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15

第1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15

        ……

        “爷爷,分值一直在涨,你再加把油啊!”小妖激动的恨不得亲自下场。

        “林悠悠小姐,我们在说礼服的事,你怎么又扯到你跟陆呜的事上了?”沈宜秋反问,“你这么做贼心虚做什么?”

        看到林悠悠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姜甜差点没笑喷。

        “咳”陆呜轻咳一声,“姜甜,把礼服给悠悠吧!她过两天有个活动要参加”

        姜甜:“……”在这男人眼里,她究竟是有多卑微。

        想起原主的生前的种种被欺负的画面,姜甜决定给原主报仇。

        姜甜:“活动?又是音乐会吗?唱歌不行服装来凑吗?”

        “姜甜!”陆呜皱眉警告,“别太过份了。”

        “过份?”姜甜嗤笑,“跟你比,差远了”

        “你明明知道我为了你才进的公司,你居然把我安排在你喜欢的人——林悠悠身边做助理,我爷爷骨灰还没凉透你就要跟我离婚,我们到底谁过份呢?”

        “……”陆呜语塞。

        “你既然不喜欢我,当年就不应该答应娶我”姜甜见陆呜要张口解释,接着说:“不要说你是被逼的,要是你不对姜氏的势力动心,没人能逼得了你”

        “甜甜!”沈宜秋在姜甜脸上擦着,“不哭啊!乖,这种人渣我们不要了,姐给你找个帅的”深宜秋想了想,“正好公司来了个帅掉渣的,我等下就让他过来,我们走,不理他们。”

        陆呜见她泪眼婆娑,心口像是被揪了一把。

        “好感度+10”

        “好感度+20”

        “好感度+25”

        ……

        “爷爷牛啊!眼泪一流,分值疯涨啊!”小妖直竖拇指。

        姜甜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不伤心却也能掉眼泪,可能是原主伤心了。

        姜甜转头看着陆呜说:“忘了告诉你,林悠悠跟我说她根本不喜欢你。”

        陆呜根本没听清她说什么,只记得她转头时脸上明艳的笑容,久久不散。

        “公司有事,等会让司机过来接你。”

        陆呜最近忙的不可开交,霍雲停知道他和姜甜离婚,一些项目,说解除合作就解除合作,有些在做项目霍氏赔钱也要解除合作,搞的陆呜一个头两个大。

        ……

        某酒吧。

        姜甜和沈宜秋酒过三巡后,姜甜才想起来催一催陆呜去领证。

        陆呜看着她发一排的领离婚证的消息,头疼的按着额头。

        拨打了唐林的电话,踟蹰了半天问出口:“怎么追人?”

        唐林正带着新人参加演出,听闻这个来了兴趣:“你恢复自由身了?追林悠悠吗?”

        “不是!”下午姜甜问他‘你敢说你不喜欢她?’的时候,他是想回答不喜欢的,为什么没说出口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不告诉我是谁,我怎么给你出主意啊?”

        “算了,当我没说”

        “唉!别挂”唐林喊了一嗓子,“你堂堂影帝,人帅多金,追个姑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说重点”陆呜觉得头更痛了。

        “想追人家呢,就先多出现在人家面前,没事多嘘寒问暖,送送礼物什么的”唐林实在好奇,“话说,那姑娘到底是谁啊?”

        “没谁!”陆呜想了想,有点不太好开口,“姜甜一直催我去领证,怎么办?”

        “哈哈……”唐林狂笑不止,“原来是姜甜啊!你也小子也有今天,报应啊!”

        “……”陆呜捏着手机忍着没挂电话,“有办法就快说,没有我挂了”

        “有……”唐林又笑了许久,“拖着吧!生病啊、出差啊、公司忙啊……理由多的很,她那么喜欢你,不会真跟你离的,兴许是撒娇让你重视一下她呢!你就拖着,拖着拖着就拖黄了”

        ……

        陈最到的时候姜甜所在的包厢里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倒了好几个醉鬼。

        “来……”沈宜秋见是陈最来了,忙冲他招了手。

        “姜甜”沈宜秋指着陈最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帅哥,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帅!非常帅”姜甜醉里醉气的竖了根拇指。

        “怎么样?”沈宜秋搂着姜甜肩膀,“姐姐我说话算话吧!这个帅哥归你了。”

        姜甜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就被沈宜秋推到了陈最身边。

        陈最眉头紧锁,轻声斥责“怎么喝成这样?”

        姜甜努力保持直立状态,嘿嘿傻笑,“帅哥,你怎么长的跟陈最那个混蛋一模一样啊?”

        “站好!”陈最扶着姜甜的肩膀,强迫她从自己怀里离开。

        “哎!”姜甜伸手在他脸上捏了几把,“怎么连手感都差不多?”

        小妖激动的热泪盈眶,“爷爷,加油啊!陆呜已经差不多了,再把陈最搞定,任务就完成了。”

        陈最偏开脸,“别乱动!”

        “你生气了?”姜甜推开他努力站着,“我不知道沈宜秋叫的是你,对不起!你应该很讨厌人喝酒吧?”

        陈最:“……”这女人脑回路怎么这么清奇,喝成这样了还关心他的喜好?

        “没有”陈最揉着她毛茸茸的脑袋,“我不讨厌你。”

        陈最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听得姜甜总想挠耳朵。

        “那你喜欢我吗?”她发现他在推开自己,有些委屈,“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不是拿你气陆呜……”

        真醉了吗?

        怎么听着不像醉话。

        如何判别,他承认,自己没有经验。

        一念间,姜甜再次扑过来抱住,……

        陈最哭笑不得,攥住乱摸的手。

        掌心里,柔软的、温热的、还有纠缠的,她所传达出的,从身体到思想上的依恋……

        一刹那,竟让他有了男人的邪念。

        ……

        深呼吸。冷静。

        很好,她现在是个没有意识的人,动这种念头可就龌龊了。

        陈最低声哄着,“好,我知道了,你动乱动……”

        姜甜下巴抵着他的胸口,一张桃面小脸尽收眼底,“……”

        姜甜:“……”他的唇怎么长的这么性感,好想咬一口。

        “站好!”陈最本想扶正她,没想到她竟眼神迷离的盯着自己的唇看,陈最索性放弃,任姜甜钻进怀里。

        姜甜在陈最胸口蹭了蹭,抬脸看他,怎么办?还是想咬一口。

        陈最看着她没有焦距的眼神和乱摸的手,深深叹了口气。

        好在酒吧楼上就是酒店。

        “难受!”

        刚进酒店房间,姜甜就开始撒酒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