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晚唐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较劲

第二十四章 较劲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1680年6月22日,已是大战后的第三天。儒尼奥中校稳稳地坐在一间山野茶肆内,一边享用着还算丰盛的随军早餐,一边与属下商议着事情。

        浙江新军第二师师长博格丹拿毛巾擦了擦嘴,端起手边茶盏喝了口茶水,然后才说道:“总指挥,结果基本都已经出来了。昨日之战,清军共损失了一万三千余人,其中被生俘者逾八千,战果巨大!留守余姚的四五千清军,绝望之下直接向第十一混成营投降,撤出了据守的工事、堡垒,目前该地已经被鄞县方面之军控制,余姚县算是拿下了。”

        “余姚县拿下了,上虞县现在也攻破了,绍兴府一半已为我掌握。”儒尼奥中校闻言微微一笑,说道:“这一仗,我事先想到会胜,但没想到胜得这么干脆利落。你们第二师在这一仗里担纲主力,居功至伟,很好,非常不错!博师长更是大将之材,战中应对都很有章法,以后这南方开拓队有你在,我很放心。”

        说罢,也不待博格丹再说什么,儒尼奥便站起了身,说道:“余姚已破,这边一时间也没我们什么事了。今天再休整一日,明年一早各部即行开拔,返回上虞县,与各部汇合。”

        “总指挥,汇合后呢?要不要渡江西进?”博格丹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同样也是其他很多人关注的焦点,餐厅里十数位正在默默就餐的参谋这时也竖起了耳朵,听听儒大帅下一步是怎么考虑的。

        “再看吧。先汇合了牛、谢、董诸部,然后前往百官镇码头,补给粮草、弹药和各类军资。至于是否西进,我还得再通盘考虑一下。对了,借调第十一混成营参与作战的事情怎么样了?有消息传过来了吗?马队长同意不同意?”儒尼奥突然又问道。

        第十一混成营是常驻南方开拓队辖区的东岸正规部队(偶尔会调往辽东或外东北临时作战),全营满编1450人,以靖江县为兵员募集地。该营营长是李之信少校,1679年抵达远东,用以替换在远东服役多年的第十混成营。

        此番进攻余姚县的清军,第十一混成营表现出色,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带领一个仆从师及后期增援而来的浙江新军第五师(目前刚刚征募了不到五千人),给予了清军极大的压力。而在余姚清军主力西撤,被儒尼奥中校率领的部队全歼于姚江边上后,他们便很顺利地收降了早就无心恋战的数千清军,接管了余姚县。目前,该部就屯驻在余姚县,尚未接到下一步的行动命令。

        儒尼奥中校是第七混成营营长,自然十分清楚像他们这种装备精良、常年训练的精锐部队的战斗力有多强,因此一下子就起了将该部调任自己指挥序列之下,一起西进攻击绍兴府城的念头,且已正式行文鄞县的马文强,请求他批准——虽然马文强从理论上来说无权管辖第十一混成营,但在此非常时刻,作为整个南方战略上的总指挥,登莱的刘建国还是临时授权他可以调动宁波地面上的任何一支军队,包括第十一混成营。

        不出意外的话,马文强批准第十一混成营西进应该没多大问题,盖因这会余姚、上虞、嵊县、新昌等地已经全部攻占,宁波府瞬间变成了大后方,已经不再需要多少兵力守御了。像驻守慈溪的仆从军第三师、驻守奉化的浙江新军第五师等部队,其实都可以西调参与可能爆发的大战,宁波府的地方府县,靠警察维持地方秩序已经足矣,毕竟东岸人占据着绝对的海上优势不是?

        不过考虑到宁波府建设多年,人口不少、经济相对发达,实在经不起任何闪失。因此,留一些必要的部队驻守各个要点,还是应该的。因此,儒尼奥中校才指名要了第十一混成营,而没有要求将仆从军第三师和浙江新军第五师也西调,这不现实,也不太可能得到通过。

        至于说为什么调集第十一混成营。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将其与第七混成营组合在一起,组成一支战略总预备队,在关键时刻投入战斗,利用其较远的射程和较高的精度,对遇到的清军进行密集的排枪齐射,发挥一锤定音的效果。要知道,对面的曹娥江西岸,这会多半已经赶来了很多清军,且有骑兵大队,战斗力并不可小觑。

        而现在有了两个混成营小三千人的存在,在未来与清军的大战时——如果有的话——将会成为一股令人生畏的力量,无论是摧敌破锋还是侧击奇袭,相信清军拿他们都没有任何办法,简直就是战场上的胜负手,焉能不带在身边?

        6月24日午后,儒尼奥率领大军返回已经被完全攻克的上虞县城。当天晚上,风尘仆仆的李之信少校带着第十一混成营全部也抵达了上虞县,正式归属儒尼奥中校指挥。在与诸将商议后,儒尼奥中校终于下定了渡江西进的决心,打算第二天就全军开拔,抵达位于曹娥江东岸的百官镇码头,补给食水弹药,搜集船只——原本的民间船只多被清军搜剿后破坏掉了,而宁波那边过来的小火轮又只有寥寥几艘,不太够用——等待机会强渡曹娥江,挥师西进,占领绍兴府。

        6月25日,在留了一个步兵团守卫上虞县城,并在周边征集粮草后,儒尼奥中校率领接近2.3万人(仆从军第十师丁济所部三千人已归建)抵达了百官镇码头,与逗留在这里的少许海军人员汇合。这个时候,驻扎在这个临时码头的内河浅水炮艇,已经增加到八艘,吃水相对较浅的72吨及内河小火轮,此时已经有了四艘。

        “为何只有四艘小火轮?这也太少了吧?”甫一抵达码头,儒尼奥中校就很是不满,责问起了配合的海军军官:“四艘小火轮,一次才能运几百人。我这两三万大军呢,还有许多粮草、弹药、器械、火炮、战马及其他物资,你们要给我运几天?而且,你们这里的燃煤也不太够吧,战前怎么做的策划?”

