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南京城破,扬州归降

第三百七十七章 南京城破,扬州归降

        对于扬州,沈墨是围城攻心,试图兵不血刃。

        对于南京,程凯是潜伏突袭,想要一举攻破。

        城池不同,守将不同,形势不同,    战法自然也会不同。

        扬州城虽也高大,但是周围城池已经全部落入楚军之手,胤礽十万大军又全军覆灭,福全出城救援也是大败而归,城中守军人心惶惶,士气处于崩溃的边缘。

        沈墨只要稍微给点压力,    再给他们一条生路,福全自然不会死守到底,    扬州城破几乎兵不血刃。

        而南京不一样,好歹是六朝古都,历代不断经营,城池远比扬州要坚固高大。且南京清军虽然士气也不高,但是并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

        镇守南京的满清恭亲王常宁性格急躁,并非福全那种性格稳妥周全的人。

        这种人容易冲动硬刚,所以要对付这种人,就必须一下子给他打消停了。

        南京地形复杂,长江在西北作为天险,东北方向又有钟山,北边还有玄武湖,山水穿插,要想完全包围不说不行,只是需要的兵力实在太多。

        不过南京城也不需要完全包围,只需要打破朝阳门就能供到皇城脚下。当然,这个皇城是前明的皇城,是昔日朱元璋朱允炆爷孙俩在南京的时候的皇宫。

        朱棣迁都北京之后,南京的皇宫也依然保留着。后来南明时期,    弘光又在南京称帝,南京皇宫又被修葺一番。

        到了清代,虽然南京再也没有藩王居住,但是满清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八旗驻防将军衙门。

        前明皇宫就被当成了将军衙门的驻地。此次,恭亲王常宁就将行辕设在这里。

        南京城虽然也是外城包着皇城,但是因为地形限制,皇城处于整个城池的东南角,距离外城非常的近。

        跟外城最近的一道城门就是朝阳门。一旦攻破朝阳门,就能直接威胁皇城了。

        虽然选定的主攻点是朝阳门,但是程凯在其他方向上也做了布置。

        他将炮兵部队安排在钟山上,以新式火炮的射程完全可以将朝阳门纳入射程范围。

        同时,又在正阳门和聚宝门之外安排了疑兵,多竖旗帜,营造出四面八方都是楚军的假象来。

        同时,扮作楚军水师主力的舟山舰队在总兵周芬芳的带领下在长江上对着南京城开炮。

        长江上炮声响起之后,常宁大惊,立刻调兵遣将,将防守的注意力放在了面对长江的这一面上。

        楚军水师之强大天下闻名,他必然要当心楚军从长江上强攻登陆。

        但是等他刚将人调过去没多久,就有士兵来报,    说是正阳门和聚宝门外发现了大量楚军正在攻城。

        常宁大惊,    问楚军有多少人马,士兵也说不清,只说是旗帜无数,喊杀声铺天盖地。

        常宁一脚踹到报信的士兵,又急忙抽调一部分士兵赶赴正阳门和聚宝门。

        这两处距离皇城也很近,一旦被攻破,皇城也会面临直接威胁。

        正阳门这里的楚军虽然是佯攻吸引清军注意,但是手中的火力依然不弱。除了配备大量的手雷还有炸药包之外,以前淘汰下来的许多火炮也被调派给了这边。

        光是野战炮和长重炮都拥有至少一百门以上。

        这要是换做别的势力,这是妥妥的攻城主力。可是在楚军这里只是用来佯攻的。

        虽然是佯攻,可是一旦形势有利的话,虽然会从佯攻变成了主攻。

        战场上形势随时都在变化,兵无常形,合格的主将都会及时作出临阵调整。

        而此时程凯真正选中的主攻点正阳门外则看起来很是平静,虽然也发现了楚军踪迹,但是人数也不多,看起来楚军只是派人监视,并没有从此处攻城的意思。

        而朝阳门这边楚军攻势甚急,一开始就表现出一副雷霆万钧的态度,炮火猛烈,杀生整天,火枪火炮还有手雷不停地向着城头上的清军士兵招呼着,打的清军根本抬不起头,一时间死伤惨重。

        面对楚军如此凌厉的攻势,常宁断定楚军的主攻点就在正阳门和聚宝门,所以很快下令抽调其他各处的清兵前来支援,自己也亲自带着亲兵在这里督战。

        一时间,正阳门和聚宝门这两处炮火轰鸣,箭矢横飞,杀声震天,双方厮杀的好不激烈。

        清军虽然占有地利之便,居高临下防守,但是城下的楚军火力之猛远超他们的想象,炮弹如同雨点一般不停的砸过来,火枪的铅弹更是如同泼水一般密集,不时还有手雷飞上城头在人群之中爆炸,汹涌的火力让清军苦不堪言。

