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8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18

第18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18

        艹。

        他这是在报复我赶走那女人吗?

        陈最又get她歪掉的心理活动了,无奈解释道:“身为老板,掌握公司项目核心内容是有必要的,你拿回去做个批注,不懂的百度,搜不到的来问我。”

        姜甜两眼呆滞地看着手边连成片的红色圆圈,有种被老师布置作业的不真实感。

        “回去吧!不用着急,明天给我就行”陈最道。

        姜甜是怎么拖着虚脱的身体回得办公室,陈最不知道,只知道她离开没多久,公司群公告了一条“禁止公司员工内部谈恋爱”的规定,并且还注明了“违反者辞退”的相关处罚条例。

        陈最琢磨了半天也没推断出姜甜的意图,最后安慰自己说‘姜甜这种没有任何逻辑思维、脑回路百转千回的女人,猜不透实属正常’。

        关于“禁止公司员工内部谈恋爱”的规定,是姜甜和沈宜秋辩论数个回合得出的。

        规定出台五分钟前,姜甜办公室内。

        姜甜问沈宜秋:“我等下发个‘不允许女员工进陈总办公室’的规定,你看行吗?”

        沈宜秋用关爱弱智青年的眼神看她,“这里是公司,你不能人为干预正常工作往来,再说了,你不是女的吗?”

        “我……”姜甜语塞,“……我是老板,不属于‘女员工’范畴。”

        “这个问题先不说,你这种行为涉嫌歧视女性,你不怕女员工到劳动局告你吗?”

        “那……改成‘所有员工不允许进陈总办公室’”

        沈宜秋拍案而起,“蠢成你这样也能那么有钱,老天真是瞎了眼了。”

        姜甜错愕,“怎么还人身攻击了呢?”

        小妖:“人家明明说的是实话好吧!”

        姜甜抽空剜了小妖一眼,拉着沈宜秋胳膊说:“别生气啊!那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狗腿笑)”

        沈宜秋抢过姜甜电脑,在企业微信进而发了一条公告,内容为“禁止公司员工内部谈恋爱,违反此条例者公司予以辞退”。

        姜甜不乐意了,“你这还不如我那个呢?”

        “你傻吗?私下谈,你是老板,谁管得了你啊!别太张扬就行。”

        姜甜转念一想也对,等陈最到手,大不了再废除这条规定,反正老板是自己。

        小妖一脸鄙夷,“爷爷,你会不会有点想太多了,先把陈最追到手再说吧!”

        姜甜这才想起还有正事。

        小会议室里,姜甜把跟着陈最的王宇、左义、贺明、何故叫到了一起。

        姜甜牢记沈宜秋嘱咐的‘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尽量隐晦’。

        “你们好!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为了促进互相之间的了解,我们来聊一下大家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吧?”

        左义说:“我们就是瞎玩,打游戏、打篮球、打麻将什么的。”

        贺明说:“我呢……没事喜欢跑跑步、看看书什么的……”

        何故冷笑,“能别逼叉吗?你上次看书还是初三的时候吧!”

        “那也比你强,你除了打游戏还会什么?”

        ……

        呃!

        好像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姜甜继续问:“你们打什么游戏啊?陈最也一起打吗?”

        王宇如梦初醒,敢情这姑娘是要打听陈最的喜好啊!

        “(战术咳)我来说”王宇按住准备唇枪舌战的一干人等,“我们玩的游戏类型很多,陈最枪战游戏玩得最好,他这人很闷很无聊的,除了游戏也没别的乐子……”

        “……”

        一干人等不明白,老板问得明明是他们平时喜欢做什么,王宇为什么紧着陈最说不停。

        在场的只有姜甜听得认真,听完后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我也喜欢玩游戏,就是不会……”姜甜说:“你们能教我吗?”

        “好啊!”

        “没问题!”

        “包在我身上”

        一干人接力表了态。

        ……

        姜甜离开后,陈最看着手机怔了许久。

        文件上画的重点会不会太多太难?也不知道她查得怎么样了?自己明明跟她说过查不明白的可以来找自己,怎么不见人影?连信息也没有一个。

        陈最想发个信息问问姜甜查得怎么样了,解了屏幕锁后又放弃了,自己刚刚才说过不着急,现在问显得跟催她似的。

        纠结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给她发了个信息。

        陈最:有不懂的可以过来问我。

        ……

        没想到石沉大海。

        迟迟没等于回应的陈最决定亲自去瞧瞧。

        路过小会议室,陈最听到熟悉的叫喊声。

        “快、快、快,打他啊!”

        “左边,左边……”

        “你特么猪吗?猪都知道要走左边……”

        “躲我身后别动,我让你出来你再出来……”

        ……

        陈最推门进去,只见一个个抱着手机,表情狰狞,手指点得飞快。

        姜甜和一干人等对陈最的闯入毫无察觉,陈最咳了三声,他们才抬头瞄了一眼陈最。

        “你们在干吗?”陈最语含怒气,表情冷冽。

        “哦!”姜甜胡乱应该了一声,头也没抬地回道:“他们在教我打游戏。”

        一干人等一头黑线,是你让我们教你的吧?您主谓宾搞反了吧?

        “你有事吗?”姜甜说:“等我们打完这一局再说。”

        “是啊!”说着贺明喊了一嗓子,“姜甜,小心右边……”

        什么?

        你再说一遍?

        你叫她什么?

        陈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只见他压着火掏出手机,一通操作后,一干人等炸了。

        “唉!怎么不动了呢?”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定住了?”

        王宇抬头看了看陈最,明白了,把手机一丢,“网断了。”

        姜甜:“好好的,怎么就断网了呢?”是不是欠费了?欠费了正好,正发愁钱花不完,“我马上让财务充钱。”

        姜甜用手机指着一干人等,“都在这别走,我马上回来。”

        陈最侧身挡住姜甜,厉声道:“交给你的文件查明白了吗?”

        姜甜像极了逃课被抓的学生,连看陈最的勇气都没有,低头瘪着嘴说:“没有,我马上去查。”

        王宇有一种‘活该你单身’的惋惜目光看了看陈最,轻轻摇头。

        陈最淡淡道:“再让我看见你们带她打游戏,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