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陆司北孟盛楠在线阅读 - ○-3-8

○-3-8

        那本杂志她花了三个晚上看完,最后两篇相连。作者是周宁峙和张一延,发自洛杉矶。她想起过几天就回来的江缙,倒真是多了几分落魄和伤感。几年别离,也不知他们是否还好。

        一届又一届。

        学校的琐事随着期末考的结束暂时告一段落,全体老师统一阅了两天卷。二号那天她总算闲了下来,去赴聂静的约,两点的时候俩人在广场路的茶餐厅见了面。

        聂静坐在对面满是感激。

        孟盛楠问:“怎么没带孩子?”

        “我妈看着呢。”女人笑了笑,“我妹说她在那儿特别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孟盛楠摇头。

        “谢什么呀,都是老同学了。”

        聂静抿了抿唇,“其实,今天请你过来除了要感谢你帮我妹解决工作的事儿,还有一件事想和你坦白。”

        孟盛楠看过去。

        “我也憋了很多年了。”

        孟盛楠眼神疑惑。

        聂静重重的呼吸了口气,说:“高中时候你报3○○○米——”

        “我知道。”

        孟盛楠截住话,笑了,“那时候十多岁都懂什么呀。”

        聂静好大会没说话,竟有些无语凝噎。

        “谢谢。”女人低头又抬起。

        孟盛楠喝着茶,扯开话题又聊。

        聂静问:“你有和以前的同学联系么?”

        “很少了。”孟盛楠说,“不过前段时间遇见傅松了,好多年没变还是老样子。”

        “是么。”

        孟盛楠点头,“好像快要结婚了。”

        “那挺好。”聂静慢慢道。

        孟盛楠笑了下。

        聂静说:“你知道么,高中那会儿我还喜欢过他的。”

        “看得出来。”她扬眉,轻声说。

        聂静笑的眼眶湿润。

        这种轻松的说着话,哭笑随和的时间就是在高中时代她们都没有过。你一句我一句说了近一个半时辰,分开时孟盛楠送聂静上了公交,转身沿着站牌自己走。路边的各大商场搞促销,门口一溜弯儿女人。

        身上披着横幅,花枝招展。

        她忽地兴起,进了里头去逛。夏天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衣服一件赛一件耀眼。有店家笑着招呼她,孟盛楠进去转。墙上有一件双吊带粉色蓝底裙一眼就喜欢上,她咬着牙花了将近小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下来。

        然后提着袋子继续转。

        商场外的路边,池铮抽烟不止。从看见她进去一直抽到现在,他抬眼看对面高楼,做了一个决定。随即狠狠抽了一口烟丢掉,从大门走了进去。

        那时候孟盛楠逛到二楼。

        正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长发及腰,热辣短裙。擦肩而过的时候俩人不小心撞了下,她说抱歉。女人甩了甩头发昂头挺胸走过,带走一阵风。孟盛楠兀自笑。

        二楼一圈都是服装。

        她逛到最后一家的时候,又看见刚刚撞到的那个女人。几步之遥,女人背对着她,和面前的男人调笑。男人被挡着,她看不清。正要移开视线,男人看过来。她愣住,身子僵了一下。

        池铮的眼神像猎鹰,牢牢的攥住她。

        孟盛楠不自觉的往后退,转身就要走。那女人已经抬起手要去碰池铮,男人一扬胳膊甩掉直直向她走过来。她还没迈出步子,就被他拉着手腕强行跟着走。

        身后的女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二楼最左手边的楼梯处有洗手间,男厕没人。池铮直接将她拉进去,将墙脚的正在维修牌子丢在门外,然后重重的反锁上门。孟盛楠挣脱不开,被他死死摁在右手边的墙上。那呼吸沉重压抑,孟盛楠很不舒服,被他吓住,手里的服装袋掉在地上。

        他整个人阴沉的厉害。

        “不是说很忙。”声音也阴沉。

        孟盛楠说不出话。

        “嗯?”

        那一声尾音上扬,她连呼吸都紧张。忍不住挣扎了下,被他禁锢的更紧。他的脸压下来,呼吸沉重。

        “刚刚你跑什么?”

        孟盛楠牙齿在打颤,“谁跑了,你先,先放开我。”

        池铮冷笑了下,“你觉得可能么?”

        她一怔。

        池铮呼吸更近,慢慢说:“陆司北说你很难追,一点没错。”

        孟盛楠抬眼看他。

        她有点大义凛然的赴死模样,池铮渐渐软了口。

        “孟盛楠,我们谈谈。”

        “那你先放开。”她也静了下来。

        池铮冷笑,“放开让你跑?”

        孟盛楠嘴角动了一动,他用力更紧。

        “好,你想谈什么?”