        若非常宁手下的两千亲兵督战,还有他这次带来的五千配备了新式火枪的火枪兵的抵挡,这两座城门恐怕早都被楚军给攻破了。

        除了武器上的精良,更让常宁心惊胆战的是楚军表现出来悍不畏死的战斗意志。

        城头上的清军奋力抵抗,弓箭和火枪拼命地向着城下发射。若是换成别的军队,恐怕早就失去战斗的勇气了。

        可是这些楚军士兵被击退一波后很快就会迎来新的一波,攻势如潮,如同海浪一般一层接着一层,根本没有停顿的时候,一个个嗷嗷叫着,对于眼前脚下那些层层叠叠的同袍尸首好像完全视若无睹,继续悍不畏死的冲杀攻击。

        这一幕看的常宁又震撼又羡慕,想当年大清入关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卒子。那时候的满洲勇士也是这般悍不畏死,哪怕浑身挂满箭矢却依然大呼酣战。

        可是这才过了多少年,当年那样的勇士却越来越少了,一个个都变成了大爷兵,贪生怕死,躲在士兵后面,满脑子想到都是怎样积攒钱财富贵享乐,再也没有敢与舍命厮杀的勇气了。

        自己好像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正当常宁思绪纷飞的时候,一个手下将领忽然气喘吁吁跑来大声道:“王爷,不好了,朝阳门那边的楚军也开始攻城了!”

        常宁一惊,急忙向着朝阳门的方向望去,只见朝阳门方向火光冲天,爆炸声不绝于耳,喊杀声更是惊天动地,战况的激烈程度丝毫不比正阳门这边弱。

        “混账!楚军到底主攻的哪个门?”

        常宁左看看右看看,一时间竟然拿不准主意了。

        若是从正阳门这边抽调士兵去支援朝阳门,那这边就可能随时就会被楚国攻破。

        可若是不管那边,朝阳门只有五千守军,以楚军表现出来的强大攻势,那五千守军能守多久常宁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他是第一次跟楚军正式交手,之前虽然听说了楚军许多战绩,知道他们战斗力强悍,火力强大,但是毕竟没有亲自感受过,就算心中再重视,也多少会觉得有点言过其实。

        他久在军中,太了解军中将领们的做派了。

        一旦打了胜仗,就夸大战果,虚领战功,吹嘘自己多么多么厉害。

        可如果打了败仗,那就使劲地吹嘘敌人,敌人多么多么强大,不是自己无能,实在是敌军太过强悍。

        所以他认为楚军如今的战绩多少有点被夸大了。

        但是没想到今日一战,一下子就颠覆了他过去对楚军的认知。

        楚军,真的很强!

        悍勇程度丝毫不比当年入关时的满洲勇士差,而且装备更加精良,火器更加犀利。

        若是当年的八旗勇士碰上,兴许还能一战。

        可是如今呢,唉……

        常宁简直不敢去想。

        这大清看来真的要完啊!

        就在他左右为难,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否该去救援朝阳门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朝阳门方向传来了一声轰然巨响,然后伴随着许多人的惊呼之声,继而是更加汹涌的喊杀声传来……

        “发生了何事?”常宁心中一慌,急声问道。

        很快,一个将领跑过来满脸惊慌叫道:“王爷,是朝阳门!朝阳门被楚军的火炮给轰塌了!楚军已经冲进城里了!王爷,末将保护王爷撤退吧,这南京城是保不住了!”

        常宁一愣,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他虽然已经感受到了楚军的强悍,火力的强大,但是还是万万没想到楚军竟然这么快就攻破了城池,而且还是用的最简单粗暴的办法,直接将城门都给轰塌了!

        正阳门这聚宝门这里的楚军虽然火力也和凶猛,但是攻打了这半天,两座城门依然主体完好。

        可是朝阳门那边楚军的攻势才开始最多一炷香的功夫,竟然就给城门炸塌了,这简直太过匪夷所思了!

