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满朝文武皆叛贼

第三百七十八章 满朝文武皆叛贼

        南京和扬州在两日之内接连被楚军占领,江北震惊,天下哗然。

        消息传开,楚国境内军民欢呼雀跃,人心振奋。反之,满清朝野上下则是一片愁云惨淡。

        康熙之前派到江南,欲告知太子胤礽不要随意出战,    而要据城坚守的使者刚进入江苏境内,还没到扬州,就听见了太子亲领十万大军出城与楚王决战,结果被楚王突袭,全军覆没,自己也被俘虏的消息,顿时大惊失色。

        踟蹰一番后也没敢继续向扬州进发,    转身回京城去了。

        楚军进入扬州之后,    视察一番,    发现扬州根南京的境况很像,都是被清军大军屯兵日久,城中粮食已经到了濒临耗尽的状态,百姓多有饿死者,饿殍遍地,触目惊心。

        别说普通百姓了,就是许多豪富巨贾家中粮食都被清军搜刮一空。

        城中的粮店库房早已经空空如也,都被清军洗劫一空。

        粮食成了此时最金贵的东西,卖儿鬻女的惨剧也是比比皆是。

        沈墨看的心情沉重,但是也知道这是战争带来的必然结果。唯有尽快的结束战争,天下一统,方能真正的结束这种场面。

        他写信给姜寒酥,让她和首辅于成龙等大臣商议,尽快从楚国运送大量的粮食来江北。

        现在整个江北都在缺粮,扬州周边的城池村落百姓也被清军搜刮了好几次。

        这也是楚军能够迅速占领江北的一个重要原因,清军在江北做的这些事情实在不得人心。

        程凯也渡江来到扬州,    他向沈墨建议道:“王上,光是靠着朝廷调派粮食,恐怕还不够。最好是能发动那些各地的商人,若是能让他们运粮来卖,江北缺粮的境况将很快得到缓解。”

        沈墨沉吟片刻,点头道:“今年北方连续大旱,我们还是要多囤积一些粮食啊。你说的对,那些大商人手中粮食存量不少,而且有很多弄到粮食的渠道。不过,是直接用钱买还是其他办法,还得斟酌一下。”

        程凯道:“商人逐利,这个利除了金钱以外,还可以是其他的东西。江北江南本就是天下富庶之地,现在战争已经结束,局面会很快好转起来。如果那些商人能够利用这个短暂的空档在江北江南站稳脚跟的话,那带来的好处远比直接给他们钱财要更吸引人。如果运作的话,不仅可以迅速解决江北的粮荒,甚至朝廷不用花一个铜板。”

        沈墨细想,的确时这个道理。

        他前世就是经商创业的,深知一个好的市场远比一个大订单更让人兴奋。

        “这些事情老戴最擅长,让他来负责吧。”

        沈墨很快做了决定,亲笔给戴文胜写了一封信,    让人立刻送了出去。

        “王上,江北已经平定,现在我军已经对江南完全形成了包围之势。江南的官府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根本不敢抵抗我大楚军队。此时我们若是派一支偏师,就可以尽收江南之地。”

        沈墨笑道:“若不是为了留着钓鱼,我早就拿下江南了。清廷已经彻底在江南丧失民心,官府只敢躲在城中发抖,根本不敢出战。江南的义军基本都在我军手中控制。此时的江南其实就是一条已经做熟摆在我们面前的鱼炙,只等我们下筷子了。这样,让樊鹏飞带一万人去江南吧。”

        程凯点点头,不再多说。

        “算算日子,郑云龙他们此时应该已经快到渤海湾了吧。”沈墨忽然看着北方说道。

        “差不多了,只要在海上没有遇到其他意外状况,按照正常的行程应该是已经到了。”

        程凯默算了一下后说道。

        “你说康熙知道江南江北都丢了之后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沈墨看向程凯问道。

        “如果康熙不想跑回辽东老家的话,必然会下令各地勤王。如今西北被铁牛占据,只剩下王辅臣还占据着潼关。江浙现在也落在了我们手中,看起来康熙还有河南山东以及河北包括关外的广阔地盘,但是细细分析的话,这些地盘已经无法给康熙提供多少助力了,反而已经成了清廷的累赘。”

