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22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2

第22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22

        闻言,姜甜想了想,道:“这样吧!礼服和礼物就当是我准备的,我回头把钱给你。”

        就在陆呜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姜甜接着说:“明天早上九点,我们把证领了,我姑姑的生日会你可以去,但千万别提我。”

        姜明兰的生日会,去的都是政、商两界有头有脸的人,陆呜想以此拓展下人脉,姜甜不想阻止,只要别扯上自己就行。

        “我……甜甜……”陆呜支吾半天,“我们……可以不离婚吗?”

        姜甜:“?”这货怎么还反悔了?

        “小妖,查一下他的分值。”

        小妖看了眼系统,道:“90分,还差10分。”

        “陆呜啊!”姜甜语重心长道:“我曾经是非常喜欢你……”

        “爷爷,别说了,陈最来了,再说陈最就误会了”小妖见陈最靠近,立马拉进警报。

        姜甜倚着走廊的窗,正好背对着走近的陈最。

        陈最离的不近,只听到姜甜说什么‘喜欢你’,不愿离开又不敢靠近。

        机智如姜甜,在得知陈最的存在后,提高声调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不喜欢你了,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陈最心跳加速。

        谁?

        喜欢的是谁?

        心跳加速的还有陆呜,他气的一把扯下领带,“谁?陈最?那个网管?”

        他声音很大,语气里带着嘲讽。

        姜甜正声道:“第一,我喜欢的人是陈最没错;第二,他是蔚来的总经理,不是什么网管;第三,……”

        听到第二个,陈最已经心满意足的笑了,姜甜后面说的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小妖将一切尽收眼底,“爷爷,你太牛了,陈最笑了。”

        姜甜握着早已挂断的电话不敢回头,“小妖,想个办法让他离开,让他看出来我就白演了。”

        小妖对手指,“爷爷,帮不上忙呢!”

        “要你何用!”

        镇定,镇定。

        你一定可以的。

        转身后,姜甜才知道刚才的心理建设白做了,因为陈最走了。

        ……

        呼!

        姜甜擦了把额头的虚汗,鞋底抹油的走了。

        办公室里。

        姜甜正为姜明兰的生日发愁,凭心而论,她对原主还算不错。如今人家过生日,身为侄女的姜甜肯定是要奉上礼物的,以她如今的财力,送什么都没问题。

        难就难在姜明兰什么都不缺,随便送个东西走个过场未免太没有心意。

        原主的记忆里,姜明兰喜欢珠宝首饰,可惜这些东西正好是姜甜的盲区。

        小妖提醒道:“你可以找你霍雲停啊!”

        姜甜不以为然,“给他妈过生日问他送什么好,这样礼貌吗?”

        “那就找沈宜秋商量商量。”

        于是,姜甜给沈宜秋发了条邀请信息。

        姜甜: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呗,有事跟你商量。

        忙得脚不沾地的沈宜秋,飞快地回道:姐忙着呢!有事滚过来说。

        姜甜想说老子做公司又不是为了赚钱,要你忙个锤子啊!

        于是,姜甜杀到沈宜秋办公室,成功干扰了沈宜秋工作的进度。

        “你有病吧?”沈宜秋气结,“上班时间,不让我工作,你准备倒闭吗?”

        “事有轻重缓急,我的事比较着急”你认真工作,我怎么亏掉所有的钱?

        “说吧!”沈宜秋放弃挣扎,“什么事?”

        姜甜把礼物的事说了一遍,没想到沈宜秋噌的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姜甜,我看你是真有病。”

        “你是看过我诊断报告还是怎么着?”姜甜也来了火,“我是老板你是老板啊?老板都安排不了你工作了是吗?”公司多几个你这样的人,公司要做到什么时候才能亏啊!

        “好!”沈宜秋坐下,“霍夫人喜欢珠宝的话,你可以到艾米那看看。”

        “……”姜甜噘嘴,“艾米那的已经让陆呜订走了,本来我是想从陆呜那买过来的,但话赶话的,我就赌气说不要了……”

        “那我就没办法了,你姑姑那样的人,什么好东西没有,要么送好的,要么送有心意的,或者你亲自动手给她做个蛋糕?”

        “你不懂,我要是只捧个蛋糕过去,我姑姑会以为我破产的”回头再给我塞点钱,我还活不活了。

        “要不我们去商场转转,挑最贵的买?”

        姜甜:“……”商场里的东西,姜明兰一看就知道,还是会认为我破产的。

        “要不你舍脸给陆呜打个电话,说买他的东西?”沈宜秋道。

        姜甜仔细想了想,觉得可行,说不定还能让分值破100.

        “怎么样?”沈宜秋见姜甜电话拨出去又挂了,问道。

        “这货关机了”姜甜捏了捏手机,“实在不行,我就找霍雲停帮忙。”

        “你怕霍夫人以为你破产,就不怕霍雲停以为你破产吗?”沈宜秋一语中的。

        “……”倒也是。

        “话说,你为什么怕他们以为你破产?”沈宜秋不解。

        “我……我不想再欠他们人情了。”任务不能说,说出来也没人信。

        沈宜秋靠着沙发伸懒腰,“后天的事情,你还有时间,明天再给陆呜打电话吧!”

        “好吧!”忙完正事,姜甜又想起了游戏来。

        姜甜以沈宜秋的名义把一干人等又集聚到了小会议室。

        一进门,王宇见姜甜也在,便猜到是什么情况了,正想开溜,被姜甜抓了个正着。

        “王宇,你上哪去?”姜甜问。

        “我……”王宇咬唇想了想,“上洗手间!”

        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王宇被‘猪队友’死死按进了会议室里。

        “扯什么淡呢?你不是来之前才去的洗手间吗?”左义不光脑子不好使,眼力见还没有,死拉硬拽地把他留下了。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刚一坐下,王宇就叛徒地给陈最发了告密信息。

        就是计划没赶过变化,陈最收到信息的时候正在外面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