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275章 相遇,你小子在想什么歪念头!?【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第275章 相遇,你小子在想什么歪念头!?【4k小章求订阅,求月票】

        京都。

        饭馆。

        梁度坐下之后,并没有等多久,小厮就敲门进来,把菜送了上来。

        菜也不多,和平常家常菜差不多,四菜一汤,不过初步一看,就色香味俱全。

        梁度看到这,心里颇有些期待,他和曹依依两人打了一个招呼,就没有客气,直接夹起筷子吃了一口,而后闭目享受起来。

        就像是前世蓝星有一档纪录片,就道出了美食真谛。

        这句话很简单,美食往往取决于食材本身的味道。

        梁度这一次入口以后,便深深理解了这句话。

        好一个饭馆,怪不得敢如此命名,可谓确切至极。

        因为这里的饭菜味道,正如饭馆这个名字,返璞归真。

        一向吃的不多的曹依依,吃了第一口饭菜之后,眼睛不由一亮,接着她的手再也停不下来。

        任春生一直关注着梁度的表情,发现他对这表示满意之后,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结果,不枉他花费如此多的精力,只要梁度对此感到满意就好。

        这一次,梁度三人吃的可谓尽兴至极。

        任春生饭后也忍不住感叹,“只可惜,这饭馆想要吃一次,就得提前预约。

        而且,每吃完一次之后,就得等下一个月,才能再次预约,不然每天都能来该多好。”

        梁度听后,没有说话,但是却点了点头,表示对这句话非常认同。

        不过饭馆这规矩也不冤,毕竟有这等神奇的厨艺,这样的人的确可以这么傲娇。

        当然,这饭馆背后的主人,他的能量肯定也不小,不然在偌大京都,就算有这厨艺,想要立起这样的规矩,怕也是难上加难。

        毕竟,京都遍地是贵人。

        大夏子民对外,绝对是同心同德,可是,对于内部来说,他们总会有各自和算计小摩擦。

        简单来说,大夏子民私德可能有亏,但是在大局方面,从来就没有输过。

        所以这饭馆主人的能量,绝对不会比瑶王府的能量小,甚至还要更大。

        因为能传承这份手艺,保持这个规矩,他们所需要的能量和眼光就不可能小。

        不过,梁度对此也不想深究,不管这饭馆背后主人背景如何,对他来说,这也不过只是一个饭馆而已。

        既然现在自己已经酒足饭饱,那么自己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

        毕竟就算是好东西,那也要懂得节制,事后再好好回味。

        梁度心中刚有这个念头,就看到任春生站起来,走到梁度身后,准备拉开椅子。

        这份眼力见,属实难得。

        梁度对此也没有推辞,曹依依更不会对此有什么反应。

        要是她这时候是邕城捕头,恐怕对任春生溜须拍马的表现,早已经皱起了眉头。

        只能说,来到京都加入夜镇司之后,曹依依终究也成长了。

        她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有人在的江湖,总有灰色地带。

        也许,这就是人性吧。

        梁度这时不再感慨曹依依的变化,站起身来,任春生已经打开了门。

        可是,一开门之后,他却没有想到,门外竟然站着一个儒雅至极的中年人。

        自己不认识他。

        这是任春生看到这中年人的第一个念头。

        紧接着他却忍不住感叹,因为对方的气质,儒雅至极,也不知道是何方人物。

        不等任春生仔细在记忆里搜寻相似人物,对方已然拱手行礼,“想不到贵客来临,区区招待不周,莫要怪罪。”

        梁度看到这中年人,忍不住眼睛一眯。

        真人境界!

        而且听他这句话的口气,对方应该就是饭馆的主人,梁度真的没想到,这饭馆主人竟然是一个真人境界的高手。

        不过,梁度对此也只是稍稍惊讶,就不再觉得奇怪。

        随着梁度对自己的实力越发清晰,他对待外人的态度就越发淡然。

        因为,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或者自己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随手解决。

        既然如此,那他又怎么不可能淡然?

        “想不到是饭馆东家当面,你实在是太客气了,我还要感谢东家,让我吃到了这世上绝妙美食。”

        “先生言重了,你喜欢我这里的饭菜就好,这次因为招待不周,区区有一份歉礼送上,望先生莫要推辞。”

        说完,饭馆东家就双手奉送上一块玉牌,其上条纹清晰,中间写着饕餮二字。

        任春生看到这,瞳孔不由一缩,心中大为震惊,忍不住脱口而出。

        “饕餮牌。”

        “不错,小友好眼力,先生,此后你只要拿饕餮牌过来,只要饭馆没打烊,无论何时,都有一间雅间为您准备着。”

