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书后我被偏执暴君娇宠了在线阅读 - 第392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13

第392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13

        第392章一生一世一双人,半梦半醒半浮生13

        许落回去时,心神不宁地坐了会儿,借口不舒服,先回房了。

        自然也就不知道,贺铸原本为她安排了什么好戏。

        江远修起身,“我送你。”

        两个人一路沉默地往回走,江远修隐约觉得,自己不该带许落来。

        他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许落分明不喜欢这么多人参与进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方才话很少,笑得也勉强。

        最重要的,江远修没想到谢凛会来,事情反而比预想的更糟。

        江远修不想再等了。

        他顿住脚步,“落儿,我有话跟你说。”

        许落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嗯,远修哥你说。”

        江远修默了片刻,开始说他一直就想说的话。

        从年少时第一天遇见许落开始,直到后来分别。

        江远修一直记得,初见许落那天,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坐在院子里荡秋千。

        那时正是春天,一树落红随风飞过栅栏,伴随着女孩银铃般的笑声,传进江远修的耳里。

        江远修站在院中,往隔壁看过去时,就见到了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的女孩。

        风吹起她的头发和衣裙,她的笑容在阳光下无邪又明媚。

        江远修看着她的时候,她也注意到了江远修,愣了愣,随即,朝着他露出个笑容。

        她跳下秋千,奔到雕花栅栏边,歪着头打量他一会儿,笑得灿烂:“你是不是我家隔壁的新邻居?”

        江远修点头。

        她便隔着栅栏伸过白皙小巧的手来,“你好呀。我叫许落,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江远修没有去握她的手,只是矜持地回答:“江远修。”

        她没有介意他的态度,缩回手去,隔着栅栏叽叽喳喳地问了他好多问题。

        直到他的父母在屋里喊他,两人这才分别。

        后来,两家开始来往,而他和她,在学校重逢。

        短短数年时间,后来每每想起,那是江远修一生最为值得回忆留恋的时光。

        那时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灿烂明媚的。

        只可惜那时江远修绝不会想到,这明媚和灿烂,很快就会黯淡。

        等到许落生病,她看见他,再也不会冲他笑,再也不会甜甜喊他远修哥时。

        他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如今,重新找到许落,遗落的珍贵得而复失,他再不想错过了。

        江远修轻轻握住了许落的手,柔声道:“落儿,做我女朋友吧。如果你愿意,我们直接成婚都行。”

        许落年少时不止一次想过,有一天她喜欢的远修哥站在她面前,要她做他女朋友的场景。

        那时每每想起,哪怕只是自己的幻想,都能激动得半晚上睡不着觉。

        可一晃八年过去。

        当曾经幻想的一幕真真切切在眼前发生,许落却只觉有一瞬间的茫然和慌乱。

        茫然,是她以为自己会激动,可她竟半点都没有意外,反而,连心跳都不曾加快一分。

        而慌乱,也并非因江远修表白而起,而是,莫名想起了顾骁野。

        方才他将她锢在怀里时,要她别动,他说,说完了他要说的话,就会放她走。

        许落也就平静下来,不再挣扎,冷淡地问他要说什么。

        “别答应江远修。”

        他漆黑的眸盯着她,缓缓开口:“不然,你会后悔。”

        她气极反笑:“后悔?谢先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是威胁,是提醒。”

        他淡淡道:“许落,你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他。所以,别做会让你后悔的事。”

        就算江远修是她年少时喜欢的人。

        可那又算什么呢。

        许落是他的妻子,他们已有了孩子。

        她曾经为了他,连回家的机会都放弃了。

        区区一个江远修,又算得什么。

        许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这般肯定。

        她笑了,语气里不无嘲讽,“谢先生,你连别人的感情都能知道?很抱歉,谢先生这次错得离谱,我喜欢谁不喜欢谁,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顾骁野定定地看着她,薄唇吐出两个字:“是吗。”

        他突然伸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俯身似要吻她。

        许落又惊又气,“谢凛,你敢。”

        他一言不发地笑了笑,缓缓低眸。

        那张俊脸在她眼前一点点放大,然而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那般定定地看着她,眸底的情绪暗沉得无以复加。

        许落发现自己的心脏急促跳动,像是要跃出胸腔。

        她甚至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闭上眼,侧过头去,嗓子有些干涩,“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骁野没有说话,凝视着她许久,放开了她。

        许落感觉腿脚都有些发软,踉跄退开几步,深深吸了口气,才定下心神。

        “记着我的话。”他眸光温柔得令人心悸,似低语般的叮嘱,“不要答应江远修。”

        许落的心脏都紧缩起来,可是嘴上却忍不住说:“我要是答应呢?谢先生,你没权利要求我这么做。”

        “我说了,我只是提醒。”

        他恢复不辨喜怒的神色,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提醒若是没有用,那我不介意用别的方式。”

        ……

        许落闭了闭眼,将心里乱糟糟的思绪压下去。

        夜色寂静,远处草丛里虫鸣声声。

        “远修哥,”许落听到自己的声音很轻地说,“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把以前的功课都补回来。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可是交男女朋友,和学习不相冲突。”

        江远修的语气里带着迁就与温和,“你要是担心会影响学习,那我们可以先把关系定下来,等你考完,拿到毕业证书,我们再——”

        “那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再说啊。”

        许落不想这个时候说这些话题。

        她轻轻从江远修的手掌里,抽回自己的手,露出个笑容,“远修哥,我有点困,先去睡啦。明天见。”

        江远修怔怔地望着她的身影消失,默然站了许久。

        心里有些说不出的苦涩和失落。

        想起多年前,他将出国的决定告诉许落时。

        她哭得不可开交,红着眼,孩子气地抽泣着说:“远修哥,你能不能别出国?”

        江远修的答案自然是不能。

        彼时他心意已定,任何人也不能撼动他分毫,哪怕她的眼泪,也不可以。

        他温言哄她好半晌,后来还是送她回了家。

        如果那时江远修知道,那一去他可能会弄丢了她。

        他会不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        ?白天还有~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