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掌珠令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骂人的新技巧

第六十七章 骂人的新技巧

        骂就完了!

        “姨婆说得好,大赞。”

        云薇方才她是没落下风,狠狠嘲讽了太夫人一顿。

        言语的内涵嘲讽远不如这盆脏水解气,卷毛汪汪了两声,它亲眼见到两只虎弹出了石子。

        两只虎的道路是越走越宽了,没准不用被人围攻至死,至亲之人一个个离开才是姜氏彻底踏上黑化道路的原因。

        “同心存良善的人讲道理,和黑了心肝,烂了肠子的恶人讲道理,不过是……对狗弹琴罢了,这时候需要是打狗棒。”

        “姨婆,是对牛谈琴啦。”王大虎开口显摆,他可是读过书的。

        “她能同牛比?牛可是好出畜生,又会耕种,又能吃肉,性情温顺,刻苦耐劳,你看看她配做牛吗?”

        齐老太识字比二闺女都多,骂人也需要与时俱进,增加点新词汇啊。

        否则你以为骂遍天下无敌手那么容易?

        卷毛下意识汪汪两声,狗招惹谁了?

        威远伯太夫人养尊处优多年,如今一身的馊臭味,头顶上还顶着几片烂菜叶,她差点被气味熏晕过去。

        “你……你泼妇!好大的胆子,我是朝廷潮品诰命夫人,你不怕官府抓了你去?”

        “怕?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齐老太跺脚踩在地面上:“我巴不得去官府,好好把你这些年做的事宣扬出去。

        而且你自己主动来云府,来我闺女家,还想把我闺女拐走,又要夺走小茹给闺女的银子绸缎,你这是盗窃啊。

        纵然你是伯爵府太夫人,也不能违背刑律,我倒要看看你们伯爵府是不是能一手遮天,不顾王法,敢让官老爷违法判决我有罪。

        一旦官老爷敢判我有罪,大虎二虎……你们就去找谭三少,他可是有良心之人,绝不会眼看着我这个一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太婆含冤入狱。”

        云薇差点笑出声来,三少的名声已经传得这么远了?

        “谁偷你东西了?”

        又来了,又来了,当年太夫人就被齐老太一番话彻底绕晕过去,没能强行留下亲生女儿,只是对姜氏不肯撒手。

        时隔多年,她觉得自己行了,一旦同齐老太交火,证明她依旧是个妹妹。

        “防患于未然,你没听过吗?一旦你偷东西,那就晚了,从你进门眼睛就没离开过那些银子,贪婪无耻明晃晃的,只有眼瞎的人才看不到。

        何况我没打你,只是泼了一盆脏水而已,你看屋子里这么多人,脏水怎能就往你身上去呢?你该反省一下,是不是坏事做多了遭了报应。”

        太夫人被气得面无人色,李妈妈也是一身脏污,小声说道:“哪有往屋子里泼脏水的?”

        “我乐意啊,我闺女不反对,我想泼就泼,况且恶客登门,还指望着好茶好水招待?你们怕不是想屁吃。”

        李妈妈连忙低头认输了。

        “你们,你们是我嫡亲的外孙子,你们就看着我被一个泼妇欺负?”

        太夫人对着两只虎道:“你们舅舅是威远伯,以后你们在京城就是勋贵,高于商户一头,别看你们爹现在有钱,可在京城未必吃的开。”

        两只虎中的二虎笑容灿烂:

        “我只认娘,不认你,娘同我们说过,干娘是好人,至于你是不是我们亲外婆……还很难说,你同我娘一点不像。

        当年的事一切过巧合,我娘从不以伯爵府千金小姐为傲,你以为给我娘千金身份,我娘就会感激涕零并嫉妒仇视占据她身份多年的干娘为敌?

        “就算她们真是被交换了,我娘同干娘都是无辜的,该怪罪得是你,你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丢了,又认不出亲生儿女,你的罪孽更重。”

        姜氏闭上眸子,靠在云默怀里的身体微微颤抖,再不计较,一些事情还是会狠狠的伤到她。

        云默一下一下温柔轻抚她的后背,别怕,我在,无声传递着心疼同怜惜。

        王大虎见机灵鬼老弟抢了先,一会儿干娘感动了,会不会多给老弟几块肉?

        这可不成!

        王大虎将桌子上摆放的点心塞进弟弟口中,对不住了,为了吃到干娘的饭菜,这时候同胞之情该抛就要抛。

        王二虎被噎的发不出声,王大虎紧跟着说道:“我听说到了京城才知官小位卑,一板砖下去能砸死十个贵人,其中官员占五个,勋贵四人,只有一个普通百姓。

        在巴蜀我听过京城不少勋贵的封号,安国公等等榜上有名,敢问你威远伯爵排名第几?

        这次入京,爹爹给我们不少拜帖。”

        王大虎从怀里掏出一叠拜帖,一张一张念:“安国公府,刑部尚书程大人,三少谭大人,哦,还有一张是给三皇子殿下的,上次我爹在巴蜀帮了三殿下一些忙,三殿下太客气了,总是邀请我爹入京一叙。”

        威远伯太夫人脸都被打肿了,在京城待了多年,这些高官显贵,威远伯从未得到过一张帖子,唯一能出入的只有淮阳王府。

        云默看着帖子,王家涉入朝廷太深了,自身又太有钱,未必就是福气。

        等王老爷上京,他得同连襟好好谈一谈,如何保住万贯家财,阖府平安。

        云薇恰好也看过来,同云默心有灵犀一般,云默笑得放纵,而云薇头皮发麻,麻烦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啊。

        “你……”太夫人只能求助一般看向姜氏,“你也不管我了吗?”

        齐老太养足了精神,高声道:“呸,不要脸,一向都是当娘的护着女儿,你脸比天都大,比城墙厚,既算计我闺女还要吃她的血肉,你当我闺女傻,被你几句话就同真心心疼的她人为敌?为你拼命?

        我闺女比你聪明一百倍,以前她是不同你计较,而且别拿你养大我闺女当作恩情,小茹没吃你家一口饭,没用你一钱银子,她省下那份足以养活我闺女了,到底你生了女儿,不需要养的?”

        “我闺女用三十年还清了,你别想着再占她便宜,孝顺,也得分是不是人,你算计她时候,没想过她是你女儿,如今也别指望着她再帮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