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蓉大爷在线阅读 - 第253章:被薛姨妈堵房里了

第253章:被薛姨妈堵房里了

        “你倒有好计算。”薛宝钗一手轻轻扒开他那作怪的双手,潇洒自然放下手中的笔,转身过来笑问道:“珠大奶奶召你过去,也是让你劝我搬进大观园?”

        蓉哥儿作势拿住薛宝钗圆润有肉的双手,道:“大婶婶她心里惦记着兰哥儿进学的时期,要我帮忙将义学里那位热心肠的贾雨村打发走。再说,搬入大观园的事情,要找人劝你,也是找姨太太去,怎么会找我来。”

        “这般啊。”薛宝钗颈项稍稍后提着,脸上露出如格式化的浅笑。她但凡做出这样神情时,心里都是在算计。宫里的娘娘已下口谕,她心中即便不愿也要在里面住两日先给元春和荣国府体面。只是回想着省亲那日表现,宝钗心里多少有些不忿。

        元春像是在给宝玉说媒了。

        不说如今她已跟了蓉哥儿,便是没有贾蓉的关系,宝钗这会也不太瞧得上宝玉。倒不是宝玉改没改性子的问题,在这样的人家里,过往也仅当做是幼年荒唐。宝钗最瞧不得宝玉一论进学便发作,一谈当官便要展现他的高雅脱俗。

        偏偏人还劝不得他,你要劝他,他还跟你甩脸子闹绝情。

        宝钗瞧蓉哥儿一眼,眉头暗蹙嘴角挂笑,笑问道:“这还真奇了,珠大嫂子便一点也没提过我?”

        “好端端的,大婶子在我面前提你作甚?”蓉哥儿嘿嘿笑道,双眼不停在宝钗身上打量。几个月没有好好的看这妮子了,没想宝钗气度风韵比以往更盛。

        到底是长大,不,更大了。更成熟了,比起以往多添了不少女人味道。

        贾蓉揉搓着这细嫩有肉的小手儿,心里的弦儿不停的荡漾,像是坐在海岸边的高崖上。望着澎湃汹涌的海浪,看着巨浪拍上岸边巨石,就着这浪声手指乱弹出一曲不知名的曲子。

        宝钗听贾蓉说李纨没提过,嘴角那抹浅笑渐渐深了,猜测着李纨到底有没有在计算什么东西。还是说李纨真的便是那般事不关己则不过问?

        不管是哪种,薛宝钗心里都不大舒服。就感觉像是自己被李纨抓住了把柄,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纨会拿出那把柄来交换什么好处。

        说来都是怪眼前这人。

        薛宝钗幽幽瞥一眼蓉哥儿。要不是无意间东府的丫鬟说起,她还不知道正月里那天李纨领着人去过丛绿堂。后来又听雀儿说,看到李纨半道折回,也不知道珠大奶奶有没有实入丛绿堂里。东府的丫鬟虽说不确定,但宝钗却能猜出李纨铁定是知道了她和蓉哥儿的关系。

        只是珠大奶奶明知了这内情,还邀着她往大观园里住。在薛宝钗看来这其中可值得玩味了。

        “想什么事情这般着迷了。”蓉哥儿拉着宝钗手,轻声问道:“可是有哪里难处,都与我说说。”

        确实有些难处。

        宝钗最讨厌这种被人抓着把柄的感觉。正计划着,如何将珠大奶奶这个威胁的消除了。她心里倒有几个办法,最简单便是在两家里坦白她和蓉哥儿间的私情,只是那样王夫人该如何看她们薛家,而且这一来自己再也没了退路。

        其次便是给些好处与李纨,让她先不要有任何声张。等时机成熟,在公开关系便再没了问题。

        薛宝钗款款靠蓉哥儿怀里去,轻声道:“你若这会儿立个大功,再升个一阶半品的,家里也容易接受咱们的关系。”

        她心里计算最好的办法便是如此。如果蓉哥儿能最近立个功、升一阶半品,展现了贾蓉的实力和潜力,薛家乃至四王八公亲戚里也不会有太多蜚语。

        实力和利益能掩盖一切私生活的缺点。再说两人之间早有了最深入的了解,她便是做个二房奶奶,薛家和几个亲戚家也不会太低瞧了她。

        蓉哥儿少见薛宝钗有这番神态,紧紧揽住她略为丰厚的身子,轻声道:“我一直在努力,说不得再过几个月我就升了。”

        水利营田府这事办成了,办好看了,即便宫里那位不示恩,十三爷都一定会为他请功的。倒不是他对忠顺王多信服,而是这是朝堂的规矩。大功必赏,不论是明赏还是暗赏,都得赏。

        “当真?”薛宝钗顿时一喜,连转过身来,坐上了蓉哥儿的腿上。再问一遍,“可不是哄我的?”

