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初唐当神仙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三章:仲良,宾王,你们以后就是孤的左右仆射

第六百四十三章:仲良,宾王,你们以后就是孤的左右仆射

        有能力的人在哪里都会得到尊重!

        比如说宇文颖-

        他在得到了齐王李元吉殿下给与的任务之后,果断逼反了杨文干,然后又勇敢机智的联系了杨文干的手下,在平阳公主带兵围剿的时候来了一波阵前起义,不但自己全身而退,也让一直感觉到自己手下无人可用的李元吉重新认识了一下对方。

        “仲良

        李元吉手中端着酒杯,一脸热诚的看着宇文颖,完全没有了当初他逼迫对方去杨文干那里送死时候的狰狞。

        “孤就知道你有大才,你果然没有让孤失望!

        “不敢当

        小胖子宇文颖也端起酒杯,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臣擅自做主拿下了杨文干,没有让他继续坐大,心中还一直忐忑,担心坏了殿下的大事呢。’

        “无妨!无妨!”

        李元吉一挥手,十分豪迈的回答道。

        “孤要的只是杨文干谋逆的事实而已,至于说让他坐大..呵呵!孤又不是大郎那种毫不知兵的人。就庆州的那点兵力,除非他杨文干真的勾结了突厥人,否则的话朝廷十二卫军一到就是汤泼雪消的局面,他怎么可能坐大!”

        听到了李元吉的话之后,宇文颖低下头,谦卑的笑了笑,但是暗地里却狠狠的咬了咬牙。尼玛你李元吉也知道杨文干造反是成不了的,还让乃翁去刺激他,这不是把乃翁朝火坑里推吗?不过你李元吉想不到吧,乃翁现在又搭上秦王的线了

        “托了仲良你的福....

        李元吉抬起头,看向了长安北侧皇城的方向,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恨。

        “现在大郎的狼子野心已经被阿耶知道了,二郎则是功高盖主,连阿耶都感觉到害怕。就算是他装着伪善,阿耶对他也很警惕,这么一来的话,孤距离太子的位置就越来越近了。”

        宇文颖表面上端着酒杯,一脸笑容的看着李元吉,心下又在暗自嘀咕。

        虽然圣人现在对太子很失望,而且对秦王也很警觉,但就算如此,圣人对待他们两个的态度也比对齐王你好太多了吧!

        你是怎么有资格腆着脸说自己距离太子的位置越来越近的?

        不知道是李元吉会读心术,还是宇文颖的掩饰水准不够好,就在宇文颖的腹诽才刚刚结束就听到李元吉在旁边接口说道。

        “仲良,你不要觉得孤这是在自吹自擂:

        “臣怎么会这么想呢?’

        宇文颖赶紧起身,抱拳鞠躬,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十分诚恳。

        “大王你清楚,臣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大王可以进位太子。”

        “嗯嗯!’

        听到宇文颖的话之后,李元吉满意的点了点头。

        “仲良,孤近些时日遇到了一位奇人,就是跟他长谈了几次之后,孤才发现其实自己成为太子的可能性很大

        “奇人?’

        宇文颖有些疑惑的抬头看着李元吉。

        这位齐王这又是被谁给骗了?

        就在这个时候,之间李元吉朝着宇文颖对面的几案一摆手,十分豪迈的说道。

        “仲良贤弟,这位就是孤说的奇人,马周马宾王!”

        听到李元吉这么郑重的介绍之后,宇文颖不由得抬起头,好奇的朝着自己对面看了过去。只见在对面的几案后面坐着一个年轻人,长得倒是颇有几分人才,称得上是一个美男子美中不足的是身材特别消瘦,一件裘皮大衣披在他的身上,竟然让宇文颖产生了一种弱不胜衣的感觉。

        在看到宇文颖的眼神之后,对方很有礼貌的朝着他点了点头。

        “布衣马周见过宇文司农!’

        “仲良,你不要看马宾王只是一介布衣,但他真的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诸子百家,诗词歌赋可以说是无所不通,乃是一个真正的大贤。’

        还没有等宇文颖说话,上边的李元吉已经开口称赞起了马周,用的这些称赞之词听得宇文颖的心里都有点发毛。

        话说你齐王平日不是最喜欢声色犬马,最讨厌读书拽文的吗?有多少大儒都因为在你面前掉书袋被你给打了,现在你却

        难道说这是我在做梦,或者说遇到了一个假的齐王。

        “不过上面那些事情都无所谓了,马贤弟最让孤欣赏的一点就是他虽然年纪轻轻,但却已经是整个长安东西南北四城外带东西两市所有游侠儿的大兄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元吉一拍自己面前的几案,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敢想吗?仲良,这么文质彬彬的的马贤弟居然能挥手之间就能调动数万游侠儿,这算不算得上奇人?’

        听李元吉说完之后,宇文颖看向马周的目光顿时就变得释然了不少。

        某就说嘛

        齐王殿下怎么可能真的喜欢一个读书人,原来对方是个混混头子....游侠大兄啊,那就难怪了。

        “齐王殿下太过于抬爱了

        对于李元吉的赞誉,马周则是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说道。

        “不过是长安的兄弟们给马周一个面子,称呼一声大兄而已!至于说什么挥手之间调动数万人更是无稽之谈,就算是给某一天的时间,某最多也不过可以调动三五千人,距离上万还差得多呢。”

        听到他的话之后,宇文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在吹牛。

        一天的时间内就能调动三五千人

        你开什么玩笑,当初太子李建成在京城游侠儿之中征召长林兵的时候,统共几千人的队伍都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呢。你要真能调动几千人的话还当什么混混头子啊,直接拉着人马进东宫,立刻就能摇身一变,成为长林兵的总管好吧!

