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4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3

第4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43

        看着咬了一半的冰激凌,姜甜突然想起一个特酸特文艺的词——人间烟火。

        姜甜说:“我们回家吧!我给你做饭,你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

        陈最促狭道:“还能点菜?”没等姜矩接话,他自答道:“那我要吃鱼香肉丝、咕咾肉、汽锅鸡、酒酿元宵……”

        姜甜越听眼睛睁得越大,终于在他要说第五道菜的时候推了推他,“唉!醒醒,你当我是饭店呢!四个菜四个菜系,你疯了吗?”

        “不是你问我喜欢吃什么吗?”

        好像有点道理。

        “那我敢做,你敢吃吗?”

        陈最故作认真地想了想,“包送医院吗?”

        “你不是会把脉吗?”

        “……”大小姐还挺记仇。

        鉴于某位大小姐太怂,他们买完菜,回家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

        大小姐是个把‘看会’当成‘学会’的人,菜谱上的食材她买得一个不落,但真放进厨房她又开始不怎么会了。

        于是,被发配在厨房门口的陈最看似握着杯子悠闲地品茶,实际是在看姜甜表演走钢丝。

        姜甜第一个要做的菜是咕咾肉,此刻她正准备切肉。

        陈最眼睁睁地看着姜甜以中风后遗症的状态切了两刀,切得怎么样就不说了,第三刀对齐的时候直接算上了食指。

        好在姜甜发现了不对,看了看案板上的肉又看了眼菜谱,跟陈最吐槽说:“这菜谱根本就是有问题的,只让我切块,又不说多大一块,这让我怎么做?”

        等了半天陈最都没回应,姜甜下意识的抬头找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她说话,表情懵懵的,一直盯着她手上的刀看。

        姜甜没好气的挥刀在他眼前虚晃了两下,“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块切大点”陈最说。

        “为什么?”

        “吃的时候好分辨哪块是肉哪块是手指头。”

        大小姐仗着手上有凶器,嚣张地把凶器举到陈最面前,“你再说一遍。”

        陈最叹气,短暂地反思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嘴欠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

        这哪里是抓住他的胃,这分明是要让姜甜切断手指当哆啦a梦。

        他把大小姐拎开,抽了刀说:“带着我的杯子,出去。”

        大小姐不死心地探头看了眼肉,“哎!我就是太久没做了,给我个机会,让我再尝试一下行吗?”

        “我不想吃到手指头”陈最面无表情地说:“一边呆着。”

        姜甜试探地问,“你会做饭?”

        陈最当然不会,小的时候父亲虽然喜欢喝酒,但饭还是会做的,父亲高兴了还会做顿好的。后来父亲走了,经常会收到来自发小、同学的投喂,陈最成绩好所以家长们都很乐意投喂。

        在家吃饭的时候屈指可数,这也导致了他基本没做过饭。

        没做过归没做过,以陈最的动手能力和食谱的加持,一个小时后他还是端出了三菜一汤。

        等的快睡着的姜甜看了看桌上的菜,有点不太满意。

        姜甜:“它们怎么跟食谱上长得不一样?”

        “……”陈最无语。

        菜谱上的图片是处理过的好吗?

        陈最心说。

        大小姐见陈最表情并不怎么美好,秒怂得尝了一口,然后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嗯!好吃!”

        我信了你的邪。

        陈最尝过之后,给了个中肯的评价,“咸了一点”说完又补了一句,“你说得对,菜谱有问题。”

        陈最是理科思维,并不太能理解所谓的‘盐少许’是多少,他不能容忍‘少许’、‘大概’、‘差不多’等模糊且容易产生歧义的字眼。

        “你要多练啊!不然以后骗不到老婆的”

        姜甜这话一出,先不说陈最,连小妖都听不下去了,“爷爷,您这是没话找话吗?您是这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虽然理不直,姜甜还是气很壮地瞪了小妖一眼。

        “公司的项目怎么样了”姜甜假装失忆,重新抛了一个话题。

        小妖:“爷爷,您这话题转得可真够硬的。”

        姜甜无语。

        陈最配合的也失了个忆,“陆呜不是告诉你了吗?”

        艹。

        还不如上一个话题。

        古人说‘食不言、寝不语’。

        好有道理,我还是做个哑巴干饭人吧!

        看着大小姐很不文雅的吃相,陈最又开始了反思。

        他好像一直在等,等别人对他付出,然后再予以回报,从不曾主动。

        就像他一直盼望何芳能记得给自己做饭,却从没想过给她做顿饭。

        俗话说自省使人进步,陈最决定要主动留下来。

        因为姜甜过于专业的干饭过程,几个盘子都空了。

        陈最满意地点了点头,挑眉道:“把碗洗了。”

        ???

        姜甜一脸错愕,正常剧情来说,吃完饭不应该是男主宠溺并主动地承担洗碗工作吗?

        “那个……我讨厌洗碗,不喜欢油腻的手感”

        陈最非常光棍地说:“有手套。”

        两人静静地对峙了几秒,最后姜甜败下阵来。

        一边收拾桌上的残局一边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搞定陈最,这哄人的日子没法再过了。

        见识了群里狗头军师的不靠谱,姜甜决定还是跟小妖商量对策。

        “小妖,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小妖犯难,“不知道!”

        姜甜头痛,“现在就剩下个陈最了,偏偏就他最难搞。”

        小妖小声吐槽,“明明有几次很好的机会,你没把握好,怪谁呢?”

        “你……”姜甜下意识地想反驳,话到嘴边又发现无法反驳。

        小妖总结道:“我看你就是放不开,要充分代入角色,要记得,你现在是姜甜,ok?”

        姜甜终于咂摸出味来了,上次喝醉的时候挺放得开的,要不然再醉一回?

        难的是要怎么醉呢?饭都吃完了,再喝酒不是很奇怪吗?

        小妖被她蠢得磨牙,“你不会偷偷喝吗?”

        “有道理!”

        姜甜瞬间想到为了做菜买回来的红酒和黄酒。

        万事俱备,就剩下一个问题,选红酒还是黄酒。

        按理说应该是选红酒的,可姜甜这货没买开瓶器。选黄酒吧,大小姐又嫌是做菜的,直接喝的话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