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因为盛烟这个人设比较特殊,    罗导为了让宋枳能够长时间沉浸在角色的情绪当中,一直引导她去想自己这辈子最无法接受的事。

        宋枳自然而然的,    就想起了那场火灾。

        哪怕过去这么多年,    她仍旧没有走出来,那天的场景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姥姥将她接回乡下的那几年里,    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甚至还有过好几次轻生的念头。

        毕竟直面亲人的死亡,那些刺耳的惨叫声,    注定像个钉子一样,    时刻刺在她的心里。

        好不容易淡忘的痛苦,    就这么被轻易勾了起来。

        宋枳有点喘不上气,    脸色也惨白的吓人,    她用手扶着栏杆,    才好歹没有跌下去。

        罗导似乎很满意她现在的状态:“很好,就是这样,待会开拍的时候把你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出来,    不要压着。”

        夏婉约察觉到不对劲,    连忙过来:“你没事吧?”

        宋枳摇了摇头,    声音有点虚:“没事。”

        掌心却在冒冷汗。

        夏婉约在娱乐圈摸爬打滚了这么久,    看人还是很准的。

        虽然她带宋枳的时间不久,    但还是足够她把宋枳的性子摸透。

        小姑娘看上去又作又嗲又矫情,其实她的内心早就被封起来了。

        里面有一块全是黑暗的角落。

        没人能进去,    她自己也出不来。

        像是在较劲一样。

        几乎每个艺人都遭受过网络暴力,    公司一般都会给他们定时安排心理医生进行辅导。

        可宋枳每次都漫不经心的拒绝了:“我心理素质好的很,    外界那些人声音我一点都不在乎。”

        她的确不在乎,因为在她心里,    有着更让她无法接受的事。

        她根本不打算接受外界的帮助,所以夏婉约也无能为力,只能这么干看着。

        看她在没有出口的圈子里打转。

        这个状态刚刚好,罗导赶紧让剧组的工作人员准备好,开始下一段的拍摄。

        也算是剧情里的一段小高潮了。

        学妹和唐白告白,两人抱在一块,正好被出来抽烟的盛烟给看见。

        唐白上前要解释,盛烟让他滚。

        本就因为重度抑郁而不稳定的情绪彻底崩溃。

        场务打板开拍。

        盛烟穿着一条白色真丝的睡裙,手里拿着女士烟盒还有打火机。

        她推开门出来,在看到面前拥抱在一起的男女时,脚步顿住。

        听到动静,唐白慌忙推开学妹,想和她解释:“烟烟,不是你想的那样,刚刚她是……”

        盛烟姿态慵懒的倚靠在墙上,柔顺的长发搭落在肩头,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她轻笑着问他:“你们刚刚抱没抱?”

        唐白停下,迟疑的答:“抱了。”

        “那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盛烟极轻的歪了下头,仍旧在笑,“滚吧。”

        她随手扔了烟和打火机,垃圾桶应该刚被清理过,发出的声音,有些刺耳。

        她转身进屋,唐白很快也跟了过去。

        “烟烟。”

        他语气焦急的喊她。

        盛烟甩开他的手,情绪一下子就崩溃了,歇斯底里的让他滚。

        “你给我滚!滚啊!”

        她眼眶是红的,可是却哭不出来,因为崩溃,而剧烈的颤抖的双手。

        唐白心疼的抱着她,一遍又一遍的喊她的名字:“烟烟,烟烟。”

        盛烟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他了,她大口的喘着气,像一条濒死的鱼。

        剧组安静极了,所有人都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看着这场戏。

        他们演的都太真实了,尤其是宋枳。

        她的情绪和张力,仿佛她就是盛烟本人。

        一朵玫瑰花的绽放和枯萎,中间情绪过渡的自然。

        直到罗导喊了声卡以后,寂静才逐渐结束。

        小许拿着润喉茶过去:“宋枳姐。”

        宋枳接过水杯,眼泪还蓄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看到她这副样子,小许竟然也跟着心一疼:“宋枳姐,你刚刚真的演的太好了。”

        润喉茶不太好喝,像在喝清凉油一样。

        宋枳小口小口的抿:“最近马屁功力见涨啊。”

        小许眼神真诚:“我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哦?”

        宋枳眉眼微抬,“那之前几次都不是真心的?”

        小许笑道:“当然是真心的,真心的要拍您马屁。”

        “行了。”

        宋枳伸了个懒腰,“把我的宝贝毛毯拿来,我眯几分钟。”

