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276章 没得选【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第276章 没得选【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京都,西大街。

        安居客栈。

        这一次没有任何预料,突然与方休相遇,梁度不禁有些开心,毕竟这也算是惊喜。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是这么不靠谱,这时候还嘴上花花。

        他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却在一时之间,让曹依依有些羞意,梁度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旁边不是只有方休,还有一个清清小狐狸打岔,才没有让现在的气氛越发尴尬。

        “梁大哥,好久不见啊。”

        “清清,好久不见,不过你怎么和方休到京都了,还有这家伙不是应该闭关了吗?”

        梁度心中有些奇怪,清清小狐狸刚要回答,任春生却在这时候说道,“先生,咱们要不要先坐下,您再和大家好好叙旧。”

        梁度听到这,也觉得非常有道理,便和方休他们先坐下来,就听到清清小狐狸解释。

        任春生听到方休突破日游使境界以后,心中不由一凛,这家伙的修为,比我还强。

        任春生产生压力的时候,梁度却听到方休这一路的情况,不由感到有些无奈。

        这家伙说什么出来历练一番,以这家伙的趋吉避凶的天赋,肯定就是一个目的。

        那就是找到自己,然后抱自己的大腿。

        自己提升境界,需要阴司那些人作为韭菜。

        方休可倒好,简直就是一直逮着自己,使劲薅羊毛,然后获取晋升资本。

        不过,梁度心里虽然在吐槽,但是真实情况,却并没有什么不爽。

        因为对自己来说,这反正不过也只是顺手为之的事情,至于方休能得到多少,那就看他自己的本事能拿多少了。

        任春生听着他们的谈话,心里的危机感,越发强烈。

        好家伙,没想到看似梁先生故人的这小子,原来是来和自己抢饭碗的。

        一时之间,他看着方休的眼神,不由战意升腾,这让方休心下有些奇怪。

        这位自己也不认识,初次见面,怎么像是吃了炮仗一样,对自己抱有这么大敌意?

        曹依依经过这段时间平静下来,在一旁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自己明明和梁度清清白白,怎么就被方休三言两语绕进去了?

        不过她这时候清醒过来,却看到任春生和方休之间古怪的气氛,心中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她嘴角不由翘起一丝弧度,方休啊方休,让你刚才打趣我,我倒要看看,你后面这日子怎么办。

        梁度虽然同样察觉到方休和任春生之间古怪的气氛,不过暂时也不管这些。

        他对此并不在意,就让他们胡闹去,反正不会出事,只要不影响自己心情就成。

        方休搞不懂任春生现在的情绪为何会如此,不过这时候,他已经彻底放下心来。

        既然梁度也住在这里,那么这里纵使有阵法布置,甚至有再多奇怪的事,都不需要奇怪。

        只要自己紧跟梁度身后,自己不说机缘,反正安全绝对有保障。

        不过这时候,天色已晚,虽说梁度方休重逢,还有很多话说。

        可是,毕竟时间不对,所有人还是各自回自己房间休息。

        一夜无话。

        ……

        京都,大夏皇宫。

        此刻,六部之中,灯火通明。

        就连太尉和太宰两人,这时候都齐齐没有回府,而是暂住在部堂之中。

        大夏开创之初,为了各部官吏有休息的地方,皇宫在每个部堂,都给他们准备了睡觉的地方。

        而太尉太宰作为文武之首,可谓经历过无数风浪,即使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

        不过,此刻,他们却都忍不住同时皱起眉头,一时之间,互相看着对方不说话。

        今天他们派出的探子,终于传来了消息。

        在大夏周边小国,除了根深蒂固死心塌地的一些大夏附属国以外,很多小国都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不少小国在明面上,甚至直接都出现了阴司和十万妖山的影子,以此推断,看来他们这一次的图谋不小。

        毕竟,阴司和十万妖山其中派出呢真人境界高手可不少。

        他们这么大规模调用真人境界高手,其中肯定想做些什么。

        而且不用大夏调查清楚,都可以知道,他们在其中扮演角色肯定不简单。

        这时候,太尉太宰两人,终于打破了沉默。

        “看来,即将风雨欲来,咱们必须得做好准备了,不然,恐怕要出事。”

        太尉闻言点点头,他也同意太宰的观点,不过他虽然有些担心,倒也不至于慌乱。

        毕竟,大夏建国这么多年,大夏始终屹立不倒,自有其中说法。

        这么多年以来,大夏的战备情况,更是朝中关注的重中之重。

        所以,非常了解整个大夏战备情况的太尉,心中对此并没有太过焦虑。

        “既然咱们统一了意见,那咱们现在得想好接下来的初步计划,查探清楚情况。

        最好咱们这次出手,不但要消除隐患,最好还要让各自派出的人手,互为犄角。

        毕竟,只要咱们决定派出人手,他们这就是在大夏之外执行任务。

        强龙不压地头蛇,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必须能够随时互相支援,各处才能保证不出大事。”

