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在线阅读 - 第270章 众人反应

第270章 众人反应

        年轻的孙子孙女们,此时这样坐着,眼巴巴的瞅着,看着还挺可爱的。

        但是吧……

        像是夏大伯这样的中年人,也规矩的坐在那里,腰背挺得特别直,像是听圣上训话似的样子,莫名的带着几分喜感。

        老太太差点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只是夏汀刚进入浅睡眠,这会儿闹出声音来,怕是要吵醒她。

        所以,老太太控制了一下,不过却是含笑的看了夏大伯一眼。

        夏大伯:?

        这是什么暗示的意思吗?

        可是,他没接收到来自老母亲的眼神暗示,莫名的就没了默契,所以怎么回事儿呢?

        夏大伯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中。

        众人也不说话,也不喝茶吃点心,这这么默默坐着,时不时的转过头去看一眼,猫在老太太身上的夏汀。

        夏四爷对于如此诡异的一幕,早就已经习惯了。

        所以,此时他正毫无心理压力的坐在那里,别人不动,他也不太好动。

        毕竟那是自己女儿,虽然说他喝茶吃东西,其实吵不醒夏汀的。

        但是,夏四爷敢说,他真敢端起茶杯,哪怕不闹出动静,也能收到来自母亲的,带着杀气的眼神。

        事后说不好,还要在府里被追着打。

        想到那种可能,夏四爷觉得,自己还是乖巧的坐在这里吧,同时思考着,怎么样把在滋州的事情,说与老太太听,还能让老太太不发火。

        众人等了一会儿,老太太听着夏汀的呼吸渐渐平稳起来,猜测着应该是睡熟之后,这才示意迟姑姑把人抱回自己那屋睡觉去。

        夏汀在老太太这边留宿,都是直接跟老太太一起睡,当然也有客卧,但是十次有十次,都是摆设。

        夏汀就从来没在客卧睡过。

        迟姑姑很快就把夏汀抱走了,宝青她们也都脚步轻悄的跟在后面。

        待夏汀离开之后,老太太这才端起茶杯,解除了室内过于诡异的气氛。

        侯夫人这个时候也笑了笑,主动打破了一室的寂静:“听听这一路想来是累坏了,不过瞧着气色倒是好了许多,看来四弟是没诓我们。”

        “不敢,不敢,小四可不敢。”一听大嫂这样说,夏四爷忙起身,拱手客气的回道。

        刚才夏汀面上虽然有疲惫之色,但是精神状态,还有气色,确实比去年秋天去滋州的时候好上很多。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老太太这才安心不少,由着夏汀睡在自己肩膀上。

        这会儿侯夫人起了头,英武侯也笑呵呵的说道:“看来这陆神医,确实有几分本事啊。”

        英武侯并不知道其中细节,只当是陆神医厉害,所以夸赞了一句。

        夏四爷倒是知道内情,但是却不能说出来。

        身怀异宝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是至亲的家人,夏四爷也是绝口不提!

        此时,听到大哥开口,夏四爷也只是笑呵呵的应和着。

        随着长辈们开口,小辈们的神经也跟着放松下来,他们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人太多了,不可能一个个的都跳出来问。

        这个时候,就看谁更机灵,可以先跳出来了。

        阖府上下,脑子转的最快的就是五公子夏庆游,过了年刚十五岁,比夏汀小一岁,平时鬼点子多,为人也很机灵。

        在读书上也很有天赋。

        此时,他先笑眯眯的起身给夏四爷行了礼:“四叔,听听姐姐此番在滋州城可还顺利啊,有没有被欺负?”

        夏四爷为了不让京城这些亲人担心,一向是报喜不报忧的。

        不过,回到京城之后,有些事情肯定是要说的。

        哪怕他不说,迟姑姑也会说。

        那是老太太安排在夏汀身边的管事姑姑,老太太倒也不是监视着夏汀,只是不放心她,所以派个老人过来,保护夏汀的同时,也是盯着这边的情况。

        一旦不对,也好及时报到老太太那里,让老太太来拿主意,想办法。

        所以,滋州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老太太早晚都是要知道的。

        此时,被夏庆游提出来,其他人也都期待的看向了夏四爷。

        好在夏四爷每一年都要面对这样的情况,倒也习惯了,压力并不算是太大。

        往年没什么大事儿,鸡毛蒜皮的不重要,所以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但是今年就……

        夏四爷已经在心里组织了半天的语言,这会儿想了想,主动开口,把滋州城发生的大事件先说与众人听。

        比如,周家当初干的恶心事儿,以及他的处理结果。

        再比如,丁氏宗族干的恶心事儿,以及事后处理结果。

        这算是大事件,之后提的都是些小事儿,比如已经倒台的何知府千金,欺负过夏汀啊。

        还有甄大人府上的三姑娘,心术不正,也针对夏汀啊。

        反正就是贵女交际中的一些小事情,夏汀没吃亏就是了。

        夏四爷已经预料到了,周家和丁氏宗族的事情说出来之后,自己多半要挨打。

        所以,酝酿着怎么样说的时候,他已经瞄好了逃跑路线。

        挨打是不可能挨打的,只能先跑出去,避过母亲的怒火才行!

        当然,他还有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还没有说出来呢。

        也不知道,说出来之后,会不会被按到祠堂里不让出来了……

        听着夏四爷简单明了的将事情说出来,众人面色各异。

        老太太面色沉沉,暂时没发作,小辈们倒是不敢站出来说什么。

        不过夏庆游已经在摩挲着自己手边的茶杯,眉眼微垂,一看就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世子夏庆泽眉心微蹙,眼神也暗了暗,面色也不算是太好看。

        八公子夏庆漾年纪小,虽然是庶子,但是被教养的很好,很护着府上的兄弟姐妹。

        听了夏四爷的话之后,年纪不大的小少年,紧紧的握着拳头,气鼓鼓,看着像是要出去拼命。

        可惜,他年纪小,长辈们没开口,他真冲出去也不顶什么事儿。

        而且山高路远的,他都不知道滋州城在哪里,想找人拼命,都找不到人!

        这就很气了!

        六公子夏庆淞,比五公子夏庆游小了两岁,他是夏二爷的幼子,因为夏二夫人怀他的时候,边关在打仗,所以二夫人忧思心虑,然后生下的孩子,身体就一直不好。

        相比夏汀,倒是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也是一直需要温养着,呵护着才行。

        此时,面色微白的小少年,也是气得鼓着脸,可惜他力弱,又被母亲保护的太好,一向没什么主意。

        所以,气得鼓起脸之后,想了想,又把目光转向了夏庆游。

        在他看来,五哥脑子灵活,一定要办法,给听听姐姐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