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44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4

第44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4

        陈最没办法忍受身上的油烟味,所以不把自己当客人的洗了个澡,洗好出来还没见姜大小姐从厨房出来。

        “姜甜!”陈最喊了一声。

        厨房的场面让陈最哭笑不得,只见姜甜抱着个酒瓶歪坐在洗碗池边,重点是她怀里抱着的是炒菜用的黄酒。

        陈最皱眉,无从下手。

        “还能站起来吗?”陈最问。

        “……”姜甜抬脸看他,心道你眼瞎吗?不是醉的不行能摊水池边吗?

        陈最叹气拎出姜甜怀里的酒瓶看了看,了然。

        大小姐这是想借酒装疯。

        姜甜一见他拿着酒瓶嗤笑的模样就知道自己露馅了。

        小妖替它爷爷惋惜,“爷爷,他看出来你装醉了,白演了”。

        “我还没瞎。”

        她原计划是要喝醉的,奈何炒菜的黄酒味道实在太难下咽,咬牙喝两口后就放弃了。

        小妖翻白眼,“那你不会倒掉半瓶吗?”

        姜甜大惊转大怒,“那你怎么不早说,事后诸葛亮有个屁用!”

        小妖囧的原地装自闭。

        “这是想干吗?”陈最面无表情地问。

        姜甜不服气地抬头看向陈最,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再也挪不开眼了。

        陈最只下身围了条浴巾,上身紧实的肌肉线条暴露无遗,再配上那张绝世好脸……,姜甜下意识地咽口水,声音大得自己都吓了一跳。

        见状,陈最笑得很是邪魅,“还不起来?”他啧了啧,“等我抱你吗?”

        ???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被他赤身裸体地抱着,想想就觉得她要完了。

        “没……”也不知是坐久了腿麻还是因为那两口酒,姜甜起来的途中重心不稳,下意识地乱抓了一把,谁知非但没站起来还顺带扯下了陈最的浴巾。

        姜甜看着抓在手里的浴巾欲哭无泪,想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哦!”陈最刻意拖长尾音,意有所指地说:“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姜甜想解释,抬头看他时又想起那货正光着,又把脸转过来,“对不起!……”

        陈最淡定从容地接过浴巾围上,“想看就看吧!”战术性停顿,“里面又不是没穿。”

        艹。

        姜甜怀疑陈最是故意的,但她没有证据。

        “哦!”姜甜胡乱应了一声。

        为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事,她这次是拉着水池边站起来的,没想到一站起来就被陈最挤到了角落。

        “你……要干吗?”姜甜眼神乱飘,往上看是陈最醇如酿的漂亮眸子,中间看是他光头的上身,往下……,呃!还是别往下了。

        哪哪都不合适。

        陈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这个问题还要问吗?”

        “……”反正我现在已经是解释不清了,爱咋咋的吧!

        “愿意吗?”陈最换了个问法。

        姜甜正想说‘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今天任你宰割还不行吗?’,正要开口就被陈最深深地吻了回去。

        因为某位大小姐极不老实,陈最吻得有些强势,一直到把大小姐吻得腿软得直接挂到他身上,他才慢慢温柔起来。

        空气燥热。

        光线晦暗。

        交织的呼吸由混乱到有序。

        “我们结婚吧!”陈最说。

        “呃!”姜甜还没从余韵里缓过来,双目失焦地看着陈最。

        陈最重复一遍,“我们结婚吧!”

        “嗯!”姜甜脑子依旧是乱的,双目还没对上焦,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点头答应了。

        陈最嘴角弯出漂亮的弧度,凑到她耳朵轻声说:“走~”

        “呃!”姜甜又短路了。

        陈最挑眉,“你想在这?”见她没反应,补了一句,“你喜欢……厨房?”

        艹。

        姜甜这下明白了。

        心中大喊,警察叔叔,这有人要耍流氓!

        恍惚间,姜甜觉身体一轻,人被陈最抱了起来,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紧张,姜甜很自然地勾紧了陈最的脖子,两人贴得极近。

        “原来……”陈最狡黠一笑,“你是愿意的。”

        愿意?

        愿意个锤子啊!

        姜甜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刚才那瓶酒,自己为什么没忍着难受喝下去,这下好了。

        清醒的感觉真特么不好!

        姜甜瞬间打起了退堂鼓。

        “那个……下次”姜甜试图劝阻,“改天……缓缓……”

        陈最除了欲望现下思绪、呼吸什么都是乱的,看着她开开合合的嘴唇低头堵了个严实。一直吻到她双手由抵抗变为纠缠。

        “真的……不要吗?”陈最低声问。

        姜甜本来就意志不坚定,被这么一吻,所有的理智与纠结跟着身体的反应炸成碎片。

        她勾着他的脖子,追到他唇边吻了过去。

        ……

        姜甜万万没想到自己当初胡邹的话居然一语成谶。

        当初姜甜说‘我妈说得没错,男人床上说的话果然不能信’,说好了一次就好,某人硬是要了三次。

        居然还舔着脸说‘傻姑娘怎么这么好骗,连我哪句是真话哪句是调情都分不清楚’。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第二天,老板和总经理双双请病假的消息在公司不胫而走,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陈总和老板刚官宣没多久就一起请假,怕不是‘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吧!”

        “我觉得是……”

        “啧!陈总不行啊!这才多久就请假?”

        “你怎么知道是陈总不行,就不能是姜总太行了吗?”

        陆呜大清早就听到员工讨论这些有的没的,瞬间起床气上身。

        “活都干完了吗?”陆呜大声吼了一嗓子,众人吓得落荒而逃。

        还被蒙在自欺欺人里的陆呜,当真以为姜甜因为生病才请的假,直接拨通了电话。

        “喂!”姜甜的声音闷闷的,像是还睡着。

        “甜甜,听说你生病了,怎么样?我带你去医院吧!”陆呜说。

        “没生病,我就是……昨晚”姜甜意识到差点说了真话,立即改口道:“昨晚打游戏打太晚了,今天不想起就请假了,怕有损形象才说不生病的”

        “这样啊!”陆呜松了口气,还要再说什么,只听那头的姜甜低哼了一声,“怎么了?”

        “没……”姜甜说,“我太困了,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