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治愈系游戏在线阅读 - 第544章 爱情是一把电锯(4000)

第544章 爱情是一把电锯(4000)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转职隐藏职业瑰夫后,特殊职业称号爱憎分明将获得增强,喜欢你的厉鬼友善度提升速度再次翻倍,异性厉鬼友善度有概率转化为爱意;憎恶你的人恨意提升速度不变。”

        “否!”

        韩非很明确的选择了拒绝,这个职业非常的危险,虽然它确实可以帮助韩非快速提升友善度,但稍微处理不好,就有可能让对方因爱生恨,最后被无数厉鬼追杀,这就是一个在玩火的职业。

        系统有句话说的倒是挺对,这个职业就好像在火焰上跳舞的冰,能体验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也要时时刻刻承担对应的风险。

        “傅义已经用自己的生命给我做了示范,我在黑盒的选择上不会走傅生的老路,我在情感问题上也绝对不会走傅义的老路。”

        结账下机,韩非刚一转身,他就愣住了。

        妻子撑着伞站在网吧外面,她手里拿着自己脏兮兮的外套,好像看到了刚才韩非和刘老师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你……听我解释。”

        “没事的,我都听见了,你只是在帮她查清她父亲死亡的原因。”妻子似乎知道韩非在想什么,故意将脏兮兮的外衣抖了几下:“里面没有藏东西。”

        “你衣服怎么弄的这么脏?”韩非脱下外衣朝着妻子走去,直接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身上:“已经跟她说清楚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韩非没有去问妻子为什么会跟过来,也不敢去问,他只是撑起手中的伞,将大半都放到了妻子那边。

        看着韩非被雨水淋湿的肩膀,妻子往韩非身边靠了靠。

        韩非一直特别注意和妻子之间的距离,但随着时间发展,妻子好像慢慢变得主动了一些。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但雨却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他们顺着网吧外面的那条路往外走,在巷子口看到了一对老夫妻。

        他们推着一辆关东煮的小车,可能是因为下雨的原因,今天他们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卖出去。

        “我们是不是好久没有这样一起出来吃路边摊了?”韩非回头看着妻子:“反正现在回去也已经晚了,今夜就好好溜达一下吧。平时我一直忙着工作,都没有好好陪过你和孩子们。”

        他们收了雨伞,坐在小车旁边,雨水顺着帐篷滑落,那对老夫妻指着小车旁边的牌子,笑得十分温暖。

        韩非朝着牌子看去,大概意思就是老奶奶是聋哑人,老爷爷耳朵也不好,需要佩戴助听器才能听清楚,希望顾客不要介意。

        “他们一把年纪了还能相互依靠,真让人羡慕。”妻子披着韩非的外衣,她看着热气腾腾的关东煮;“我想尝尝这个,还有这几个。”

        “今晚应该没有什么顾客了,我们俩多吃点。”韩非可是午夜屠夫,只要是含有肉的东西,他都能一直吃。

        下着雨的深夜,小吃摊的灯光显得格外温暖,今天也没有什么客人,就韩非和妻子坐在小车旁边。

        “不出我所料的话,傅生应该很快就会去上学了,他的人生也会变得精彩起来。”韩非看着升腾起的水雾,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其实他会变成那个样子,也怪我。”妻子第一次对韩非说这些东西:“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我想要改善和他之间的关系,也想要让他开心一些,但是去游乐园玩的那天偏偏就出了意外。我和他走散了,我知道他很害怕,我一直在找他。”

        “游乐园?”韩非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耳朵却竖了起来,仔细倾听。

        “他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觉得我是个坏女人,觉得我是想要故意丢掉他,其实那只是一次意外,我一直想要弥补。”妻子十分的后悔,说着说着便低下了头:“我知道他亲生母亲在去世之前带他去游乐园玩过一次,我也想要做他的妈妈。后来你们俩大吵那天,我特别的痛苦,我不知道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做错了。”

        “大吵那天?”韩非望向女人,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我和傅生之间的争吵?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讨厌我的吗?”

        妻子点了点头:“有了傅天之后,我们确实把更多的爱给了傅天,我们忽视了傅生的感觉,所以他才会做那样的事情。”

        “我脑子很痛,记忆有些模糊了,那天傅生做了什么?”