        “我哪会在这事上哄你。”

        小蓉大爷昂头一笑。

        薛宝钗提提了身子欣喜扭腰,也不怪他作怪。双手揽住蓉哥儿的颈子,含情对视道:“我便你能耐,可算自己没瞧错。”

        “原来你还有这么多心思了。”蓉哥儿搂着她往后面肥厚地一拍,笑道:“难不成我要不能建功升官,你便算瞧错了不成?”

        薛宝钗的小脸蛋不知是被他这话羞红的,还是因为前后有触及拍打而羞红的。红晕晕的两颊春色上头,薛宝钗轻哼笑道:“蓉哥儿知道便好,要你日后堕落,我便再不认咱们的关系。”

        有点像是薛宝钗能做出来的事情。

        蓉哥儿咬着牙,一手轻轻掐上薛宝钗的小鼻子。作恶人表情道,“你要敢不认咱们之间的关系,就算你将来被薛家嫁了别人,我也得把你偷回宁国府来。”

        “呸,什么偷。”薛宝钗更羞,她倒想起的凤丫头,也确像是蓉哥儿能做出的事情。心中一阵无奈,干笑道:“反正我才不管了,日后你要半点不进取,最后闹成什么样也不能怪我来。”

        “那也得日后再说。”

        蓉哥儿嘿嘿笑一声。这样煞风景的话,他不想继续聊下去。咬牙切齿做鬼脸狰狞道:“今儿我便让宝儿瞧瞧,我该有多进取。”

        薛宝钗懵一下,忍不住嘴里发出嘤咛声音。忙要把蓉哥儿的手往外面抽,急道:“娘亲快要回来了,被她瞧见了这丑态,让我如何活下去。”

        蓉哥儿哪里肯离开那一双温软地方。轻声道:“宝姑姑莫要想着骗我,前面莺儿可说了,姨太太今进来几日都要很晚才回。”

        薛宝钗扭头看一眼,只见莺儿躲门外伸出半个脑袋瞧着这边。哼一声,“还不把门关上。”

        莺儿连忙进来,将门带上。这丫鬟的脸儿却早红了,像熟透的苹果。只是心急之下难免有些手忙脚乱,莺儿竟把自己也关房里。待她瞧见宝姑娘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睛,莺儿猛然想起什么,忙又开门出去再带上了房门。

        蓉哥儿见着,亦忍不住发笑。“瞧你把丫鬟吓得。”

        “你是心疼了不成?迟早我要换了她。”薛宝钗忿忿道。瞪一眼蓉哥儿,这混账更放肆了。连忙将手压下,阻挡着他前进步伐。宝钗轻咬银牙,盈声闷出,“莫要得寸进……”

        她的话音未落,却被贾蓉一嘴结结实实给堵了回去。

        蓉哥儿哪里会薛宝钗说这些浪费时间的话儿,趁着这时机,一手贴着她背上细腻的肌肤,一阵细致摸索从薛宝钗衣裳里抽出一件小衣裳来。

        被堵住嘴巴的宝钗只觉限制皆散,被压制的在这时候放出来了。手上忍不住挣扎一下,却抵不过力大的蓉哥儿。

        嗯声从唇间传出。

        蓉哥儿哪里肯就此放过。

        待察觉怀中宝钗人儿全身软了,才缓缓松开她。抿一下双唇,含笑看着脸红的宝钗,轻轻擦去她晶莹双唇外的痕迹。

        “你这坏人。”宝钗娇叹一声,白他一眼,已经动情模样。

        小蓉大爷听着这声音更兴奋。

        笑意更浓。

        他问道:“难道好宝儿,好姑姑就没想过我?”

        宝钗摇头,违心笑道:“没有,一点也不想。”

        “那可糟糕了,我日夜想着宝姑姑身影。”蓉哥儿叹气道,“还想向我家的好宝儿讨一解药了。”

        “没有。”

        “有的。”蓉哥儿神秘笑一声,一手抓住宝钗衫裙斜领打外掀。“这不正是药方中的两味药材?”

        “衣裳烂了。”

        “烂了再换便是。”蓉哥儿嘿嘿作笑。为什么会觉得刚刚那衣裳撕裂的声音竟有些动听,有种更加手痒的感觉怎么办?

