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2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3

第2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3

        陈最一进公司,前台就告了他们聚众打游戏的密。

        “我知道了,你下班吧!”陈最将手中的小木盒和一卷画轴递给前台,“帮我把这两件东西送到我办公室,谢谢!”

        王宇早就放下芥蒂和众人打成了一片,满屋子都是打打杀杀和人身攻击的声音。

        “左边,快……你信佛吗?为什么不杀人。”

        “你特么是去送人头的吗?”

        “你特么还有脸说我,在键盘上撒把米,鸡的走位都比你好。”

        ……

        只能说这帮人太过于投入,陈最清了三次嗓子都没能惊动他们。

        “左义,你这把操作天秀啊!”

        “……”

        半天没有回应,一干人等默契的往左义那看,只见他站在那挤眉弄眼的摆着手,顺着他的指向,一干人等终于发现了手持左义手机的陈最。

        “呵呵~~”

        集体干笑两声。

        “那个……我们下班才开始打的”姜甜狡辩道。

        说完好拐了拐贺明,贺明又拐也拐旁边的何故……

        一口咬定,“是的,我们下班后才开始打的。”

        “哦!”陈最淡淡应了声,“现在可以下班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姜甜赔笑,用眼神示意一干人等跑为上策。

        “那……我们就先下班了”

        “对,走……”

        ……

        就在一干人等以为即将逃出生天的时候,陈最开口了。

        “再来一局吧!”

        “?”

        因为陈最语气不带情绪,一干人等分不清他是讲真的还是反讽。

        短短数秒,众人通过眼神交流,达成一致。

        “我有约会,要迟到了,所以……”

        “哦!……我妈等我回家吃饭呢!……”

        “我……我头痛,得回家休息了……”

        ……

        “本来准备请大家吃饭的”陈最勾唇笑笑,“可惜了!”

        贺明瞪大眼睛看着王宇,靠,谁特么造谣让我们跑的?那孙子明明是高兴的好吧?我们为什么要找借口跑路?

        王宇回敬过去,我特么怎么知道。

        左义仿佛在状况外,兴奋的说:“他们有事,我没事,不耽误您请客。”

        “我也没事”姜甜应和着,顺带还朝沈宜秋使了个眼色。

        沈宜秋不留情面地回敬个白眼,“我没空,我还有一摊子事没做呢!”都是您搅和的。

        “加班?”姜甜像被踩了尾巴尖叫一声,“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是——不加班,所以你没事赶紧回家休息。”

        沈宜秋嗤之以鼻,“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难道不是——胡闹吗?”

        众人一想。

        还真是。

        “我不管,你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许加班”姜甜开始耍赖。

        “好吧!”沈宜秋剜了她一眼,“我回家睡觉”说完绕过姜甜走了。

        左义没眼力见的点了下人,“陈最、我、姜总……就我们三个人吗?”

        王宇脑袋痛,这傻小子怎么就惦记着吃呢?

        王宇摇头,一把勾住左义脖子,“我头痛,你送我回家。”

        就这样,情愿的、不情愿的,一股脑全让王宇带走了。

        兄弟,哥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瞬间,喧嚣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姜甜看着低头回信息的陈最。

        嗯,他在给谁回信息呢?

        嘴角还挂着笑。

        所以他现在心情应该还不错吧!

        小妖摇头,“不知道!”

        姜甜:“这人永远都是那张淡如水的脸,除了帅,还真看不出别的。”

        小妖忍不住吐槽,“你是除了帅,别的注意不到吧?”

        姜甜不服,“你行你来,你不也看不了来吗?怼我怼得倒利索。”

        陈最始终知道姜甜在看自己,直到终于……

        被她瞄得有些不耐烦了,果断抬眼,直接捉住她偷看的目光。

        !!!!!

        被抓住了……

        镇定,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她心里念着咒,脸上挤着假笑,“不是要请我吃饭吗?”

        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得”,俗话还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当姜甜被陈最带到一家川菜馆门前时,小妖用一种‘爷爷,您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复杂眼神看它爷爷。

        “怎么办?我要怎么拒绝?”姜甜欲哭无泪。

        小妖眼里是同情,话里是幸灾乐祸,“爷爷,貌似是您老人家告诉陈最你喜欢吃辣,觉得水煮鱼和毛血旺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它俩都是川菜呢!”

        气的姜甜有一种把小妖丢进火锅涮了的冲动。

        等等……

        火锅。

        姜甜双眸一亮。

        “我们吃火锅吧!”姜甜扯着陈最的胳膊,仰着脸说。

        “好!听你的。”

        从姜甜的角度看,陈最的笑就像是谷底的潭,深邃且迷人。

        “锅底微辣还是中辣呢?”服务员问。

        “没有鸳鸯锅吗?”姜甜试探地问。

        服务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表达‘你开什么玩笑呢?我们是正宗四川火锅好吗?’

        “他们这没有鸳鸯锅”陈最说。

        姜甜皱着眉,一脸‘我该怎么办?’的表情落在陈最的眼里,像是在告诉他‘那你怎么办?’。

        他非常贴心地替姜甜做了个决定,“我们要中辣,谢谢!”

        服务员接过菜单,面带微笑地走了。

        可是姜甜彻底笑不动了,“小妖,你猜我今晚会不会死在这?”

        小妖:“反正陈最不吃辣,跟他说换个地方吃不就行了吗?”

        一语惊梦中人,姜甜试探地问:“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

        “其实我……吃辣也可以的”陈最把两人的杯子倒满,可能是被热气熏的,耳尖红红的。

        “……”姜甜还想再努力一下,又害怕精明神武的陈最看出来,只好端起茶杯把想说的话咽下去。

        自己作的孽,头破血流也要受着。

        陈最不懂,一个声称喜欢吃辣的人,只吃了几筷子肉片、丸子,接下来头也不抬着吃着冰粉。

        “不喜欢吗?”陈最问。

        “呃……”姜甜咽了口冰粉,“我减肥!”

        减肥?

        陈最更不懂了。

        加了红糖水和各种干果的冰粉,热量不是更高吗?

        “……”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

        “没关系,今天不减肥”姜甜抢过陈最的话,夹了一大筷子肉放进了嘴里,“明天再减!”

        小妖不忍直视,默默给它爷爷祷告了三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