        待会还有个细节要补拍,不过得先等唐白拍完。

        宋枳最近的睡眠时间很不稳定,因为很多时候都需要深夜拍摄,睡不了几个小时。

        只能用空闲的时候拼命补觉。

        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的拍摄,罗导说做为今天圆满完成的奖励,他组了个饭局。

        宋枳困的不行,只想赶紧回家睡觉,便婉拒了。

        罗导也没强求。

        这些日子宋枳的辛苦他是看在眼里的,原本还担心小姑娘娇气,吃不了苦。

        可在这么艰辛的拍摄条件下,她也一句不满都没说过。

        她是女团出身,业务能力却一般般,而且那个女团还是圈内出了名的爱撕逼。

        解散到现在,团内的几个成员还在缠缠绵绵的继续撕逼。

        以至于团内其他几个成员的名声在圈内都不太好。

        单飞以后,她出演的第一部剧,纯粹的捞金商业烂片。

        为了捞快钱,不少投资方会投资这种片子。

        这原本不是黑点,偏偏她还不自量力的靠她拿下了业界最富盛名的演技大奖。

        一时间,宋枳被推到风口浪尖。

        罗导在选定她之前其实也有过无数次的犹豫,他特地去看了她出演的那部网剧。

        空有副美丽皮囊,没什么演技。

        不过最后他还是顶着流言定下了她。

        毕竟圈内这么多艺人,他实在找不出第二个比宋枳还要适合盛烟这个的。

        没有演技,他可以教她怎么演,虽然过程可能会艰难一些。

        可是他没想到,宋枳在这方面居然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

        她不是专业科班出生,演技青涩,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但是很多东西,只要你教她一遍,她很快就会理解。

        —

        上车以后,宋枳裹着她心爱的小毛毯,躺在放平的座椅上,眼神放空的看着车顶。

        小许正把手机连上蓝牙,准备给宋枳放几首助眠的曲子。

        他一遍翻阅歌单里的曲子,一遍问宋枳:“是听纯音乐还是……”

        话说到一半,看到歪着脑袋熟睡的宋枳,相比平时的骄纵,睡着的她,安静又乖巧,连呼吸声都格外轻。

        小许默默闭上了嘴,小心翼翼的起身,替她把车窗的帘子给拉上。

        ——

        清吧里。

        几个人喝多了酒,话似乎也多了起来。

        提到宋枳,张一鸣也活跃了许多:“宋枳那丫头比读书那会更有女神味儿了,以前隔壁体校的那些男生天天过来看她,我还怪不理解,前几天看了她拍戏的那张抽烟动图以后,我他妈心脏像被击中一样,太辣了,又纯又欲。”

        拎着酒杯的那只手,稍顿了一下。

        江言舟垂眸不语,胳膊搭在膝盖上方,就这么虚虚的垂放着。

        秦河笑道:“小枳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

        张一鸣眼神瞬间变的暧昧了起来:“你说你们都这么久没见面了,不打算打个电话叙叙旧?”

        旁边的人起哄道:“对啊,我们和宋枳都多少年没见了,这小丫头以前天天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的喊,这毕业后就彻底没联系了。”

        秦河原本是想找个机会,当着她的面说出那句“我回来了”

        可是架不住那群人一直起哄。

        他无奈的笑了笑:“好吧。”

        出国后,他这个手机号便没用过了。

        拨通快捷键里的号码,又被劝着开了免提。

        清吧里安静,只有舒缓的钢琴曲。

        嘟音响了很久,然后才被接通。

        女人带着惺忪困意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来,未醒的沙哑,声线软绵。

        连埋怨的语气都像在撒娇:“谁啊,不知道扰人清梦是要下地狱的吗。”

        还是一如既往的坏脾气。

        秦河声音温柔,笑着喊她的名字:“小枳。”

        那边安静很久,才迟疑的喊出一个名字:“秦河?”

        “嗯,是我,我回国了。”

        宋枳似乎很激动,连最后一点困意都彻底没了:“啊啊啊啊啊,你回来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遇到点激动高兴的事就会大喊大叫。

        对于她的小孩子脾气,秦河似乎有点无奈,但笑容却依旧宠溺:“你呀,这么大了还是一点不沉稳。”

        宋枳正光着脚翻箱倒柜的找衣服:“你现在在北城还是河市?”

        “在北城,和老同学聚了下。”

        张一鸣凑过来,问宋枳:“小枳枳,还记得你一鸣哥哥吗?”

        她非常干脆直接:“不记得。”

        张一鸣受伤的捂住胸口,这小姑娘伤人的本事倒是一点没变:“我们在和你秦河哥哥喝酒呢,你要来吗?”

        “当然要来,你把地址发给我。”

        选来选去,最后选中了一条斯文淑女点的小裙子。

        秦河和宋落一样,不许她穿过于性感暴露的衣服,每次见到了都会念叨半天,她现在可学乖了。

        那段最昏暗的日子,一直都是秦河在陪着她。

        后来宋落被判刑,秦河不顾家里人的反驳,修改了志愿,出国攻读法学。

        他为了给宋落争取减刑,也为了让那个纵火犯获得他应有的惩罚,努力了很多。

        在宋枳心里,他是自己的光,是和宋落一样的存在。

        张一鸣调侃的笑道:“这么想你秦河哥哥吗?”

        “我做梦都在想。”

        她嘤嘤嘤的撒着娇,“秦河哥哥你这次回国是久住还是待一段时间又回去了?”

        一直沉默的江言舟终于站起身,指骨处夹着烟,似乎对这段久别重逢的感情没什么兴趣。

        薄冰质感的声线,因为低沉而显得暗哑异常:“我出去抽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