        “你忘了吗?”妻子看向韩非的目光中第一次出现了疑惑:“那天我们都不在家,傅生带着傅天一起去游乐园玩,他似乎是准备像当初我‘丢掉’他那样,‘丢掉’傅天。”

        “我想起来了。”韩非按着太阳穴,脑海里却在疯狂思考。

        他知道失乐园和整形医院对傅生来说是永远无法忘记的两个地方,但他一直不知道傅生为什么会对这两个地方记忆犹新。

        “傅生说他只是听见傅天一直哭,所以想要带他去游乐园玩,但我们两个都没有相信他,你更是重重的扇了他一巴掌,逼着他认错。那天你们俩吵的特别厉害,我也从来没有见傅生那么失控痛苦过。”雨慢慢变小了,妻子的情绪波动却越来越大:“如果我那天愿意相信傅生,可能就不会发生后面的这些事情。”

        “那所乐园在傅生心中代表着离别,有没有可能,他带傅天过去,是想要把傅天留下,然后自己永远的消失在我们的生活当中?”韩非没有任何证据,他只是按照自己对傅生的了解去猜测:“那个孩子一直很温柔,他还会努力去护住路边的遗照,不让逝者被混蛋欺负。”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想要跟他道歉,可自从那天过去,他就彻底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休学后,他更是把自己关进房间当中,再也不跟我们见面。”妻子心里很难受,她觉得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的错。

        “我会把这个误会解开的。”韩非喝完了碗里的汤:“反正我现在很有信心。”

        “你找到和傅生交流的办法了吗?”

        “没有。”韩非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的信心来自于你们,我有世界上我温柔的妻子,还有最令我骄傲和自豪的孩子,我一定会改变那所谓被注定的命运。”

        “你又开始胡说了。”

        “我其实可以看见未来,你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母亲,把这两个孩子都培养成最顶尖的人才,他们兄弟两个也将成为改变世界的大人物。”韩非没有撒谎,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妻子觉得韩非只是在哄自己开心,她揉了揉眼睛:“那你呢?未来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韩非欲言又止,他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傅义的生命大概还剩下三十天:“太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确实有点晚了,你快回去抓紧时间睡一会,明天还要上班。”

        妻子起身撑起了雨伞,韩非则看着那位老爷爷:“老爷子,你把这几个剩的给我打包一下,我带回家吃。”

        已经很晚了,还下着雨,韩非想要那老爷爷和老奶奶早点收摊回家。

        提着一整袋子,韩非离开了小车旁边的座位,他做的这一切妻子都看在眼中。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的妻子对你的恨意减少一点,现在累计减少四点。”

        靠近妻子,韩非还没过去,妻子就将伞撑过韩非头顶:“走吧,回家。”

        “我多买了一些,我们明天热热吃。”韩非提着袋子,另一只手拿着伞。

        “嗯。”

        雨慢慢变小,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韩非和妻子终于回到了小区。

        他们刚进入小区,韩非突然听见了什么声音,扭头看去,在小区拐角那里有一个穿着黄褐色裙子的年轻女人。

        那女人的头发已经湿透,沾粘在了脸上,此时她的表情无比吓人。

        “是那个女网友!她怎么跑到我小区附近了?”韩非把伞递给妻子,快步追了过去。

        按照很多电影里的情节,女网友可能会和韩非错过,她在看到韩非现在幸福的样子之后,心生怨恨,随后报复韩非和韩非的家人。

        不过电影毕竟只是电影,拥有三十体力的韩非,全速冲刺,一般的鬼都甩不掉他,更别说一位虚弱的女网友。

        捉迷藏被动天赋触发,韩非很快在巷子角落里找到了那位刚成年的女网友。

        “你怎么了?”

        韩非慢慢靠近,他发现女网友的身体在不断摇晃着,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块尖锐的玻璃。

        “我先给你找个地方避雨吧,你吃饭了没有?”

