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34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34

第34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34

        等到花光所有的钱、等到陆呜偿尽爱而不得的滋味、等到她立刻能离开的时候。

        ‘再等等’的念头一但开了头,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念头让她奋力抵抗陈最的吻,手上、嘴上……,浑身的骨头都较着劲。

        陈最气恼地把她扔到床上,像只受伤的野兽,两眼通红。

        “陈最,水开了”姜甜想逃,不料被陈最重新扔回了床上。

        “唉!你干吗?”姜甜紧张地看着陈最扯着领带,然后……

        “你绑我做什么?”她奋力挣扎了几下,发现无能为力,“快给我解开。”

        “哦!”陈最胡乱应着。

        “我让你解开我的手……你解我衣服干吗?”姜甜着急了,她知道陈最的理智已经被酒精带到南北球去了,说什么也不理。

        姜甜咬了咬唇,无奈地喊了声,“陈最、陈总经理、陈……”还没说完就被陈最吻住了,快到抵抗不住的时候,陈最松了口。

        “在床上这么喊,不是制止而是调情”陈最看着她笑着,“懂了吗?”

        “我……”姜甜继续咬着唇,艰难地说:“我不想伤害你……”见他脸色一沉,她解释道,“最起码我不想伤你太深。”

        再等等。

        等到最后,也许就不会伤太深。

        小妖捂脸,“爷爷,刚才分都涨了,你怎么……?你……”

        小妖无语凝噎。

        姜甜心乱如麻,不想再听它逼逼,当即给它关进了小黑屋。

        陈最怔了片刻,眸子里的光慢慢熄了,抬手解开系在姜甜手腕上的领带,虚脱地在她旁边躺下了。

        姜甜心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他偏头躲开,那模样,像是和父母赌气要绝食的孩子。

        牵连起她脑子里一连串破罐子破摔的话。

        等等?

        等娘的等。

        我就不等怎么了?

        我就伤他了,怎么了?

        我就喜欢他了,怎么了?

        ……

        有什么了不起……。

        姜甜翻身把陈最压到身下。

        “看我”姜甜扶正他的脸,见他脸虽然正对着自己,眼神还倔强地看别处,恼得下嘴啃上他的脖子、耳朵、再到唇。

        她的吻笨拙得让人着急,陈最翻身把她压下去,“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姜甜问:“你喜欢我吗?”

        “喜欢!”陈最怕她没听到,又重复一遍,“我喜欢你!”

        妥了。

        姜甜如释重负。

        “那……我去……给你泡蜂蜜水。”

        “撩完了就跑?”陈最伸手在她鼻尖刮了一把。

        “……”任务都完成了,不跑让你那什么吗?

        小妖低头对手指,咬着唇说:“爷爷,任务还没完成。”

        “?”姜甜如五雷轰顶,“不是让陈最心甘情愿说‘我喜欢你’不就行啊吗?还是要让他说‘我爱你!’?”

        “这两个都可以,就是……”小妖难以启齿。

        姜甜捋了捋任务里的先决条件,忽然明白过来,“意思是——他说‘我喜欢你!’并不是心甘情愿?”

        “也有可能是不十分心甘情愿。”

        “就是他并不是十分喜欢我咯!”姜甜想了想,还有另一种可能,“他感觉到我并不喜欢他,所以不敢对我太过动心。”

        小妖啧了啧,“你确定你不喜欢他……”

        话没说完就被姜甜一个白眼瞪了回去。

        ……

        姜甜挣扎着想逃的模样过于可爱,陈最忍不住想逗逗她,“刚才抱着我乱啃的人不是你吗?现在怎么想着要逃了?……怂了?”

        姜甜经过短暂的分析后,做出了个‘贼喊捉贼、先发制人’的决定。

        “怂你大爷!”姜甜想把陈最从身上推下去,力气却不够,“你骗人,你根本就没那么喜欢我,说喜欢我不过就是欲望上头。”

        陈最怔住了,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

        他是喜欢她的,却又没那么喜欢,他怕一但喜欢的多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所以……”姜甜狡黠一笑,“现在还继续吗?”

        她给他出了个难道,选择继续就等于变相承认自己并不那么喜欢她,纯属动物本性。

        不继续……,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了,要怎么停止呢?

        翌日。

        没耍成流氓的姜甜睁眼看到身边的陈最睡得正香,火不打一处来。

        得罪姜甜姑奶奶的后果就是,一睁眼,人走茶凉。信息不回、电话不接。

        陈最一边做着自我检讨,一边给公司前台打了电话。

        “姜总在公司”前台说:“今天来了好几个人来找姜总,沈总跟姜总吵了一架,沈总正找您呢!”

        “知道了!”陈最按着眉心,“跟沈总说我一个小时后到公司。”

        只要没跑就行,别的都无所谓了。

        回到公司,陈最才发现自己肤浅了,他一早想的那些‘无所谓’在姜甜所做的荒唐事面前就是小巫见大巫。

        来公司找姜甜的不是旁人,正是昨天一起喝酒交流‘败家术’的年轻人们。

        “姜总,你看看我的项目,多的不敢说,先挣它个几亿是没有问题的”

        “先看我的,我的是新兴产业,一定能火”

        “什么新兴产业?保健品吗?骗老人是会被抓的……看看我的,生态农业”

        ……

        姜甜被一众少爷、小姐的项目计划书砸得头昏脑涨。

        “停!”姜甜喊了一声,“你们把项目书放这吧!有结果会通知你们的,你们可以先回去了。”

        他们走后,姜甜才知道公司虽然是她的,但她一个人也说了不算。

        “姜总,投资的事,要陈总签字后,我们财务才能拨款”财务的工作人员耐心地跟姜甜解释为什么不能马上给投资款。

        “我是老板?他是老板啊?”姜甜把项目书扔给财务,“按我说的办,公司是我的,我说了还不算了?”

        “这个……”财务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姜甜是老板没错,可她也太没正形了,这样的老板,倒闭是迟早的。公司惟一的救星就是陈最,她们当然要听陈最的。

        “什么这个那个的,按我的要求给项目拨款就行了”

        说完姜甜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财务一个在风中左右为难,奈何陈最今天不在,财务只好把状先告到了沈宜秋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