        他这句话的意思,简单明了。

        饭馆在京都的规矩很大,可是这是对他人而言,有了这块饕餮牌,饭馆在梁度面前,就没有这规矩。

        曹依依在一旁,听到东家这句话,眼睛不由发亮,看着梁度越发惊喜。

        没想到,当初看起来普通的漕帮家生子,已然拥有了如此地位,让人无法忽视。

        这个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像漆黑夜中萤火虫,光彩照人,就连这京都,所有人都似乎在围着他转。

        梁度听到饭馆主人的话,只是转念一想,就直接伸手收下了这快玉牌。

        饭馆主人看到梁度如此直接,也是心中一喜,一脸微笑。

        此后,他便识趣地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此刻,只留下任春生一脸崇拜的眼神,看的梁度差点感觉到尴尬。

        主要任春生是一个男人,如果他是女人的话,这样的眼神,自己恐怕就不会如此表情。

        不过,他这时转头看了一眼曹依依,好家伙,她的眼神和任春生可没差多少。

        不行了,自己得赶快撤,不然自己就要飘了。

        想到这,梁度不再犹豫,直接大步离开,根本不给两人拍马屁的机会。

        ……

        饭馆后院。

        此时,一个中年男子佝偻着身子站立在一旁,饭馆东家这时候坐在椅子上打盹。

        “主人,那位已经走了。”

        “嗯,记得吩咐手底下的人,下次看到这位先生,一定要客客气气,不然,不要怪我无情。”

        “是,主人,你尽管放心。”

        说完,佝偻着身子的中年人,看到饭馆东家没有其他动静,就退了出去。

        不过他倒退着离开院子的那一刻,他心里还是有些奇怪。

        刚才那位到底什么来头,主人为何会如此讨好于他,就连饕餮牌都送了出去,何至于此?

        不过,躺在院子内的饭馆主人,此刻却是一脸微笑,根本没有在意自己手下的疑问。

        毕竟和这位结下一份善缘,甚好不过,自己也算欠老神棍一份认清。。

        这一次能够这么顺利,还要多谢他的来信。

        说实话,要不是老神棍来信,他还不知道世间还真有这种盖压天下之人。

        纵使他在京都,随时能得到朝堂消息,但是就算是朝堂,恐怕还是有些小看了这位。

        这京都上下,恐怕也小看了踏天楼夫子的格局,不然夫子也不可能把令牌赐给这位。

        甚至可以说,大夏能有此人,可谓幸甚。

        他心中感谢老神棍提醒,也想补偿一二,就是不知道老神棍的弟子什么时候来京都。

        这样一来,就可以通过他弟子作为桥梁,好好偿还这份因果。

        就在饭馆主人还在考虑方休到哪的时候,方休两人此刻看着眼前瑶王府的牌匾,不由一阵愣神。

        他还特意打听了一下,这才不得不相信,还真有这种王府名字的酒楼。

        这样看来,这瑶王府的地位,恐怕不低。

        他进了城以后,一路凭着自己的感觉,找到了这里,第一眼就看到这么大口气的招牌。

        不过,方休对此却感觉有些亲切。

        毕竟不愧是邕宁府出来的王爷,开个饭馆酒楼,都是这么霸气随意。

        所以,既然自己到了这里,那就不可能离开,毕竟这也是家乡的美食,不管如何,到了京都,都得尝尝这味道如何。

        毕竟,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到了不同的地方,它们某些细节,都会有些改变。

        清清小狐狸对此可没想这么多,直接就跟着方休进了瑶王府。

        面对瑶王府抽签做菜的规矩,小狐狸破有些好奇,也充满了兴致。

        这瑶王府点菜方式,有些意思。

        只是,只能三次抽签机会的规矩,让小狐狸有些不尽兴。

        不过,等到后面上菜以后,她也没有管这么多,和方休一起吃的不亦乐乎。

        原汁原味,就是邕宁府的味道。

        这在京都吃到如此正宗的邕宁菜,可谓难得至极。

        一时之间,方休吃的尽心至极,对瑶王府更是满意至极。

        酒足饭饱之后,方休开始考虑,自己该去哪里去找梁度,不过到了最后,他却决定什么也不做。

        直觉。

        就凭自己的直觉,什么也不要多想。

        自从方休晋升日游使之后,他的感知越发强大,第六感直觉也越发神奇。

        当时在邕城秘地出关以后,就连老神棍都忍不住在感叹,他天生就是相门的人,活该吃这碗饭。

        清清小狐狸吃饱喝足,对此也不在意,反正只要跟着方休有吃有喝就成,她不想其他。

        “行了,既然咱们酒足饭饱,得去找个住处,不然今晚,咱们怕是要露宿街头。”

        清清小狐狸听到这,不由一瘪嘴。

        你这家伙,就知道吓唬我。

        在京都,只要有钱,怎么可能露宿街头?

