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9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19

第19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19

        话是这么说,他们回到工位不久后,纷纷收到领导下发的工作任务。

        并且直接击中命门。

        “王宇,你说陈最是不是有病,居然让我做什么可行性报告,我特么连可行性报告是什么都不知道”贺明欲哭无泪。

        “还给配了个模板,畜生啊!”左义生无可恋。

        “陈最绝对是故意的,专挑我们最不擅长的让我们做”何故掩面大哭。

        “请问你有擅长的吗?”贺明适时插刀。

        王宇头痛,“行了,都别吵了,乖乖做吧!”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早就爆粗口了。

        ……

        被蒙在鼓里的姜甜也没好到哪去,对着标红的文件抓耳挠腮,沈宜秋真担心她这么下去会秃。

        “要我帮忙吗?”沈宜秋问。

        帮忙?

        姜甜大彻大悟。

        小妖以为它爷爷会借机找陈氏请教,没想到它爷爷居然把文件丢给了企划部的人,让他们标注好送给自己。

        对此,姜甜是这么解释的,“我的目的是让陈最爱上我,那些专业术语那么高深,万一他给我解释我听不懂,不是显得我特别笨吗?”

        “陈最那么精明,一看笔迹就知道你作弊”

        “所以我让企划部的人复印了一份,我誊抄一下就行了”

        小妖竟无言以对。

        事实证明,姜甜自作聪明了。

        翌日早上。

        陈最翻开批注好的文件,看到第三页,他用一种‘给你个坦白机会’的眼神看了一眼姜甜。

        姜甜不敢和他对视,手指在底下绕着圈,如果手指能打结她的一定是个死结。

        “不错!”陈最点头,就在姜甜以为过关的时候,他合上文件说:“让你做批注是为了让你能看懂策划案,我问你,什么是‘管制上限’、‘产品生命周期’是什么意思?”

        姜甜:“……”

        什么鬼?

        谁能告诉我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小妖耸肩:“我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只知道他看出来你作弊了。”

        姜甜无语:“这还用你说?”

        陈最以为她若有所思的是他提的问题,没想到她开口却问:“你怎么知道我找枪手了?有人来告密了?”

        姜甜想了许久,整本都是自己的字迹,不可能有破绽,惟一的可能就是代笔的人告密。

        陈最一脸‘孺子可教、老怀安慰’的眼光看她,“还不算太笨,给你写注解的人怕你外行看不懂,用的是日常用语。”

        姜甜:“?”

        陈最继续解释:“以你的智商,你只会照百度抄。”

        艹。

        这下姜甜彻底明白了,他是在说自己没脑子,只会照抄,不会转换用语。

        “哈哈……”听懂后的小妖笑得直不起腰。

        可是小妖忘了它爷爷信奉‘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规则。

        姜甜闪动着无辜璀璨的24k大眼,故作深情道:“我根本不想学那些,我怕学会了,你就离开我走了。”

        小妖急得直跺脚:“别信她,她就是懒。”

        陈最当然知道是假话,但并不影响‘感动’,本想伸手在她脸上探探虚实,到脸边换成了将她鬓角的碎发捋到耳后。

        气氛暧昧得恰到好处。

        就在姜甜希望接下来发生点什么和又害怕发生什么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来人捧着束娇艳的玫瑰花,张口就喊了声,“陆夫人!”

        姜甜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就把整束花塞给了她,正要开口问,那人又递过来一个盒子。

        “这是我们陆总送给夫人的礼物,陆总在外地出差,过两天就回家陪您”话说完那人就转身走了。

        留下姜甜独自面对陈最的刀光眼(jian)影。

        电光火石间,在留下挨刀阵亡和逃跑保命两个选项中,姜甜果断选择了后者。

        “呵呵!(咧嘴假笑)沈宜秋找我有事,我先走了”

        姜甜逃到门口,听到陈最电话通知保安部经理,“再有陌生人进来,你引咎辞职。”

        小妖着急,“爷爷,你看不出来吗?陈最是吃醋了,证明他喜欢你,你跑什么啊?”

        姜甜:“我当然看出来了,但为了完成任务也要先保命啊!”

        小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话说陆呜突然给我送东西是几个意思?”姜甜越想越不对劲,“特么的几个意思,一催他办离婚证他就出差。”

        小妖欣喜,“爷爷,陆呜的攻略任务已经完成了,目前分值是100,你只要完成下一步——甩掉他就行了。”

        姜甜叹气,“要是陈最有陆呜一半好对付,我就不用这么劳心劳力、鞠躬尽瘁了。”

        小妖比了个手势,“爷爷加油!胜利就在前方了。”

        既然陆呜的攻略任务完成了,关系也该断一断了。

        姜甜掏出手机给陆呜发了条信息。

        姜甜:别装出差了,给你三天时间,明天、后天、大后天,哪天都可以,咱们把证领了,否则我就找霍雲停帮忙了。

        正处理‘霍雲停’牌麻烦的陆呜,看到短信后怒发冲冠,轰走了一众开会的各部门领导,独留下唐林。

        陆呜把手机往唐林面前一扔,压着声音说:“你不是说送礼物有用吗?”见唐林看完一脸震惊,指着手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特么的还是找我离婚。”

        没想到唐林竟说了一句:“我明白了,我总算知道公司最近为什么有这么多麻烦了,敢情都是霍雲停使的坏。”

        陆呜气结,拒绝沟通的把唐林也轰了出去。

        陆呜打开手机想回点什么挽回一下局面,字打了删、删了打,始终没发出去一个字。

        想到后天就是姜甜姑妈也就是霍雲停母亲——姜明兰的生日,陆呜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完全不知道自己送去的花和礼物,被姜甜处理给了夸花好看的女员工。

        将姜甜的慷慨尽收眼底的陈最轻轻叹气,他刚才是不是吓着人家了,自己不应该生气,毕竟自己从来没送过她什么,哪来的脸生气呢?

        进来给陈最送可行性报告的王宇,目睹了他从‘送什么礼物哄女孩子’的搜索词条到‘女朋友爱你的表现’。

        实在不忍心往下看的王宇用咳嗽打破了沉寂,“那个……我不是故意要看的。”

        一见陈最的菜刀眼,他就知道自己的解释是无效的,破罐子破摔道:“喜欢人家就别整天摆着一张扑克脸,鬼都让你吓跑了,何况是姑娘。”

        “……”陈最想了想,放弃了解释,“不懂就别逼逼。”

        “行,我不逼逼,活该你单身”王宇不见外地坐下,“杨旭说霍雲停在查你。”

        “嗯!”陈最淡淡应着,“最近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