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正士不夺缘法轻财造地育侣建成道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开战

第八十八章 开战

        “各位道友,四座山峰构成的阵法已经解除,四个法器坯都在我这里。”

        安闻见问:“你们要现在就分掉,还是等探索完核心区域再分?”

        “我无所谓。东西交给平安道友保管,我很放心。”

        锻沉直言:“不过,核心区域的东西,说不定比那四个法器坯加起来更好。我们若现在分好法器坯,到时候怕是要再分一次。”

        “老夫觉得,”

        决明轻抚胡须,道:“锻沉道友说得对。”

        百兽宗大长老附和道:“我的想法与两位道友不谋而合!”

        “我没意见。”

        牡丹点头,看着孟家家主,道:“毕竟不管怎么说,平安道友都是出力最多的人。”

        而且跟我们百花楼是合作关系——牡丹没说出来,但她看向孟家家主的眼神就是这个意思。

        “哼…”

        孟家家主冷着脸,有气无力地哼道,好像真的很不甘心,却无能为力。

        实际想的是:【臭女人,尽管得意!等会儿找到机会,便一剑斩了你!】

        “既然几位道友都是这个意思,我们走吧。”

        安闻见还是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孟家的人仿佛很憋屈,默默走在最后。

        “牡丹楼主,注意,孟家的人可能快动手了。”

        安闻见传音道:“之前我们出发去第一座山的时候,他们原地留下一位阵师,想从秘境核心区域拿到什么东西。我也有让一名弟子留下,现在应该已经解决孟家那个阵师。等我们回到山下,孟家主发现不对,很可能会第一时间从背后偷袭我们。”

        “你们怎么做到的!?”

        牡丹一惊:“我都没发现队伍里少了两个人!”

        “用幻阵和傀儡掩人耳目罢了,稍微细心一点就能发现。”

        安闻见简单解释:“孟家的情况我不清楚,关于孟家这些修士的底牌,牡丹楼主可有了解?”

        “他们的底牌…”

        牡丹多思考了一会儿,道:“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但能肯定一点——孟家背后有某个强大的宗门或者修士。”

        【有背景,那有底牌的可能性就很大,而且会是超过孟家家主自身修为境界的那种。法器、符箓、阵法,或者某个大佬施展的一次强力攻击……恐怕都是足以改变局势的大杀器。】

        安闻见开着解析,越想越头大:“牡丹楼主,百花楼和其他三个宗门,有没有能对抗孟家底牌的手段?”

        “有。”

        牡丹语气平静:“但我不会轻易动用,除非真的到生死关头。”

        “没关系,”

        安闻见稍微放心:“有就可以。”

        几分钟后,队伍回到核心区域,阵法已经消失,能一眼看到不远处的四方形石块——处于青草中间,尤为显眼。

        【那是…阵石!?】

        周围看不到其他石头,孟家家主理所当然将四方形石台当做老六说过的阵石:【老六人呢?躲起来了?掌握阵石没有?】

        情况和孟家家主预想完全不同,既不是最坏也不是最好,令他感到非常纠结:【怎么办,到底要不要让弟子们动手?】

        队伍越走越快,越来越接近“阵石”,孟家家主下意识伸手在腰间一摸,“大人”给的保命手段静静躺在储物腰带内,给他强烈的安全感,以及决心:【就算老六失败,只要有大人赐予的这个…】

        “结阵!”

        孟家家主快而大声地喊出来,收敛的气息伴随一股强烈的剑意,自他身上发散出去,充满浩然大气之感。

        得到家主信号,孟家其他弟子几乎同时拔剑,迅速调整站位,结成剑阵,三十六名弟子散发的浩然剑气凝聚成一柄数米长的大剑,直接朝人最多的地方斩下。

        孟家家主更是比所有弟子更快出剑,朝离他最近的锻沉的脖子刺去。

        但孟家家主那一声,也提醒了早有防备的人们。

        安闻见和水晴交换眼神,无需言语,几乎同时放出灵力,连结周围埋下的小型阵盘,瞬间完成阵法,启动:

        “厚土玄岩阵。”“芒草结绳阵!”

        前者为安闻见控制的纯防御阵法,升起泥土,通过灵力硬化成坚固的岩石,用以阻挡攻击。

        后者为水晴控制的束缚阵法,具备些许杀伤力,借由灵力催生、强化周围地面的青草缠住目标,阻止其进一步行动。

        有提前布置的阵盘,两个阵法范围很大,将在场每一位修士都覆盖到。

        虽然两个阵法没办法直接制服孟家修士,甚至只能挡住孟家修士结阵后第一击,但给剩余四个宗门争取到足够反应的时间,以及能够反击的机会。

        锻沉瞪大眼睛,看孟家家主的剑贴着自己脖子刺过去,剑身上的剑意刺痛他的皮肤,暴怒:“好你个浩然剑!”

        怒喝中,锻沉已然挥舞大锤,砸向孟家家主-浩然剑。(孟家家主专用道号)

        其他铁匠门弟子紧跟着结阵,合力幻化出一柄巨锤,对抗孟家弟子凝聚的大剑。

        季家人最少,直接战斗能力较弱,战斗经验也是垫底,差一点就被孟家弟子斩了。险死还生,一个个惊魂未定,只顾后退逃跑,保持安全距离。

        百兽宗弟子表现比季家的好不少,虽然也慢一拍,但都把自身最重要的战斗手段——灵兽,全部放出,指挥它们扑向孟家的弟子。

        不止如此,百兽宗弟子同样结阵,一边指挥灵兽进攻,一边通过阵法,将各种强化灵兽的术法远远丢到自家灵兽身上。

        最后才是百花楼的弟子,她们距离安闻见最近,与孟家弟子相距最远,最安全,确认情况也最晚。

        在牡丹指挥下,百花楼的姑娘们第一时间掏出自己的法器,结阵,共同施展远程术法,攻击和干扰孟家的剑阵,缓解铁匠门弟子的压力。

        现场变成三对一的局势,等季家人缓过来,就会变成四对一。

        但结阵后,孟家剑修攻击力高的特点得到最大发挥,防御不足的缺点则被剑阵弥补,硬是抗住三个宗门的压力,战况暂时陷入胶着。

        “牡丹道友,接下来能交给你吗?”

        安闻见停止输出灵力:“我得去找找之前留下的弟子。孟家那个阵师应该在她手里。”

        “平安道友放心去找,大局已定。”

        牡丹淡定点头:“纵使孟家人再强,面对我们四宗联手,也绝无胜机。他们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总觉得你竖了好大一个flag…】

        安闻见不禁想,抱拳:“我会尽快回来帮忙!”

        “嘉怡,小芙!”

        安闻见给两人传音:“跟我走,去找喜。”

        两女本来就在安闻见身边,几步跟上。

        安小芙:“喜去哪儿了?”

        嘉怡:“喜还没回来吗?”

        两女同时问。

        “不用担心,我突破元婴后,喜的境界跟着提升到金丹九转。孟家只有家主是元婴期,那位阵师应该不是喜的对手。我估计她现在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偷懒。”

        安闻见板着脸,但语气轻松,目光沿着自己和喜之间的联系,一路解析过去:“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