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4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5

第4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5

        姜甜赶紧挂了电话,心想不知道陆呜有没有听出什么。

        陈最抱住她亲了几口,“谁的电话?”

        “……”姜甜正想说你不是听到了吗?正要张口陈最的手就缠了上来。

        姜甜被触碰到的地方一阵酥麻,她连忙抓着他乱摸的手,没好气地说:“不来了不来了,我不想连请两天假。”

        “刚才陆呜已经问我生什么病了,再说了,要是再来的话,我可能真有上医院的需要了”她现在已经浑身哪哪都痛了。

        陈最冤的脸都木了,他真的没想做什么,奈何她一句接一句地堵着他,他又不善言辞。最后只能封口了事。

        过了许久,陈最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好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上班。”

        “你今天不用上班,我请假的时候顺便给你也请了”姜甜一脸求夸奖的得意。

        谁知陈最并不领情,“你为什么要给我请假?”

        “你昨晚……”姜甜突然有点不好意思,“都没怎么睡,今天好好休息休息。”

        陈最已经能够想象到公司员工,听说他跟姜甜一起请假后议论的内容了。

        各种自己不行的场景越来越清晰。

        “不行,我今天必须去上班!”陈最是个行动派,话说完,人已经开始穿衣了。

        对于陈最逞强的行为,姜甜表示不能理解,并且也不准备干涉。

        “小妖,任务进度怎么样?完成了吗?”

        小妖皱眉,表情有点一言难尽,“爷爷,陈最的攻略是完成了,可是总任务还差一点点”,小妖食指捏着拇指比划着。

        姜甜当场炸毛,“什么?还差一点点,差多少?差在哪?”

        陆呜、陈最她都搞定了,钱她也败出去,还差什么呢?她想不通。

        小妖艰难开口,“钱还没有花光?”

        姜甜叹气,“现在还差多少?”

        “差得不多,问题是公司的项目70%都有收益”

        意思是她一边花,公司,不,陈最一边在给她挣。

        果然,陈最就是她任务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姜甜看了眼已经穿戴整齐的绊脚石,心想一定不能让他再去公司上班。

        小妖对于它爷爷迟迟没有行动的作法非常不理解,“爷爷,陈最已经攻略完成了,你现在只要把他赶走就行了”

        是啊!赶走陈最,公司继续亏损,任务就能完成了,任务完成她就能拿到高富帅剧本了。

        “可是,翻脸也总要找个正当理由啊!”姜甜犯了难。

        “都翻脸了,还需要什么正当理由啊!直接跟他说‘我根本不喜欢你,你现在就给我滚’。”

        有道理。

        思绪乱飞间,陈最已经整理好准备出门了。

        “我走了”陈最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正要起身,姜甜伸手过来勾住他的脖子,力道不轻不重地往下一扯……

        陈最踉跄了下,堪堪保持好平衡后,笑着说:“不是说不来了吗?”

        姜甜尴尬地松开手,“假都请了,就休息一天陪陪我吧!”

        “我收费很贵的,你想倾家荡产吗?”陈最手指在她脸侧滑着,笑得不怀好意。

        姜甜不服气,低声嘀咕道:“技术那么差还好意思说收费贵。”

        “差吗?”陈最诧异,“你不是哼哼得挺起劲吗?”

        !!!!

        流氓。

        姜甜装聋,“今天陪我逛街吧!”

        “我去趟公司,再回来接你!”大家各退一步。

        “好!”姜甜答应了。

        陈最走后,姜甜开始心无旁骛地跟小妖讨论该怎么办?

        “小妖,就差一点点了,怎么办?”姜甜一脸苦笑。

        “把陈最从公司赶”小妖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愿意。”

        “我没不愿意,我只是在想要怎么赶。”

        “爷爷”小妖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你不会真喜欢上陈最了吧?”

        小妖正等它爷爷反驳,没想到姜甜想了没想就承认了。

        “是啊!我就是喜欢上陈最了”不就是喜欢了个人吗?有什么了不得的。

        “爷爷你牛啊!”小妖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那任务还做吗?”

        姜甜想都没想,“做啊!为什么不做。”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我要去花钱”姜甜斗志昂扬,“挣钱不会,花钱还不会吗?”

        小妖只想说,祝您好运吧!

        对于陈最请完假又来公司的举动,和员工们的诧异不同,陆呜安心了。

        至少他们并不是一起请假,说明他们可能、也许并没有在一起。

        十五分钟后,陆呜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陈最在公司群里发消息的时候,陆呜正被陈最投的狗屎项目发起人,也就是姜甜结识的‘败家子’,通电话。

        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跟陆呜投诉了,陈最痛快给钱是不假,随之而来的项目改革让‘败家子’们苦不堪言。

        “陆总,陆哥,您快救救我们吧!我们真的受够了,陈最就是个变态,各种插手我们的项目,再这么下去我活不下去了”

        就你们那些狗屎项目就不应该投,还敢抱怨整改?

        陆呜心里想着,嘴上说:“你们怎么不找姜甜?”

        “我们被警告过,陈最说我们要是敢找姜甜,他就撤资”

        “那你们要想好了,是愿意接受整改还是让他撤资”陆呜才不想管这摊子破事。

        对方也是个精明的,知道陆呜的七寸在哪,也不慌,淡淡地说:“其实整改都是小事,我们主要就是看不惯陈最扬威耀武的样子,他不就是靠脸贴上姜甜了吗?论长相放眼望去,谁比得过陆哥你啊!”

        陆呜:“……”

        那人接着说:“我们也是为陆哥打抱不平,要不是您忙于事业,哪轮得到他趁虚而入啊!”

        “……”陆呜头痛,心想您真会聊天。

        “我觉得姜甜还是喜欢你的,他有多喜欢你,我们都是见识过的,女孩子嘛!可能就是撒娇赌气,你可千万别让他抢了先。”

        不得不说,这人做生意不行,踩人尾巴一踩一个准。

        陆呜无心应付他,“我还有事要忙,你们的事我会跟甜甜说的。”

        虽然知道那人的别有用心,但他的话陆呜有点听进去了。

        巧的是,这时陈最在群发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