        嘘寒问暖,韩非一步步靠近,女人也朝他挥动那玻璃碎片,可还碰到韩非,她自己就摔倒了。

        韩非摸了摸女网友的额头,对方体温很高。

        “发烧还要出来杀我,你这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吗?不值得啊!我傅义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你还有大好的未来。”韩非拿出手机给自己妻子拨打了一个电话,随后他背着女网友跑出小巷,朝着附近的医院冲去。

        挂了急诊,韩非预付了足够的医药费,又找到自助取款机取了一千五,塞进了女网友的背包里。

        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女网友,韩非不由得又想要叹气,这个神龛继承任务可以说是他叹气最多的任务:“好好养身体,你要健健康康的才有力气弄死我。”

        起身,韩非准备离开,却忽然发现女网友恍惚间还抓着他的衣角。

        “算了,我再陪你一会。”

        韩非现在有了一种急迫感,爱憎分明这个称号会加速爱意和恨意的增长速度,所以他要尽快去消减大家对他的恨意。

        等女网友情况稍微稳定了一些后,韩非从医院走出,回到了自己家。

        妻子在沙发上给他准备了干净的衣服,他换好后,悄悄进入卧室。

        接着他很惊讶的发现,原本他放在地上的褥子被收了起来,被子也被移到了床上,妻子侧身睡在左边,将靠近房门的右半边床空了出来。

        说实话,韩非挺感动的,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褥子拿出铺在了地上,然后重新把枕头和被子放在了褥子上。

        没办法,睡床上,他自己心里都不踏实。

        抓紧时间眯了一会,韩非又赶紧起来洗漱,准备去上班。

        “我去公司了,你多留意下新闻,如果上任校长的冤屈被洗刷干净,你记得把这个好消息给傅生分享一下。”韩非出门前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

        走出家门,韩非急匆匆跑向公司,可他还是迟到了。

        “完了,又要被赵茜说了,昨晚我还放了她鸽子,今天估计很难熬,我一定要时刻小心。”

        打卡进入公司所在的那一层,韩非很惊讶的发现,赵茜这次竟然没有找他的麻烦,他的四个下属也都不在办公室里。

        “人呢?”

        在韩非疑惑的时候,公司会议室里传来一阵阵惊呼。

        韩非立刻脱下外套,去接了半杯咖啡,装出一副我已经工作了很长时间的样子。

        走向会议室,韩非将门推开,他发现大家都聚集在会议室内,很多人还拿着手机拍照。

        凑到近处,韩非这才看见有一位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女人,穿着永生游戏里反抗者的特色套装,手持一把电锯,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

        章鱼将穿着越少、战力越高的理念发挥到了极致,他设计的游戏服装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节省布料。

        “咦?组长,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假树哥踮着脚尖在拍摄,不小心碰到了韩非。

        “我早就来了,你拍的太入迷,根本没看见我。”

        “来,组长,我给你让个位置。”

        “不用了,你们拍,我回去工作了。”韩非转身朝着外面走去,他去开会议室的门时,电锯声突然在会议室另一端响起。

        韩非心跳猛地加快:“不会吧?李果儿就是随便那么一画,应该是我太紧张了。”

        忍不住的回头望去,韩非和那个拿着电锯的女人对视了一眼,对方冰冷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个有些残忍的笑容。

        韩非脸皮抽动,确认过眼神,是遇到了要杀他的人。

        装作没有看见,韩非赶紧跑回办公室,他拿出自己手机,查看小号上的信息。

        这几天他都没有再和那些暧昧女性来往,一句话也没有聊过。

        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有个一直和他暧昧聊天的女人连续发送了好多条信息,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不来找我的话,那我可就去找你了。

        韩非点开那个女人的头像,但对方也是一个小号,隐藏了所有真实信息。

        “组长,你怎么又流汗了?”李果儿拿出一片湿巾纸递给韩非,笑咪咪的说道:“别的人看见那个模特,眼都瞪直了,组长你却转身就跑,难道你以前认识她吗?”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在这里看美女,公司的未来靠谁建设?你看美女一百遍,美女也不是你的,但你要是努力去工作,钱和未来都是你的。”

        “可是那模特来公司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傅义在不在?茜姐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人都懵了。”李果儿笑得很开心:“组长,你再好好回想一下,是不是在哪里遇到过人家。对了,那模特的名字叫做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