        “总指挥,再等两天,我们还能调三艘小火轮过来。没办法,南方开拓队辖区总共就十艘小火轮,之前在曹娥江口被清军炮台打沉了两艘,一艘在定海县的船坞里进行大修,总共只有七艘能用,目前已经全用上了。之前我们四艘船为了多运战争物资到百官镇,所以没携带多少煤炭,当时打算用一艘‘雅克萨’级武装运输舰运煤进来来着,可谁想到经我们勘测水位后,发现曹娥江下游泥沙淤积严重,根本走不了吃水较深的大船,所以计划就搁浅了。”海军军官一听有些急了,立刻解释了起来。

        “为何不想办法从宁波征调一些民家的吃水较浅的小帆船过来?”儒尼奥又问。

        “小帆船我们也是征调过几艘的,之前在曹娥江外被清军炮台打沉的便是了。只是这些木帆船,乘着东南风驶到曹娥江口就已经很勉强,若是在上溯进入江上游,委实不太可能,无他,逆风逆水耳。”海军军官解释道:“我们现在在想办法搜罗一些小型的带摇橹的帆船,但比较困难,数量可能不多。而且,这种船往曹娥江内航行的时候,逆风逆水之下怕是航速极慢,只能成了清军炮台的活靶子,估计没几艘能保留下来。”

        “你的意思是我等到冬天再打喽?”儒尼奥中校的脸瞬间阴了下来,只见他没再管那个惴惴不安的海军军官,而是进一步走到江边,看着江对岸影影绰绰的清军旗帜,良久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仗打得,真是烦人!也罢,只有另辟蹊径了。联络参谋,给我传令,全军做好撤离准备,入夜后依次撤离。注意,不要弄出太大动静!撤离后全军南下,找当地向导盘问,找一处适宜登陆的地点,抢渡曹娥江。我就不信这么长的距离,清军都能封锁得过来了!”

        众人听了后纷纷应是。大家都明白,这次只有两万余人渡江,对岸的清军数量还不多有多少呢,也许是他们的两倍甚至三倍,火枪、大炮的数量想必也是不少,战斗力应该也是有的。东岸人如今所恃的优势,无非就是轻便的野战火炮数量众多,且刚刚打了打胜仗,士气正旺罢了,真要再度展开一场大会战,胜负犹未可知。

        不过,清军与东岸厮杀这么些年,对黄衣贼“铳炮犀利”的特点应当是记忆深刻,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们应该也不倾向于与东岸人进行野战。毕竟东岸军队来去如风,经常从海上登陆,打你一个措手不及,而匆忙集结起来的部队,人数不多、枪械不精、火炮不足,打起野战来自然大败亏输。

        清军最能发挥自己优势的套路,还是倚坚城、用大炮,与来攻的东岸军队进行大战。就像多年来他们驻守余姚县的军队一样,修筑了大量堡寨,安放了百余门大大小小的火炮,东岸人正面攻来,那也是头痛得紧,不付出重大伤亡那是休想有所寸进的——清军的火炮从数量上来说其实并不比东岸人少多少(历史上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即便是处于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和平年代,满清全国现役火炮数量也超过了五千门,这是一个吓死人的数字),且他们从老奴时代就极端重视火炮的作用。前有浑河之战用俘获的明军大炮轰开浙军阵型,后有黄台吉时代辽东三矿徒携带大量铸造人才来投,满清的铸炮工业还是很发达的。此后多次入关,遇到坚城全部是用重炮轰塌城墙的方式攻破,比如1644年轰塌太原城墙就是经典战例。

        但清军的火炮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同等威力的情况下,往往比东岸人的要重上很多,以至于无法移动。而且,他们铸炮的思维也很僵化,铸的多是18磅海军舰炮,拿来攻城用,甚少有用于野战的轻便火炮,这个毛病也是在引入了大量来自联合省、英格兰、葡萄牙的军事教官后,才慢慢有所改观的。

        但无论如何,现在清军阵营内,所使用的轻便陆军野战炮数量也不是很多,这可能和他们的军事生产体系转型比较缓慢有关。即便偶有的一些野战火炮,口径、射程、质量、寿命也远不如东岸人的,因此在双方人数相仿时打起野战来真的太过吃亏,故他们一直极力避免这样做。

        不过在守城的时候,这个劣势就不复存在了。就像余姚县那边一样,清军在要塞城头安放上大量火炮一点问题都没有,反正也不需要移动,和东岸人对射就是了,谁怕谁啊!我大清在锦州、在北京、在开封、在西安、在襄阳、在南京都有铸炮工场,在部分外洋技师的改进下,火炮数量和质量都有了一定的提升,在一个要塞放上几十门火炮,搁刚入关那会也许用不大起,但在三十年后获取中国大量人力物力的今天,却已经不是那么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