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26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6

第26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6

        姜甜恼羞成怒的喊了一声,“你大爷的……”接着语气诡异的说:“要是……算任务完成的话,我……可以牺牲一下的。”

        小妖一头黑线,摇头,“他心甘情愿说‘我爱你’任务就算完成,至于大……和谐,算不算……我也不知道。”

        姜甜无语。

        脑子里飞速清点着这事的利弊。

        纠结间只听小妖来了一句,“爷爷,你现在的肉身是原主的,不成你也没什么损失,万一成了呢?”

        万一成了呢?

        像是一个魔咒,所有的精打细算,嘭!的一声就炸成残渣。

        “嗯!”姜甜仰着脖子在他唇上点了点,“是……我想要的。”

        是我想要的。

        这是另一个魔咒。

        可惜他心中有个坚不可摧‘执拗’。

        “想要?”陈最笑逐颜开,哑着嗓子哄道:“那……等过了明天,可以吗?……”

        她茫茫然,轻喘着气……

        明天?

        为什么?

        小妖在线嫌弃她爷爷转不动的脑袋瓜子,“(白眼)您还没领离婚证呢!”

        呃!

        姜甜怔住了。

        “怎么?还不放手?”

        声音贴耳朵太近,让她有种被咬耳朵的错觉,瑟瑟发抖……

        “……”

        “这个东西……”陈最手在她后背碰了碰,“怎么系?”

        天啊……

        姜甜get到他指的是什么了。

        老脸通红。

        “不用你管”姜甜羞愤地推开他,摆摆手道,“不早了,你赶紧回家。”

        陈最一边系扣子一边冲他乐个没完,“耍流氓不成,……恼羞成怒了?”

        “你……”姜甜气得说不出话,见陈最凑上前,立马转身往楼上跑,“我警告你啊!千万别跟上来……”

        “邀请?”陈最挑眉道。

        吓得姜甜连滚带爬地上了楼。

        陈最听到咔嗒的锁门声后,脸上的笑止住了,重重叹了口气。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陈最终于get到古人为什么写些狐妖小说告诫世人远离妖精,连冲几次冷水澡,什么身体能抗得住?

        翌日。

        一夜未眠的陈最抱着‘自己没睡也不能让别人睡好’的邪恶念头,上楼敲响了姜甜的房门。

        “起床了!”

        陈最喊了几声,没反应。

        “懒虫!”陈最呢喃着,手握上门拉手。

        咔嗒!

        她没锁门?

        陈最傻眼了。

        在姜甜眼里,自己是有多么正人君子或者多么不行,居然丝毫不设防。

        于是,他相当不正人君子的进去了。

        “起床了!”陈最把她鸡窝一样的脑袋从被子里扒出来,顺了顺乱发,脸终于露出来了。

        “嗯!”她含含糊糊地应着,眼睛还是没睁开。

        “你还记得今天有什么事吗?”

        “嗯嗯~”姜甜嫌吵得把头又埋进被子。

        见她那样,陈最没忍住逗她,“你是不是等我等到现在啊!”

        等他?

        等他做什么?

        他的意思是?

        姜甜一激灵坐起来,抱着被子问:“你要做什么?”

        陈最邪魅一笑,“清醒了?……门都没锁,不是等我来……?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艹。

        跟老子玩完形填空呢?

        我压根没有锁门的习惯,别脑补太多黄色废料成吗?

        “你……有事吗?”姜甜问。

        “我没事”陈最在床边坐下,“你有事。”

        于是,在陈最的催促下,姜甜顶着没睡好的懵脑袋起了床。

        陈最点卡的刚刚好,九点,上班时间。

        姜甜万万没想到,不光结婚要拿号,离婚也要拿号。

        “现在离婚的人这么多的吗?”姜甜小声嘀咕。

        “唉!你拿错号了吧?”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叫住姜甜,好心提醒道,“结婚的号在这拿,你拿的是离婚的号!”

        姜甜回眸一笑,“谢谢,我没有拿错,我就是来离婚的。”

        “哦!”工作人员一脸不相信地点头,转身低声跟旁边的同事说:“这两人肯定是拿离婚证买房的。”

        “你怎么知道?”同事问。

        “你看”工作人员指着她俩的背影说:“两个肩并肩的,看起来感情很好,怎么会真离婚呢?”

        “有道理!”

        ……

        陈最和姜甜对视,哭笑不得。

        姜甜没想到,工作人员除了八卦还喜欢挖人墙角。

        “您好!”

        跟姜甜打招呼的是个穿制服的小姑娘,看起来二十出头,唇红齿白,笑起来有两颗虎牙。

        “您有什么事吗?”姜甜问。

        “你是来办离婚的吗?”

        “嗯!”姜甜点头,“怎么了?”

        “那你离了婚,能不能……”小姑娘突然扭捏起来,“能不能把您丈夫……不,您前夫介绍给我啊!”

        小姑娘低着头,耳尖都红了,眼睛一直往陈最身上瞟。

        姜甜当即明白过来。

        敢情这姑娘是看上陈最了。

        姜甜一把抱住陈最胳膊,冲姑娘咧嘴一笑,“前夫可以介绍给你,但是……男朋友不行!”

        男朋友?

        姑娘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嘴巴张得都能塞进一个拳头。

        姑娘纳罕,你们都这么会玩的吗?带着情夫来办离婚?

        受教了、受教了……

        眼见那姑娘跑远了。

        陈最凑到她耳边低声问:“你刚才说我是你什么?”

        姜甜抬眼对上他好看的眸子,心里有根落灰的弦被拨动了,尘雾四起。

        这货怎么这么会撩?

        “没……什么……”姜甜抽开搭在他臂弯的手,不敢再看他,“都几点了?陆呜怎么还没到……”

        落茺而逃。

        ……

        陈最莞尔。

        这是……害羞了?

        小妖痛心疾首,“爷爷,你怎么逃了?刚才多好的机会啊!”

        姜甜语塞,“你也……知道……陈最的性格,没拿到离婚证前,他对我的好感值是不会上升到100的……”

        小妖咂摸一下,觉得很有道理。

        “你说,陆呜不会放我鸽子吧?”

        小妖查了下系统,一脸为难的点头,“他昨天晚上去和原主结婚的婚房了,现在后悔了。”

        姜甜一边掏手机一边骂娘,什么狗东西,转屁股就反悔。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关机的语音提醒后,姜甜骂出了声,“陆呜个狗东西,居然关机?”

        “?”陈最眉头紧皱。

        姜甜骂骂咧咧地给陆呜公司打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陆呜秘书。

        “陆总生病了,没上班”秘书说。

        生病?

        听听这理由,像话吗?

        “什么病?”姜甜问。

        “这个不清楚,请问您找陆总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