        想到这里,宇文颖的心中立刻浮现出了另一个念头。

        不管他是不是吹牛,自己现在刚刚跟秦王搭上线,要是可以把这个消息通知对方的话,那也是自己的功劳啊!

        一念及此,宇文颖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殷勤的笑容,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马周笑吟吟的说道。

        “某真是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马贤弟你是这样的英雄,来!容某敬你一杯!”

        “哈哈哈

        看到宇文颖和马周互相举杯,一饮而尽之后,李元吉似乎十分高兴。

        “仲良,以后你与马贤弟就是孤的左膀右臂了,孤这个人你们知道,说话绝对不来虚的,只要孤能当上太子,将来两位就是孤的左右仆射。”

        齐王府的酒宴结束之后,喝的有些醉醺醺的马周并没有骑马,而是坐着齐王府的马车,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位于永乐坊清都观的家中。

        “娘子

        习惯性的呼喊了两声之后,发现无人应答的马周这才想起来,自己家的娘子因为恼怒自己好几天晚上夜不归宿,在外面宿柳眠花,于是一怒之下回并州娘家去了。

        但问题是说起这个事情,马周自己也觉得很委屈啊!

        他的确是晚上没回来,也的确是睡在了平康坊,还的确是叫了小娘.....但是天地为证,他马周绝对不是为了出去偷腥,他只是单纯的为了检验一下自己战斗能力而已。

        毕竟每次都被自己娘子打落花流水,实在是太伤男人的自尊心了!

        他马周作为整个长安城数万游侠儿的大兄,难道不要自己的面子的吗?男子汉大丈夫去几次秦楼楚馆怎么了,难道不能去吗?

        就在马周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从屋子的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马宾王,你居然又出去宿柳眠花

        噗通!

        声音一入耳,马周立刻下意识的膝盖一软,直接就给跪了。

        “娘子恕罪!”

        话说出口之后,马周这才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

        自己的娘子不是回并州老家去了吗?这算算时间应该还没到呢,怎么可能现在就回来了?他扭过头朝着门外看了过去,只见在大开的房门外正站着一个抱着小奶猫的白衣道士。

        借着窗外的月光,马周清楚的看到了这个白衣道士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英俊的脸上满是忍俊不禁的神色。

        马周立刻一脸行若无事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

        “老了!酒量也不行了,这才吃了几杯就醉的站也站不住了

        说完之后,马周掸了掸自己的长袍,这才装作刚刚发现门外的这个白衣道士的样子。“清微贤弟,你怎么忽然来了?’

        孔清抱着小奶猫,一边撸猫,一边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听闻宾王兄加官进爵,贫道自然是来恭喜宾王兄的.

        听到孔清的这句话之后,心里有鬼的马周脸上顿时就出现出了几分不自在的神色。

        “某什么时候加官进爵了,清微贤弟你一定搞错了!’

        “怎么可能搞错呢!’

        孔清用手摸着小奶猫,直言不讳的戳破了对方那点小心思。

        “齐王殿下不是都已经承诺宾王兄,等他登基之后让你当他的左右仆射了吗?”

        “这不过是酒后戏言而已

        虽然被孔清当场戳穿,但厚脸皮的马周还是毫不犹豫的否认了。

        “清微贤弟你也应该能看出来,齐王连太子都当不上,更不要说登基了。再说了,就算他能登基,这种酒桌上的话怎么能当真呢。

        “哈哈哈..

        马周的话音刚落,孔清立即毫不客气的大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揶揄的看着对方。也就是马周的心理素质比较好,要是换个脸皮薄的恐怕当场就翻脸了。

        “好了,宾王兄你也不用否认了,你这个人的志向和野心贫道还是略知一二的。

        笑声停歇之后,孔清伸出手,老气横秋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贫道相信齐王的前途你马宾王不会看不出来,所以贫道估计你应该是想着从齐王这边混个一官半职,然后再另投高枝的打算,不过你不用这么麻烦了

        说着,孔清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马周。

        “贫道今日就把你介绍给大唐下一任的太平天子,也免得你病急乱投医,在齐王之类的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什么,清微贤弟你愿意把某介绍给秦王了?”

        听到孔清的话之后,马周顿时又惊又喜。

        “之前你不是还说什么现在还不到某飞黄腾达的时候吗

        “的确如此,你还差个一年半载的飞腾之兆才会出现!”

        孔清抱着小奶猫,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信口说道。

        “但问题是你现在太能跳了,贫道担心再不给你指条明路,你个作死的家伙就把自己的前途都糟蹋掉了.

        一刻钟以后,飞在空中的孔清把马周拎了起来,指了指他们两个脚下的一辆正在前往天策府的马车,以及车中的某个小胖子的身影。

        “宾王兄,你来猜一猜,下面的那辆马车里的人是谁,他打算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