        “不错,而且世界阶段升级以后,咱们大夏苏醒那些真人境界高手,也该出去亮亮牙齿了。

        不然,咱们一直没动静,恐怕这些周边小国,还以为我大夏无人了。”

        “行,那咱们现在开始商量好计划,等到明天朝议,由百官查缺补漏。

        等到之后,立刻开始根据实际情况,排兵布阵,让这些真人境界高手各去其处。

        我对咱们大夏战备不担心,可是我现在就怕阴司和十万妖山,还有什么特别手段,让咱们大夏吃亏。”

        太宰闻言直接点点头,其实他们能够如此淡定商讨,也是因为大夏家大业大,实力惊人。

        不然,换一个小国,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恐怕他们还真的有些手忙脚乱。

        太尉太宰两人连夜整理好了整个计划安排,然后再第一时间,呈交给大夏皇帝。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大夏朝议开始,所有武将心中可谓兴奋不已。

        这次抛出来的计划,依旧是战备计划,他们怎么能够不兴奋?

        更别说,他们这次出行,都有真人辅助大军出发,在后压阵,可谓以备不时之需。

        他们心中甚至冷笑,有些小国已经烂到了骨子里,这一次必须要雷霆重击,才能不破不立。

        所以,这不仅仅是大夏高层战力和阴司角逐,大夏还必须派出军队,征讨小国,其中战争厮杀,也不可免除。

        很快,这一次朝议之上,就查缺补漏一些细节,而后整个计划就顺利通过,而后正式开始实施。

        一时之间,大夏在战备号令之下,犹如一台精密的机器,开始运转起来。

        ……

        朝议结束,各方准备。

        任我行此次下朝之后,脸色有些凝重,从这一次朝议结论可以知道,,大夏这是铁了心,想把周遭小国整顿一次。

        因为,就连他这个实权军侯,这次都被委以重任,带领一支军队,亲自出发征讨一个小国。

        当然,对此朝堂安排,他心里没有任何意见,只不过他在想如何快速解决战斗。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没什么头绪,便决定暂时不考虑这些。

        今天,他还是先回家,好好安排家中事务,然后他才准备去安排好的军营事务,准备在确切时间拔营出发。

        等到他把家中事务安顿好以后,而后想了想,还是决定来到安居客栈。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昨晚任春生睡得不怎么好,不过一大早他就起来。

        他还跟着客栈掌柜钱伯一起,把所有人的早餐,安排的妥妥帖帖。

        所以,等到梁度他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大堂桌子上,早就摆满了丰富至极的早餐。

        方休本来还有些睡眼惺惺,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由心中一凛。

        好家伙,竟敢这么会做狗腿子,简直就是劲敌,看来自己必须要小心了。

        一时之间,方休心里有了危机感,感觉自己曾经的梁度一号狗腿子,这一次怕是要地位不保。

        只不过,方休和任春生他们两个争锋,却让梁度肩膀上的大圣,差点笑出声来。

        你们两个争什么?

        不管如何,反正你们都不过只是工具人,本大圣才是主人最宠爱的宠物。

        它现在开心不已,按照它的逻辑,它甚至是感觉自己以后要多两个小弟。

        毕竟,你们想要成为主人的跟班,那不就是自己的小弟吗?

        这时候看着方休和任春生这两个家伙大眼瞪小眼,梁度可想不管他们。

        反正有他在这里,那么这两个家伙,肯定就闹不起来。

        至于清清小狐狸,这时候看到早餐,眼睛早已笑眯了起来。

        作为一个标准吃货,没有任何东西会比吃更重要了。

        她急忙跟着梁度上桌,等到梁度拿起一根油条,清清小狐狸不再客气。

        她刚才压制自己的天性,现在就不必继续如此,开始对着眼前美食,疯狂吸入。

        没过多久,清清小狐狸就摸着肚皮,瘫坐在椅子上,脸上表情,一脸幸福。

        这就是该有的人生啊。

        跟着梁度哥哥一起真好,不枉我走了这么多路,跟着方休吃了这么多苦。

        就在这时,梁度突然抬头一看,而后方休也接着抬起头来,等再过了一会儿,任春生才反应过来。

        安居客栈门口,此刻站着一个人,任春生一看,这不是自己的父亲又能是谁?

        “爹,你怎么过来了?”