        京都客栈酒楼无数,自己还怕没住的地方?

        不过,她对此也没多说什么,和方休多加接触以后,就可以知道这家伙,只要争吵起来,等待自己的就是喋喋不休。

        方休看到清清小狐狸竟然不和自己拌嘴,也没多少兴趣,直接结账,而后带着小狐狸出门。

        他前行方向明确至极,这不禁让小狐狸有些好奇,这家伙不是第一次到京都吗,怎么如此熟悉?

        方休却没有管清清小狐狸的疑惑,他就凭着自己的直觉,不管不顾,一直顺着一个方向走。

        这就是自己的天赋,旁人羡慕不来。

        他们两个人,从瑶王府出发,不知道拐了几个小巷,终于在一个小客栈前面停了下来。

        小狐狸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心里直呼好家伙。

        京都那么多大客栈,最后你竟然就找了这么一个破烂的小客栈?

        这种本事,只能说佩服佩服。

        方休一看到小狐狸笑眯了眼睛的样子,立刻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他也没有开口解释。

        这是自己的直觉带他到的地方,所以别看这里破小,恐怕这个小客栈不简单。

        居安客栈。

        方休小心念叨客栈的名字,不由希望自己这次独自来京,在这里真的可以安心下来。

        但不管怎么说,这名字一看就是好兆头。

        所以,不管小狐狸在一旁笑的多开心,想看他的笑话,他还是直接一步跨入客栈。

        只不过,他一进客栈脸色就直接一变,就想提醒身后的小狐狸暂时别进来。

        可惜小狐狸身手不慢,直接就跟着他一起走了进来。

        小狐狸看到方休这个神色,以为他在恶作剧,刚要说话,却被方休眼神制止。

        我现在不是开玩笑。

        小狐狸现在对方休也了解得差不多,一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一次他是认真的。

        因此,她心中虽然疑惑,却不再说话,反而暗中防备,以防不测。

        方休这时候心里就念叨着两个字——阵法!

        这是方休踏进客栈后的第一反应,他没想到外表平平无奇的小客栈,内里却是另有乾坤。

        只能说,不愧是京都,随便转个圈,就能遇到惊吓。

        作为大夏相门唯一传人,卜算阵法对于他来说,可谓就是他的老本行。

        而客栈掌柜钱伯看到他们两个人走进来,心里也不由得惊叹一声。

        不是因为他们俊美的容颜,只是因为他们的修行境界。

        好厉害的两个年轻人。

        想不到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日游使境界。

        实在是了不得。

        不过,有些可惜的是,他们其中一个竟然是妖。

        在他精心布置阵法之下的客栈,他对异族气息,可谓敏感至极。

        所以,虽然纵使小狐狸遮掩了气息,可是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小狐狸的真身。

        不过,他对此也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这小狐狸隐匿气息的手段,一看就是大夏高手的正统手段。

        再说这帮助隐藏她气息的高人,特意还留下了他的气息。

        这就是明明白白告诉所有人,这小狐狸也是自己人,大家不用担心。

        堂堂正正,煌煌大气。

        这就是这高人的阳谋,不然,这小狐狸恐怕一进京都,就被夜镇司包围了。

        对此,钱伯没有多说什么,也不想揭穿自己已经看出小狐狸的身份,只是照常问了一句。

        “两位客官,需要打尖住店吗?”

        方休初始对安居客栈布满阵法感到非常震惊,不过接着他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恐怕这是隐藏在京都的高人前辈,自己这抱大腿的灵觉,既然让自己到了这里,其中肯定有好处。

        所以,他闻言直接点点头。

        “掌柜的,帮忙开两间上房。”

        “好嘞,两位客官运气不错,我这里刚好就剩两个房间。”

        紧接着,方休二话不说,直接付完押金,他们刚要跟着钱伯上楼,却听到一阵脚步声。

        他回头一看,眼中不由满是惊喜。

        怪不得自己会找到这里,原来这都是最好的安排。

        因为刚刚进客栈,站在他面前的还能有谁?

        赫然便是梁度。

        “梁兄!”

        梁度看到方休不禁也有些惊讶,不过心里更多的却是惊喜。

        毕竟他乡遇故知,自然喜不自胜。

        不过下一刻,方休就看着梁度,一阵挤眉弄眼,可谓一脸猥琐。

        “大小姐,好久不见啊。”

        看到方休这嬉皮笑脸和自己打招呼,曹依依不知为何,直接脸色一红。

        这方休,还是没变。

        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不知想到什么,曹依依心里轻啐一口。

        啊,呸!

        这小子,又在想啥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