民心所向,我也……没有办法。”

        陈最恨得直磨牙,“没听清,大点声,说清楚。”

        “说就说”姜甜坐直身子,梗着脖子道:“他们联名要求开除你,我有什么办法。”

        他清楚地知道是她搞的鬼,奈何她嘴硬不承认,这能怎么办呢?

        打一顿,犯法。

        骂一顿,怕她跑。

        能怎么办呢?

        只能宠着,要是大小姐一个不开心,当场悔婚。

        那事情就难办了。

        姜甜不知道陈最的盘算,当他只是单纯的生气,哄道:“不生气啊!没工作也没关系,老婆我养着你。”

        “你说什么?”陈最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手中的茶杯差点没拿稳摔在地上。

        姜甜重复一遍,“我养你啊!”

        “不是这个”陈最问,“你刚才说你是谁?”

        “什么谁?”姜甜突然明白过来,笑着说:“老婆,老婆养你!”

        小妖皱眉,表示不想再认她这个爷爷,节操稀碎啊!

        本以为能收到陈最的好评如潮,却不想他脸更冷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说吧!怎么了?”

        此刻姜甜想以死表忠心,陈最哥哥,咱能别这么敏感多疑吗?

        小妖不认同,“你现在确实很反常。”

        姜甜反省了一下,还真是。

        “如果……”姜甜说,“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我突然离开,你会怎么样?”

        陈最蹙眉,“离开?去哪?”

        “去很远的地方……”姜甜大手一挥,懒得解释,“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陈最没说话,就冷冷地看着她。

        心说,看你到底耍什么玩样。

        “就比如我又喜欢上别人了,然后跟别人走了,或者我去很远的地方旅行……”姜甜越说陈最的表情越难看,气氛越诡异。

        姜甜挣扎了一下:“不是,还是比如我突然死了吧!”

        “不对,不准确……”

        “或者你发现我原来是个男的……”

        “也有可能我根本就不是这儿的人,然后我要回去了……”

        越解释越不像话,越听越迷糊。

        她还想再解释,就听半天没吭声的陈最毫无起伏地说:“说实话!”

        姜甜一脸无辜,心说我冤枉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见她半天没开口,陈最试探地问:“你……后悔了?”

        “没有!”姜甜立刻摇手,“唉!我怎么就解释不清楚了呢?”

        “你想问,你离开我,我会怎么样?”陈最淡淡开口。

        姜甜眸子一亮,“对,就是这个意思。”

        “想离开?”陈最假笑一会突然换了个恶狠狠的语气,“做梦,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姜甜鼻子一酸,跑到陈最边上坐下,然后双手环住他的腰,脸埋进他怀里。

        陈最看了看四周,想提醒她,饭店里无数双眼睛看着呢!谁知被搂得更紧了。

        “开除你的事,不生气了吧?”姜甜抬脸看着陈最。

        陈最无可奈何地笑着,“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不生气了。”

        呃!

        脸色还挺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