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36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36

第36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36

        是不是色令智昏沈宜秋不知道,她看到签好字的项目计划书后,气的头发昏。

        更让人发昏的是,推开陈最办公室门,居然看见两个让她头错的人腻歪地抱在一起。气得她把‘眼力见’和‘非礼勿视’统统抛到了脑后。

        “你俩是不是疯了”文件嘭的一声被扔在办公桌上,指着窗户道,“钱给他们还不如直接从这撒下去”

        “秋秋”姜甜小心翼翼地扯着她的衣角,“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先别生气了好吗?”

        “好!”沈宜秋坐下,“你现在就解释,我听着。”

        “我……”姜甜实在组织不好语言,索性破罐子破摔,“我有钱没地花,算不算解释?”

        “什么?”这个沈宜秋更生气了,“你再说一遍!”

        陈最见缝插针,“那个,事情我们也说清楚了,项目可以不做吗?”

        “不可以”姜甜一口回绝。

        “好!很好!要疯你们疯吧!我明天就走,不,我现在就收拾东西回霍氏”沈宜秋推桌子站起来,骂骂咧咧地走了。

        唉!

        走就走吧!

        反正过几天你也见不到我了。

        “能告诉我原因吗?”陈最心平气和地问。

        “不能”姜甜摇头,知道骗不过,索性不解释。

        “好吧!”陈最点头,“我来处理。”

        有陈最签下狗屎项目的前车之鉴在,姜甜好像忽然没了束缚,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那我……能不能找他们打游戏啊?”

        “不可以!”

        “为什么?”

        “你可以玩物丧志,他们不可以”你我能养着,他们,不能。

        “好吧!”努力学习、好好工作、挣钱养家,确实不能让人家跟着自己玩物丧志。

        “那你带我打游戏吧!”别人不能玩物丧志,你可以,不有玩物丧志,我怎么破产呢?

        陈最抄起文件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打游戏?想上街上要饭是吗?”

        “……”还真挺想。

        “把这个仔细看一遍,写个读后感,我明天检查”

        姜甜看着陈最给的文件夹,连打开看下主标题的动力都没有,丢了句“好!陈总”拖着被文件夹压垮的身体缓慢地走向自己办公室。

        目送姜甜离开后,陈最运了口气,然后给杨旭打电话。

        “哥哥!”电话那头,杨旭欲哭无泪地喊了声,“你能别折腾了吗?”

        “公司我有一半的股份”陈最说。

        “我知道,您是大股东、大老板,那你也不能这么祸祸啊!拔那么多款只为投些狗屎项目,您老没病吧?”

        “只是拆借”陈最纠正道。

        “拆借个腿,老子不拆借,别忘了,探迹公司我也有份,而且我现在是执行总经理。”

        “好!不借款可以,借人,帮蔚来把项目做起来”

        “这个可以,要人行”杨旭一听不用给钱,心情立马好起来。

        “我明天把计划书给你,你安排人做”陈最狡黠一笑,目的达到。

        “行……”答应完,杨旭才反应过来,“不对……陈最,你套路我,你没想过借款,只想让我们给你免费干活,对吧?”

        “错,是给蔚来干活。”

        “艹,你陈总一句话,我们跑断腿给你们忙活……”

        “做还是不做?”陈最不想跟他废话。

        “做!”杨旭秒怂,“做可以,得算合作,盈收了我们要分成的。”

        “可以!”

        另一边。

        姜甜回到办公室,就在沙发上葛优瘫了,根本不管什么文件不文件的。

        小妖看不下去了,“爷爷,你飘了啊!现在都敢跟陈最对着干了,他让你看文件,你在这偷懒。”

        姜甜懒懒地看了小妖一眼,“你懂什么?我现在是占上风的那个,不用再看他脸色了。”

        “我提醒你啊,现在任务只差一点点了,你可千万别作妖啊!”

        “放心吧!陈最现在就是我盘子里的肉,跑不了的。”

        “那你要抓点紧啊!火速把他拿下,任务就完成了”

        姜甜想起沈宜秋说陈最帮她赚钱的话,不放心了,“你说那些项目不会让陈最做赚钱了吧?要是赚钱了,任务不就完不成了吗?”

        小妖点头,“有道理,他连里奥夫人和霍雲停都能搞定,说明是个有能力的人。”

        被小妖这么一说,姜甜心里更没底了,“不行,我不能让陈最安心工作。”

        姜甜仔细想了想,能让君王从此不早朝的也只有美色了,可……自己现在还接受不了那什么。

        于是,她另辟蹊径地想到了陆呜。

        陆呜自从领了离婚证就一直萎靡不振,下班不回家,上班不用心,不仅如此,脾气还见涨,第天不是在骂人就是在骂人的路上,搞得公司人心惶惶。

        “你到底是闹哪样啊?”唐林实在看不下去,冒着被骂的风险劝他,“不就离个婚吗?公司不要了?日子不过了?”

        “嗯!”陆呜双目无神地点头,“不要了,不过了。”

        “真要被你气死”唐林恨铁不成钢,“真这么喜欢为什么一开始不知道珍惜呢?”

        “是啊!”陆呜嗤笑,抬头问,“你说,陈最是怎么让她喜欢上自己的呢?她明明那么喜欢我,怎么……就变了呢?”

        唐林偷偷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你要是喜欢也去追啊!每天在公司里找茬骂人算怎么回事?”

        “对啊!”陆呜拍案而起,惊得唐林拔腿想逃。

        “怎……么了?”唐林小心探问。

        “我怎么没想到呢?”陆呜难得笑了,“离婚了又怎么样?我再追回来不就行了吗?”

        “唉!你要去哪?”唐林见他拿上手机开始往外走,形式感满分地问了一嘴,见他走远了,才大大松了口气。

        终于把这座大神给送走了。

        关于陆呜的情况姜甜不知道,只知道‘找什么借口联系陆呜’这个问题已经烦扰她好几天了,接到陆呜电话时,她激动了。

        那感觉,就像是想睡觉就有人给送枕头一样,心想事成。

        “找我,有什么事吗?”姜甜故作矜持地问。

        电话那头的陆呜迟疑了片刻,“那个……我……我去你公司看看(看看你)……可以吗?”

        “你来我公司?”姜甜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干什么?”

        “我……我找沈宜秋有事”我想你了。

        “沈宜秋啊!”姜甜情绪跌宕下来,“她叫我给气走了。”

        呃!

        那还有什么理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