        池铮眸子漆黑,“上次我们还没说完的事。”

        她最怕这个,只觉得自己被他剥的干干净净看的透透彻彻。她觉得有些羞辱难堪,他却不松口。

        他忽然笑了一下,“孟盛楠。”

        她仰头。

        “你抖什么?”池铮问。

        她看着他近在咫尺胡子拉碴的脸,出不了声。他气息厚重,男性味道覆盖她一身。

        “抖也没用。”

        孟盛楠眼圈一下子红了。

        池铮皱眉,“怎么跟林黛玉似的。”

        说完他自己就笑了,去擦她眼角。粗糙的指腹摩擦着她的皮肤,孟盛楠一哆嗦。他慢慢俯身至她耳侧,声音低而蛊惑。

        “我看上的女人就得跟着我,除非我提分手。”

        孟盛楠怔住了。

        池铮又看向她的眼睛,问:“陆司北追了你那么久才追到手,后来为什么放弃你知道么?”

        她只是看他。

        池铮说:“因为你喜欢老子我。”

        孟盛楠颤了颤眼睛。

        “孟盛楠是你,舒远也是你。”池铮吸了吸脸颊,黑眸紧紧盯着她:“那本沉思录,他知道,我也知道。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我都知道,孟盛楠,就凭这些,你跑得掉么?”

        “所以呢?”她颤着声问。

        池铮抬眼。

        孟盛楠:“所以你说喜欢我,我就应该答应么?”

        “难道不是?”

        孟盛楠慢慢摇头,“不是。”

        池铮眸子危险的眯起。

        “你撒谎。”

        “我为什么要撒谎?”

        池铮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孟盛楠不敢呼吸。

        “死要面子活受罪。”他低声说。

        孟盛楠眉头不住的一扬,他脸色愈来愈可怕。她偏头躲开他的视线,被他强硬转过来。孟盛楠吓得不轻,就要推开他,无奈怎么都用不上劲。池铮下了狠劲,直接掰住她的脸。双手握着脸颊,重重的吻了上去。

        她吓得连挣扎都忘了。

        他气息很重,下嘴也重。薄唇紧贴她的,舌头在她嘴里搅的天翻地覆。孟盛楠已经软的一塌糊涂,任他为所欲为。池铮吻得很专注,鼻子狠狠嗅着她身上的味儿。一手握紧她脖颈,一手沿着她腰线向上摸。

        孟盛楠穿的单薄,他手掌所到之处都引起战栗。

        “怕痒?”

        他说话的时候,唇还未离开她,声音低低的。孟盛楠趁他舌头抽离,忍不住大口喘气。池铮低笑,右手已经覆上她的酥软。孟盛楠腿软的厉害,差点要滑下去。

        池铮勾唇,拖住她。

        又要吻下去,孟盛楠惊得头一偏。他的唇落在她的脖子上,湿湿的。

        “躲我?”

        他声音危险,孟盛楠双拳握紧,咬着下唇。

        有人敲门,池铮皱眉,孟盛楠后背一僵。扣门声愈来愈大,像是工作人员在说话。池铮不耐烦的咬着后齿槽,孟盛楠趁他愣神的功夫,使出全力推开,池铮一时后退了好几步。她从里头开门的同时外头的人也在转锁,几乎是不到三秒的时间她就跑离。

        工作人员拦在门口,似乎有些尴尬。

        池铮摸了摸下巴,微垂眸看到地上的服装袋。他俯身提起来看了一眼,挑眉。然后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一眼望向商场楼下,那女人早已不见人影。他轻轻拂过薄唇,似乎还能感受到她的温热。

        忽低低笑了,走到外头点起了一根烟。

        “真他妈软。”

        池铮低笑。

        那会儿,女人早已逃远。从商场打车到学校,孟盛楠花了十五分钟。从校门口到公寓里,她走了五分钟。与其说是走,不如说跑。学校里早就没什么人了,她提着一颗心直到回去屋里才落下来。

        她背靠着门慢慢滑落坐在地上。

        刚刚那湿热厚重的吻,她没想到。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味道好像还缠绕在她身上,弥久不散。他说出了所有她年少时的心事,他那样霸道,不计后果不顾一切。

        孟盛楠怕了。

        她静静的看着地上的白色瓷砖,倒映着她的影子。就那样一直发呆了很久很久,她忽然就笑了,然后泪流满面。全身的戒备都没了,她忽然一身的轻松,哭了又笑。

        盛典突然打来电话。

        “楠楠?”

        外头天色渐暗,孟盛楠愣愣的‘嗯’了声。

        “怎么了?”

        孟盛楠看着窗外空中高挂的半边晚霞。

        “没事,妈。”

        盛典不信,“怎么听你这声不对呀?”

        “哦,刚看了个电影,难过的。”

        盛典笑着摇了摇头。

        “吃了没有?”

        孟盛楠目光还盯着那半片红光,像海洋。

        “吃了。”她轻声说。

        盛典问:“什么时候回家来?”

        “5号了。”

        盛典‘嗯’了声,又关心了几句准备挂电话,孟盛楠突然出声叫。

        “妈。”

        “嗯?”

        “晚霞挺好看。”

        盛典笑了,“是好看。”

        “爸和小杭呢?”

        “爷俩院子里聊天呢。”

        孟盛楠目光柔和。

        “那我挂了。”

        “别熬夜,啊。”

        孟盛楠说:“嗳。”

        天边的红霞慢慢消失不见,夜色深沉。像他粗重的呼吸,弥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