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2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5

第2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5

        “你那是忽略我吗?”姜甜嗤笑,“你根本就是在侮辱我,你不喜欢我就不应该给我希望,不应该娶我,娶了我,一边享受姜家给你带来的帮助,一边尽情的侮辱我”

        姜甜抬胳膊抹了把泪,接着说:“一年了,我们结婚一年,你有正眼看过我吗?甚至没在我们的家待过一天,你安慰自己说‘你公司正是上升期,忙点正常’,你不能回家,我就去给你送饭,你每次都让秘书收下,然后连带我的心意一起丢进垃圾桶;你喜欢林悠悠这件事一点也不避讳我,甚至把我安排到她身边任她羞辱……”

        “别说了!”陆呜听不下去了,眼泪糊住了眼睛,什么也看不清。

        “告诉你,我也是个身体健康、正青春的女人,我也有心理和生理的需求,而你……你甚至连碰都不愿碰我一下……”也许是原主情绪在作祟,姜甜不觉得伤心,却止不住眼泪。

        “……”陆呜颤着唇,说不出一个字。

        “我就让你这么恶心吗?”

        呃!

        我怎么忘了他也在。

        他……什么都听到了对吧?

        “嘘!”陈最上前搂着她,让她靠着自己,比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哄着,“休息一下!”

        姜甜依言点了头,鼻尖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不,好几口。

        陈最终究只正人君子的亲了一口,额头抵着额头,“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姜甜愣愣地回了句。

        “爷爷、爷爷”小妖突然激动地叫了起来。

        相当煞风景。

        “有事说事,别爷爷、爷爷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的葫芦娃呢!”

        “成功了,陆呜的分值涨到100了,你的任务完成了”

        “真好!”

        再等等、再努努力,很快都会结束的。

        只剩下陈最了。

        “怎么了?”陈最在姜甜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的不忍,慌了。

        这不是也要离开我吧?

        好在姜甜是以微笑回应他的。

        姜甜推开陈最,走到陆呜身边,说:“有些东西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就像雨后的彩虹,不会留在原地等你太久。”

        “好!”陆呜抹了把脸,“我们明天早上去民政局把证领了吧!”

        开门离开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对不起!还有……是我配不上你。”

        门吧嗒关上的时候,姜甜才想起来礼物的事情,本想喊住他,一想陈最还在,手伸了、话没说出来。

        “怎么了?”

        不得不说陈最是明察秋毫的。

        姜甜把要送姑姑礼物,且不能随便送的事跟陈最说了。

        果然,陈最问了个沈宜秋同款问题。

        陈最问,“为什么不能让霍夫人以为你破产了?”

        鉴于陈最同学并不好糊弄,姜甜组织了一下语言,“因为嫁给陆呜的事,我已经伤了爷爷和姑姑的心了,爷爷已经走了,我就剩姑姑一个亲人了,我不想让她担心我。”

        “哦!”

        姜甜又捏到了他的七寸,打亲情牌,他稳信。

        小妖见不得它爷爷翘尾巴的烦人模样,打击道:“你这么腻害,怎么陈最的分值还没破100?”

        “……”姜甜无言以对。

        “所以……”陈最迟疑地说:“你清楚你现在的资产吗?”

        其实他想说的是‘你的资产都叫你败的差不多了’,转念一想,败就败吧!反正有办法解决。

        “……”这个问题她也不清楚,反正差不多挥霍一半了,“放心吧!我的资产是挥霍不完的,再说,没钱了也没关系,我不在乎。”

        “哦!知道了”陈最点头,“礼物的事我已经解决了。”

        “真的?你准备了什么?”

        “古董项链”

        “你……还懂这个?”姜甜有点吃惊。

        “不懂”他解释道:“有个朋友懂。”

        “哦!”姜甜懵懵点头,马上有了新问题,“很贵吗?你花了多少钱?”

        关于这个问题,他不能说,又不得不说,斟酌后道:“贵是贵了点,送人正好拿得出手的。”

        一听贵,姜甜激动得差点没从沙发上滚下来。

        “贵是多少钱?你哪来那么多钱?”为什么不找我付钱?

        陈最头痛,好在眼前的小女人好糊弄,他将价格一压再压,“一百多万,走公司的帐。”

        “聪明!”好歹又花出去一百多万。

        看她没有丝毫怀疑的样子,陈最松了口气。

        可能是真饿了,姜甜吃碗白粥都能甘之如饴,也有可能是陈最做的。

        “你上楼睡吧!”陈最看了眼手机,已经快三点了。

        “啊~哈~”姜甜配合地打了个哈欠,“是困了……你……现在回去?”

        陈最猛的侧身把她逼进沙发角落,凑到她耳朵低声说:“你这是邀请吗?”

        “你……”姜甜梗着脖子道:“你要拒绝吗?”

        “……”陈最垂眸,嘴角微微挑起来了。

        这女人,不知道这么撩男人很危险吗?

        姜甜不知道他心里的盘算,傻愣愣地建议道,“要不你就别回去了吧!”

        陈最闭眼,是她先撩的我。

        陈最离她很近,她整个人被陈最环绕着,甚至能听到陈最心脏有力的跳动声,姜甜不自知地咽了口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反应,但……她还蛮喜欢这样的感觉。

        但她们现在也算是孤男寡女的,有点……

        “那个……我家沙发很大……唔!”后面的话被陈最吻了回去。

        长长的吻,安抚得了姜甜的聒噪,却拴不住陈最内心撒野的欲望。

        泠静、冷静。

        陈最,你听我说,你是人不是畜生。

        “……”陈最粗重的喘气声连他自己的都害怕。

        “你……?”姜甜惦记着‘及时止损’的歪理邪说,不光没把骂人的话说出来,连圈着陈最脖子的手都没松开。

        陈最诧异。

        这是意犹未尽?

        “行!”陈最微微点头。

        行?

        姜甜卡壳的脑袋彻底转不过来了。

        他终于有了行动。

        也不管身上是不是还挂着个人,双手直接扣在腰上,利落解开腰带。

        嗯?

        她傻掉,眼看着他撤出腰带丢到一边……然后,解衬衫扣子。

        她忙抓住他的手:“你……你要干吗?”

        “你说呢?”

        “……”

        “不是你想要的吗?”

        “……”

        艹。

        姜甜问妖道:“不是说不用大和谐的吗?”

        小妖撇嘴道,“你可以拒绝啊!……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