        薛宝钗忙护着裙子,嗔道:“勿要起这心思,把好端端衣裳裙子坏了作甚,这一身可值好几两银子了。”

        我的个乖乖。蓉哥儿上下一打量,就这么一件蜜合色及膝的衫裙就要好几两银子?这特么的也太贵了,得卖多少桶水泥才能买得起一身啊。这可不能撕了,蓉哥儿叹气,只能消了心里的那个邪恶想法。

        薛宝钗见他失落,轻声笑道:“你这呆子,还不快抱我到里边去?省的晚了娘亲回来,真被她瞧见,可没你我好过的。”

        蓉哥儿大喜,忙抱起这妙人儿。

        又听宝钗轻声说道:“也不是又多心疼银子,只是这套鹅黄的裙衫陪我几年了。虽谈不上又多喜欢,但扯烂了它,心里还有些心疼。蓉哥儿有那情趣,赶明写信让金陵多送些合身的长袜来。”

        啧啧……

        这妮子是个有想法的。

        本大爷喜欢。

        蓉哥儿亦抱着人儿进了里面,嬉嬉闹闹。

        “不要你插手,省得又扯坏了它。”、

        蓉哥儿不在动手,他只见着那蜜合色的衫裙被白嫩圆润的玉手放置在了拔步床内浅廊的凳子上。不多时,那双圆润手儿又叠了桃红色撒花洋绉裙放上面。

        他再瞧宝钗。

        只见笑意嫣然,一只玉手横在身前,另一只撑着挡住了那大红色镂花三角裤。偏偏这女人也奇,明明身材丰厚,坐起的样子肚上却无太多褶着的肥肉。虽稍有一圈小肉,却又觉肉嘟嘟地可爱,竟与王熙凤腹肉之均匀、平儿之细薄、香菱的瘦且无肉皆更不同。

        贾蓉再看那腿。

        不似平儿的匀称有力,不似可卿的细长笔直,更不似凤姐儿的柔而无力。宝钗的腿没可卿、平儿的长,但比她们两人的更有肉感;宝钗的腿竟比凤姐儿的更柔,这种柔是如水袋般的柔,哪怕你还没真实触及你的大脑就能反馈给你它到底有多软。

        他不是赞扬宝钗,而是赞扬这些女子各有各的美。柔弱的、肉感的、匀称有力的,这些美各有千秋、不分高下。

        他好奇用手指拨一下。肉是软的,竟随着手指的卸力,腿上的肉竟弹了两下再回原来样子。

        正应了那句话,女人是水做的骨肉。

        如果硬要让贾蓉用一个偏现代的词语形容宝钗,他这会儿能想到的是‘婴儿肥’三个字。如婴儿般细腻,如婴儿柔软,如婴儿般肉而不胖。

        当然,贾蓉作为一个经历两世的男人,他的心里还是有偏爱的。他偏爱于平儿的匀称有力,也更偏爱宝钗的凝脂丰腴。他不反对白幼瘦,打心底也喜欢,但久经情场的男人们心底大多清楚匀称与丰腴的珍贵。

        “别作弄了。”

        薛宝钗笑一声,扯着被褥遮住了双腿。

        蓉哥儿心里竟闪过片刻失落,拉着褥子笑道:“让我再瞧瞧。”

        房里嬉闹声大作。

        门外廊下守着的莺儿突听了外面的脚步声传来,这丫鬟心里猛然一惊,坏事了。

        啪一下。

        莺儿闯入房中,只见着那边一片白花花的影子。

        她紧忙关上房门,急切道:“太太回来了。”

        宝钗真要训斥这丫鬟,听了这话忙推开蓉哥儿,扯着褥子盖在身上。捂着褥子撑起身子,道:“今儿夜色才降,怎么就回来了,已经进院子了吗?”

        “这会儿应是进院了。”

        莺儿着急回一句,却没想那边的两人对视一眼竟一并笑了。

        她的脑袋瓜子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时候姑娘和小蓉大爷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宝钗感受到蓉哥儿手臂揽上了她肩膀,幽幽白一眼。不紧不慢吩咐莺儿道:“把床前浅廊凳上的衣裳收了,解下棚头幔帐。若娘亲问起,便回我已睡下便是。”

        莺儿一个心脏扑通乱跳着紧张解开幔帐拉好,又细心收了凳上衣裳,慌张着整理房内陈设。耳间还能听着姑娘同小蓉大爷细细的闹声。

        “真不怕娘亲听了动静闯进来?莫要乱动。”

        “瞧今晚得在宝儿房里度夜了。”

        “不能,待娘亲歇下,你往前门出去走两府间巷道回。”

        “可是这个前门?”

        “呀。”

        莺儿听着姑娘嘤咛的一声,只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收拾好房里,躲房门后听外面动静,查太太没来问才稍稍放心。只是房里那清晰的魔音不断往她耳朵里钻,让莺儿浑身不自在。

        她哪里听过这样的声音,甚至还在这么近的距离里。再一联想到幔帐后面的动静,就像麻烦钻进了她的血液中,随着血液在肉里四处游走。

        麻麻痒痒的,竟让她抬不起脑袋来。

        没一会儿,外面突响起太太敲门的声音。

        “丫头今儿怎么一早歇了?”

        房间里三人都是一顿,独宝钗顿后瞪了蓉哥儿一眼。小声道:“别闹,娘亲要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