        “这次江南大战,清廷抽调的士兵多是从河南和山东等地来的。这两个地方又是此次大旱的重灾区,民乱四起,盗贼蜂拥,当地的官府光是平乱就已经焦头烂额了。若是我军打过去,可以预见将会势如破竹。康熙若是还想从这两省抓壮丁,筹粮草,那只会激起百姓更猛烈的反抗。”

        “河北是京畿之地,但同样遭受大旱。康熙为了守卫京城,也从河北抽调了许多百姓编练新军。编练新军就要花钱,康熙只能加税,河北百姓苦不堪言,早都民怨沸腾了。某种程度上,康熙现在可能最怕的不是我们,反而是京畿之地的这些心怀怨恨的百姓,担心重演当年的崇祯旧事。”

        当年大明就是被一个失去了工作的驿卒带着一群失去土地的农民给埋葬的。

        康熙如果再不顾民生的抓壮丁,加征各种赋税,恐怕楚军还没打到京城下,活不下去的百姓就先把京城给围了。

        虽然目前看起来北方还没有诞生一个如同李自成张献忠那般的人物,但是其中涌现出了许多厉害人物。

        这些厉害人物手下多的近万,少的也有两三千,四处袭击官府,抢夺富人,甚至还周济穷人,搅动着北方风云,让清廷心惊胆战。

        这些人其中大多数都跟楚国有着各种联系,说白了就是楚国在背后支持,包括派遣精干人手充当骨干,帮助他们训练士兵,提供武器装备甚至情报支持。

        甚至有些义军的首领本身就是楚国军方派出去的人。

        支持义军用来在背后牵制清军这一套,楚国现在已经玩的非常娴熟,其中有一套相当成熟的流程。

        至于说那些不听话的义军首领,或者私心太重或者戕害百姓的人,殿前司安排的人也会利用各种手段来干掉他,换上更容易控制的人上去。

        不夸张的说,只要沈墨一声令下,在山东河南乃至河北之地,短时间内就能聚集几十万人马来。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沈墨不会这么做的,毕竟这些义军良莠不齐,派系不一,动机不一,用来在背后牵制清军效果不错,但是如果真的用来战场对阵,那就不够看了。

        但是这种威胁是真实存在的,康熙自然不愿意看到京城被这些乱民义军包围的场景。

        京城,乾清宫,康熙面色如水,坐在上面,看着下面的群臣,一言不发。

        下面则是包括明珠和索额图在内的一干心腹大臣。

        江南大战的消息已经到了京城,所有人都知道大清已经失去了江南江北。

        不仅如此,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京城也即将面临楚军的威胁。

        太子被俘,裕亲王福全暴毙,恭亲王常宁下落不明,二十几万大军灰飞烟灭,江浙富庶之地,大清的钱粮基地尽数落于楚国手中。

        一个个惊人的消息犹如长空霹雳,劈的满清君臣焦头烂额,惊慌失措。

        不过看着面沉如水,依然保持冷静的康熙,臣子们也是心中稍安,皇上果然是经历过大风浪的,这时候了还能如此镇定。

        可是明珠和索额图这两位康熙从小一起长大的心腹,心中却跟明镜似的。

        皇上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是那愈加苍白的脸色,眼睛之中布满的血丝,甚至还有些红肿的眼眶,无一不在表明皇帝的内心此时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尤其是太子胤礽的被俘,其实对皇上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虽然康熙经常大骂太子狂妄薄情,骄横自大,但是毕竟是他最宠爱的儿子,是从一岁多就封为太子的嫡子,对这个儿子从小就寄予厚望,用心培养。

        这次让他去江南挂帅,也是顶着群臣的劝谏强行攽下的旨意。

        当初就连老祖宗都反对的,可是康熙依然一意孤行。

        可是,万万没想到却就将他葬送在了江南。

        虽然说没有死,只是被楚军俘虏,可是这样的皇太子落在楚军手中,那比死了还要严重的多。

        君不见当初被瓦剌俘虏的叫门皇帝是如何被驱使的,瓦剌人能这么干,沈墨自然也能这么干。

        想一想,楚军如果押着大清的皇太子,跟在扬州城下一样,逼着城中的官员献城投降,官员们是从还是不从?