        可是看着那边楚军攻入城中的喊杀声,常宁已经无暇去想这其中的蹊跷之处了,立刻带人转身就逃。

        再不跑,就要被楚军瓮中捉鳖了。

        他这一跑,他的亲兵自然要跟随,他带来的那五千火枪兵也立刻跟上。

        如此一来,正阳门和聚宝门上的防御强度立刻断崖式的下跌。

        城外的楚军立刻察觉到了这种变化,攻势更加猛烈了。

        在常宁逃走片刻功夫后,正阳门和聚宝门两座城门也被投降的清军从里面打开,楚军顺势冲入了城中。

        常宁带着数千人马从北边的金川门逃出了城,坐船沿着长江向东逃跑。

        金川门外虽然没有楚军,但是在不远处的江面上却有楚军舰队。楚军舰队发现有大量清兵逃出城后,周芬芳立刻派出了舰队追击。

        常宁好不容易逃过长江,踏上了长江北岸的土地后,身边剩下的不足千人,自己也狼狈不堪。

        扬州去不得,只能继续东北方向逃窜,结果逃到了泰州之后发现泰州城头上早就飘扬着楚军的旗帜,大惊之下继续向东逃窜,到了盐城之后差点又被当地的反清义军给抓住。

        短暂的冲突之后,常宁一行人又损失了几十个人,人数已经下降到了五百以下。

        为了逃命,常宁甚至下令所有人剪掉了辫子,又换上了普通百姓的衣服,最终一路躲藏,终于逃出了江北,进入了山东境内,才算是逃出了楚军的势力范围。

        常宁一跑,楚军攻入城中,城中剩下的两万清兵几乎没有抵抗就很顺利的投降了楚军。

        程凯让人清点俘虏人数和缴获的物资,发现歼灭以及俘虏了清兵共计三万人左右,其他的有在城中躲起来的也有趁乱逃出去的。

        物资方面,缴获了大量军械甲胄还有旗帜等物,甚至还发现了大量的火药以及铅弹炮弹等军火,只是粮食却几乎没有。

        审问了一下俘虏,得知南京城中已经缺粮很是严重。

        常宁为了筹粮,除了定量配给之外,还让士兵们从南京城中的百姓家中抢夺粮食。

        程凯带着人进入南京城中的时候,甚至在路边发现了许多百姓尸体。

        亲卫统领上去查看一番后禀告道:“将军,这些人看起来都是被饿死的。”

        程凯神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立刻回头对身旁的参谋道:“传我命令,让后面送上十万石粮食过来,要用最快的速度。另外,派出队伍收敛街上的这些百姓遗体,好好安葬。另外,派出巡逻队,维持城中秩序,宣传我军政策,安定民心。”

        参谋凛然领命,转身安排去了。

        南京本身不产粮,粮食多是从江南一带运输过来的。但是因为战争,江南那边也乱了,运过来的粮食越来越少,而且价格每日都在飞涨。

        寻常百姓家中根本没有多少存粮,仅剩的一点还被清军给抢走,所以才会出现许多人被饿死的惨剧。

        不过这场攻城战发生的很突然,楚军汹涌猛烈的强大攻势让清军一开始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根本没时间搞破坏,整座城池除了朝阳门被楚军炸塌之外,正阳门和聚宝门也略有损伤,其他的地方几乎都是完好无损。

        毕竟这是大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要用来建都的地方。

        南京城破的消息很快就送到了沈墨面前,沈墨拍案而起,大喜道:“老程这速度果然快。来人,速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看那福全还不投降!”

        消息很快就传入了扬州城内。

        其实楚军开始攻城的时候,一江之隔的扬州也能隐约看见对岸的炮火,只是那炮火只响了半天就停了下来,福全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对于楚军同时攻打扬州和南京,他并没有很惊讶。

        扬州和南京是长江两岸最重要的两座城池,又是互为掎角之势,南京又是六朝古都,必然会吸引楚军的主力。

        他此时已经知道了楚王沈墨来到江北,根本就是为了吸引清军的注意力,好让南岸的楚军对南京发动突然袭击。

        从一开始楚军的真正目标就是南京,扬州只是顺带的。

        但是他此时想明白已经太晚了,况且就算早点想明白也无济于事。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炮火停止,他本来以为是双方暂时歇战,想着以南京城的坚固和常宁的本事,至少也能守个三五天。

        根本就没想到楚军竟然短短半日时间就攻破了南京城。

        所以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福全第一反应这是楚军散布的谣言,但是看着那些从南京城中逃出来的溃兵,他又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原本坚挺的身躯忽然一下子佝偻起来,好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靠在墙上一动不动。嘴唇哆嗦了半天,忽然捂着胸口大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心疾发作了!

        当沈墨知道扬州守将,满清裕亲王福全忽然暴毙,部将率兵投降的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摇头道:“寡人猜到了结尾,但是这个过程却是没想到的。”

        本来按照他的猜想,福全应该会主动逃跑,毕竟自己给他留出了逃生的通道。

        然后剩下的清军投降,楚军顺利接收城池。

        但是没有想到福全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死掉,还真是出人意料。

        但是甭管如何,扬州城已经拿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