        任我行此刻看到自己儿子和梁度坐在一个餐桌上,和谐相处,心里不由会心一笑。

        而后再看到方休,感知到他已经是日游使境界,不由再次感叹,好一个英雄少年。

        这个小家伙,年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但是修炼境界,却不可同日而语。

        看来对自己这儿子,自己还是要更加严厉,他看来也必须更加努力了。

        不过,这时候他对此也不着急。

        毕竟,能有几个人可以这样?

        年纪轻轻就成为日游使?

        再加上,能够一直跟在梁度旁边的人,甚至成为朋友,他们又怎么可能简单?

        不过,自己儿子只要继续跟在梁度身边,最后他的修为境界,肯定就不会差太远。

        至于清清小狐狸,他心里没有多少想法。

        这是一只日游使境界的妖,和梁度肩膀上的大圣可能一样,不过他这时候却不需要在意。

        他看了看大堂环境,终于对着梁度开口:

        “梁先生,区区冒昧来访,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过,我这次匆忙过来,实在是因为时间太过紧急,所以才不告而来,您大人有大量。”

        紧接着,任我行就简单说了一遍朝堂决议,表明自己很快就要跟着军队出发,暂时离开京都。

        任春生听到这里,突然对着任我行开口。

        “爹,你让我和你一起去吧。”

        “嗯?胡闹!”

        任我行闻言第一时间,不是心疼任春生,而是想直接开始呵斥任,不懂全局。

        毕竟现在情况,大夏内部疆土,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让任春生跟在梁度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你看方休这小子不就因此成了未来的榜样?

        可是,一向审时度势听话的自己儿子,他这时候竟然依然抬着头,丝毫没有退缩。

        “父亲,您是军侯,我可是您的儿子,这一次父亲出征,那我不跟在身边,还怎么子承父业?

        毕竟,我这个大夏军侯之子不去,那还有谁敢去?还怎么让我大夏儿郎服气?

        凭什么每次出事,那些大夏儿郎,连选择都没有,只要战令一出,就得出征。

        他们如此,而我却可以安乐在京都,像废物一般,何来的脸作为您的儿子?”

        这话一出,不但是任我行愣住,就连方休和梁度他们看着任春生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奇怪。

        这小子,竟然还能如此气度,前段时间自己真真没有看出来,他还有这种气质?

        任我行这时候看到任春生坚定目光,知道他不会改主意,最后只能无奈叹了一口气。

        “好吧,只不过到了军中,一切都要听我的。”

        其实,这种情况,也算是大夏传统。

        其他武侯军侯出征,恐怕他们的嫡长子,恐怕也做好准备,等待一起出发。

        这一次想留下任春生,其实不是他的私心,毕竟这只是潜规则,不一定要如此。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儿子没有认识到,只有跟在梁度身边,自己才可能提升达到最大化。

        他看到过自己儿子在京都好多算计,可这一次他却没想到,自己儿子也有自己的想法。

        纵使任春生再怎么审时度势,他骨子里还流着我大夏儿郎的血,想到这,他终于不再劝说,而后直接点点头。

        这一次,就让我父子二人同时出手,让这些方外蛮夷好好看看我大夏雄师。

        梁度这一次竟然直接拍了拍任春生的肩膀:“好好干,你可别给你爹丢脸。”

        虽然这几天自己跟在梁度旁边,知道他一直都这么客气,可是任春生却知道,今天这句话,就是真正认可了自己。

        接下来,任春生和任我行和客栈里的人开始告别,请求了梁度的原谅。

        任我行父子不再想其他,直接转身离去,不知为何,他们身上多了金戈铁马的味道。

        这就是我大夏儿郎。

        梁度看到这,心中不由有些澎湃,大夏有如此儿郎,焉能不强大!?

        其实,梁度这时候也想跟着任我行等人去看看,大夏这次四处为战,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惊人。

        再者说,阴司和十万妖山都是自己的韭菜,他们就在乖乖那等着自己收割。

        可是,梁度这时候却并没有出发,因为,他还需要去见一个人。

        此前,他一进京都,就隐约看到了踏天楼,其中有个声音,暗地里给自己说了一句话。

        这就像是一个幽灵。

        不过对方想要和自己见一面,确认到时候该怎么做,只不过,其中时间未定。

        也可以说,只要到了一定时间,他们自然可以相见。

        所以,梁度之前一直在等对方先出手,只不过,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有些等不及了。

        不过,这也难不倒梁度,毕竟偌大京都,任何风吹草动,根本不可能逃过梁度的双眼。

        既然现在出了突发情况,他也想跟着大夏将士一起出发,所以梁度仓促之间,就做好了决定。

        “既然这一次,他不来见自己,

        那么,自己就去见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