        从了,就成了叛国之臣。

        若是不从,因此害死了皇太子,皇帝必然也不会放过他。

        皇帝也是人,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不可能完全做到理智理性。

        今天皇帝将这些大臣们叫来,就是商量如何解决这件事,还有接下来大清该如何应对。

        明珠感觉的出来,素来镇定自若的皇上此时真的有点乱了分寸了。

        毕竟以前大清遇到最糟糕的局面也没有如今这么糟糕。

        吴三桂当年起兵造反,势力最强盛的时候也不过占据了长江以南,最起码长江北岸一直都在大清手中。

        可是现在呢,朝廷掌握在手中的也仅有京畿的河北之地还有山东和河南了。

        就算山东河南,也只是名义上还在朝廷控制中,实际上朝廷已经失去了对这两省的控制了。

        对了,还有山海关之外的辽东之地,那是满洲的祖庭所在,也是满清的根基所在。

        但是辽东天寒地冻,苦寒之地,又是地广人稀,黑龙江此时还有罗刹人入侵,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来支援关内。

        “都说说吧,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局势也都清楚了,朝廷下一步该怎么做,说说你们的想法。不要怕说错话,朕不是因言杀人的暴君。”

        康熙看着下面垂着头一个个沉默不语的臣子们,努力克制着心中的怒火,尽量保持着平静说道。

        可是半晌过去,依然没有人开口,气氛变得更加压抑凝固起来。

        “哈哈哈哈……”

        康熙忽然大笑起来,好像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可是群臣却能从皇帝的笑声之中听出一股浓重的寒意,听出皇帝心中的愤怒!

        “朕以前还曾经笑话崇祯将亡国的责任甩给了臣子们,可如今看来,朕才是最可笑的那一个。你们虽然没有说过,但是朕却知道你们的心思。就算沈墨打到了京城,这天下易主,你们剪掉辫子,换上汉人衣冠,不过又是换了一个主子,换了一个朝廷而已,投降对你们来说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但是这个江山是朕的,天下人都可以投降,唯独朕却不能降。你们嘴上天天喊着皇上万岁,喊着忠君爱国,可是你们私下恐怕早就写信给沈墨表忠心了吧?若是明日楚军攻城,这朝堂上下恐怕今夜就会忙着剪辫子换衣服了吧?”

        殿中群臣被康熙这番话说的心惊肉跳,浑身颤抖,急忙齐齐跪倒在地道:“皇上恕罪,臣等万死!”

        皇帝这番话简直就等于指着鼻子说群臣都在暗中勾结楚国了,直接掀桌了等于。

        万一皇帝一怒之下将他们全部砍了,那真是没地方说了。

        更重要的是,康熙说的都是真的,他们的确是这么想的,许多人的确也是这么做的。

        不过这种事情都只能私下说说,皇帝现在当着群臣的面毫不避讳地说出来,这就太吓人了。

        难不成皇帝真的来个攘外必先安内?

        康熙看着跪着一地嘴里喊着“万死”的臣子们,更加愤怒了。

        他鼻孔之中发出咻咻的鼻息声,眼睛死死盯着下面的那一个个脑袋,最终还是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真的有一种让人将这些人全部拉出去砍头的冲动。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

        如果自己敢这么做,那就等于是彻底跟群臣站在了对立面。恐怕不等沈墨打过来,这紫禁城就先要易主了。

        “都滚吧!”

        康熙无力地挥挥手,群臣顿时如蒙大赦,急忙离开了乾清宫。

        一个人又在御座上坐了片刻,等到情绪平静下来,康熙才起身走向慈宁宫。

        这世上恐怕只有祖母是真心对自己好的,敢说真话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