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斗将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五条军规,翻云覆雨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五条军规,翻云覆雨

        望着江尘失魂落魄退出去的身影,秋桐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太明白自己明白了什么。

        秋桐决定还是问清楚为好,这可不是要面子的时候。

        鹿梧把她当做副手,自己如果不懂装懂,弄不清楚鹿梧的战略计划,将来误事怎么办?

        “夫君,你刚才说的那些军规法纪,是不是针对南河府各家大族?”

        “不错,秋桐你看出来了?”

        “我也看出来了!”金菊急忙插了一句。

        “哦,你看出什么来了?”鹿梧问道。

        “少爷你是绝对不肯让这些人重新掌握军权的,所以就让他们回家,和自家人争权去呗。”金菊一握拳,说道。

        少爷其实也是一肚子坏水,只是平时太懒,根本没有展现的机会。

        秋桐等人点头,刚才就觉得鹿梧话中有几分这个意思,但没有金菊说的这般清楚。

        鹿梧微笑说道:“金菊这么说,倒也不算错,不过并不完整——你们没注意今天这事是江尘提出来的?他为什么要冒着触怒我的危险提出这个要求?我又为什么这么回答?其中前因后果都要考虑进去。”

        众女开动脑筋,不过这几个女孩都是鹿梧丫鬟出身,鹿家虽然并不苛待家中仆从,却也没给她们请教书先生——更何况一般的教书先生自己都未必有这个眼界。

        秋桐等众女能觉得不对,还是因为鹿梧有时候兴致来了,会给她们讲些乱七八糟的故事,其中阴谋论占了绝大多数。

        鹿梧看众女百思不得其解,便解释说道:

        “江尘是江家家主江兴德的次孙,这次被我罢免军职的军官中、大部分都与江家有些关系,便是那些前来担任人质的各家次子,也是看在江家主动送了江尘过来,才跟着送来人质。”

        “玉兰你虽然是亲兵营营正,但真正亲兵营的核心人物还是江尘。这次亲兵营出现伤亡,无论公私两面,江尘都不得不出面为他们讨个公道,不然人心就散了,不但江尘,连江家都会受到各方指责、离心离德。”

        玉兰点头。

        “那夫君干嘛不让江家就这样离心离德?”秋桐问道。

        鹿梧把秋桐当做自己的副手培养——鹿梧身边真正可信的人实在太少,不得不让五个丫头赶鸭子上架——前些日子他夺取军权,打压江家的举动秋桐也看在眼里。

        “呵呵,只要江尘舍命请愿,成与不成,又有谁会怪他?”鹿梧说道。

        在别人印象中,鹿梧暴躁凶狠,一言不合动手杀人对他来说半点不稀奇。

        所以江尘舍命请愿,在别人眼里,那是真有把命舍掉的危险。

        成了,人家念江家的好;不成,这些人只会怨恨鹿梧。

        不过鹿梧所说的五条军规,却可以改变这一切,而且大有可能将这些心怀怨恨的各家次子收为己用,进而将南河府各大家族真正收归己用。

        这个时代,由于通讯技术和交通道路的原因,任何国家,行政控制的基本盘都以城池为主,也就是说,控制了城池,就基本控制了这一片土地。

        而南河府也不例外。

        城池之外,都是各大家族通过土地兼并,族人繁衍,数百年深耕的地盘。

        别说鹿梧一个初来乍到的光杆司令,就算楚国经营这么多年,南河府绝大多数乡村小镇,依然以原来的统治者为主。

        这也是江家、唐家等贵族,可以保持在南河府影响力的基本盘。

        鹿梧原本既没有机会、也没有人手,将自身建立的军政体系深入到乡村一级。

        但是江尘的请愿,却给了他一个提醒。

        你不是觉得亲兵营众人同样杀敌立功,却没有得到公平赏罚么?

        好,你原本不是继承人,你战死了,我便支持你的血脉当继承人——这可不是空口白话,而是真正会出兵支持。

        从战友袍泽的角度来说,这种做法,任谁也说不出个不是。

        就是江尘,他敢说鹿梧这军规不是照顾亲兵营吗?

        而且手心手背都是肉,其中一方还有军队支持,家主到底把位置传给谁?

        你把自家次子送去犯险,如今次子沙场战死,家族难道不该有所补偿?不然的话,下次谁还愿意为家族卖命?

        让次子的血脉继承家门,虽然长子可能不乐意,但谁让你不去冒险当鹿梧的亲兵呢?

        鹿梧当初只下令,让各家出嫡系血脉来组成亲兵营(人质营),也没说过必须让次子前来,嫡长子也可以来嘛。

        人家孩子的继承权,是老爹用命拼来的!

        次子血脉在鹿家军支持下继承家门,那么他长大后会不会支持鹿家军?若是这孩子被害死,你才鹿梧会不会趁机介入?

        这还不算,鹿梧的第二、第三、第四条军规,更是赤裸裸的分裂各家大户的阳谋。

        贵族大户为什么有力量?是因为他们控制了大片土地人口。

        贵族/大户动辄拥有数十万亩土地,族人佃农数以万计,动员能力极为惊人,任谁当政都要小心几分。

        而且这些贵族/大户的势力遍及地方军政,绝不是想动就能动的。

        如今鹿梧军规规定,凡是重伤退役或者服役期满退役的亲兵营士兵,因为积累军功的原因,都可以拥有与原嫡长子同样继承权。

        那么问题来了,作为家长,是让嫡长子继承呢?还是让这些退役的亲兵营士兵继承?

        等同继承权,这个词就是鹿梧的用心所在。

        给次子,嫡长子不乐意;给长子,次子有鹿家军撑腰。

        平分的话,等于把一个拳头分成了两半,那将来还能再捏成一个拳头吗?

        鹿梧只需要放出这四条军规,便可将原本离心离德的亲兵营(质子营)化作自身助力,变成自己伸向各家族的一支魔爪。

        屁股决定脑袋,只要这些质子(亲兵)对家族大权有三分想法,就不得不为鹿梧卖命。

        在亲兵营中,他们要为鹿梧征战四方积累功劳;回家以后,要为鹿梧掌控各大家族做出贡献。

        这些人可都是受过在这个时代堪称昂贵的教育的,能收拢这些次子人心,对鹿梧来说也极有帮助。

        至于第五条军规,只好算是基本兜底红利,用来应付那些被罢免了官职的军官,让他们不至于狗急跳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