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陆司北孟盛楠在线阅读 - ○-3-6

○-3-6

        暑假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学校里一直忙不开身,期末考前她被盛典喊回家。上周中考没回来,孟杭一直念念不忘。那天中午她进了家门,小男生还在生着气,自己玩不理她。

        盛典坐在沙发上绣花,她依偎一旁看电视。

        “你们学校什么时候放假?”盛典问。

        孟盛楠:“具体还不知道,估计也就下周了。”

        “临时没什么安排吧?”

        “没,怎么了?”

        盛典看了她一眼。

        “前两天你外婆打电话说想你们了,完事儿和小杭过去待几天。”

        孟盛楠‘嗯’了声。

        “我也有点想外婆了。”

        电视机里是民国年代的苦情戏,下雨天女主角跪在家门口被拦在外。孟盛楠实在不忍心看这种,拿起遥控器就要换台。盛典从针线活里抬头,“别换,我看的正起劲呢。”

        孟盛楠:“……”

        她无聊,凑到盛典跟前,“你绣的这是什么?”

        “自己看。”

        “孔雀吧?”

        迟迟没有听到回应,孟盛楠偏头看,盛典表情有点哀伤。电视里女主角被威严的父亲抽着鞭子甩巴掌,女主趴倒在地一声不吭。她再看盛典,眼眶湿湿的。女人嘴里还忍不住喃喃:“多可怜呀这孩子。”

        孟盛楠叹气,起身去逗孟杭。

        小男生嘟起嘴吧不理,脑袋转向一边。她又蹲下到另一侧,目光看着他。小男生又转回来,孟盛楠也跟着蹲过来。小男生烦了,皱着眉头,“哎呀,姐。”

        孟盛楠笑了,“我现在要出门,你去不去?”

        小男生好面子,“不去。”

        “真不去?”

        小男生咬了咬嘴唇,“不去就是不去。”

        “哦。”

        孟盛楠点点头,起身去房间拿包。然后去门口换鞋要走,像模像样的自言自语,“我记得那家店好像又来新货了,比梦比优斯还厉害。”说完还没踏步,衣服被人拽住,她低头看。

        “姐。”

        小男生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孟盛楠乐了,“想去?”

        “嗯。”

        她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小男生立刻嘴巴凑过去吧唧一口。于是俩人笑着出了门,小杭又蹦又跳简直开心坏了。商场里琳琅满目,她带孟杭直接去了三楼的游乐城。

        孟杭和别的小朋友在里面玩,她站在一旁。

        身边不时地走过年轻的父母和小孩,一家三四口。她莫名的有些感伤,包里的手机在震。她接起贴在耳边,戚乔说了句什么她没听清。四周太吵,她看了眼孟杭跑到场外听电话。

        “你刚说什么?”她问。

        戚乔声音拔高:“我问你在哪儿?”

        “商贸城游乐场。”她目光盯着孟杭那边,又道:“你要来么?”

        “必须的,等着我啊。”

        孟盛楠笑了笑,低头将手机装包里。只是她刚抬头往里走,孟杭的身影却不见了。她当时脑子一懵,匆匆忙忙往周边看。还没走出几步,就听见身后大喊:“姐。”

        她立刻回头,狠狠愣住。

        池铮拉着孟杭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就那么一瞬,孟盛楠有种天荒地老的感觉。很多年前看甜蜜蜜,那是一九九五年的老街道。橱窗下张曼玉和黎明各自回头两两相望,岁月沉浮沧桑变迁。漫长时光的聚首离散之后,一笑泪两行。

        半响,男人低头看孟杭。

        “这也叫出其不意。”他说。

        孟杭直乐,跑到她跟前拉她手,“姐,是我先看见哥哥的。”

        “嗯。”

        她揉了揉小杭的头发,抬眼看他。

        “放假了?”他声音不温不火。

        孟盛楠沉默了下,嘴巴抿了抿。

        池铮稍稍抬眉:“你这是不想和我说话了?”

        “啊。”

        孟盛楠:“不是,学校里还得几天。”

        “是么。”

        她‘嗯’了声。

        小杭摇摇她的手要过去和小朋友玩,她还没来得及说话。

        小杭问:“哥哥也可以去么?”

        孟盛楠低头看小杭,“哥哥很忙——”

        “可以。”

        他声音忽的落下,孟盛楠抬眸。

        池铮淡淡看了她一眼,上前微俯腰将孟杭一把抱起。小男生胳膊环住他的脖子,一个劲的笑。俩人都没看她直接就往游乐城里走,孟盛楠一脸大写的懵。

        她随后跟着进去。

        池铮将孟杭放在一堆小朋友里,退出来。那会儿她刚走到他身侧,视线落在孟杭身上迟迟不移开。有人不时的走过,俩人退在角落边。池铮两手插兜,半靠着墙。隐隐察觉他的视线扫过来,她假装没看见,接着就听他开口。

        “有个事儿一直想问你。”

        她目光未动:“嗯。”

        “孟盛楠。”池铮淡声道。

        听见他叫她的名字,她微抬眼,目光却落在他身侧别处。

        “你不敢看我?”

        池铮盯着她的侧脸,半响她看过来。

        “我听着呢。”

        池铮淡笑了一下。

        “你还真是——”

        他舔了舔门牙,将头偏过又笑了一下转回来。

        “那天为什么要跑?”

        孟盛楠眉毛一跳,“什么跑?”

        “非要我说清楚?”

        孟盛楠抿紧着唇,手掌有些颤的握不住。

        “我不过是给你看了本书,提了个名字,不认识就不认识,你跑什么?”池铮看了一眼又抬眸,“又为什么哭?”

        孟盛楠握了握拳,“我只是——”

        “只是什么?”他逼问。

        她抬眼,看着眼前这个令她脸红心跳无地自容的男人。池铮眼睛漆黑,像一条狼。孟盛楠慢慢看着他,忽然笑了。

        “你想要我说什么?”她问。

        池铮目光一闪。

        他正要开口,不远处有人喊‘孟盛楠’。池铮看了她一眼,这女人假装若无其事强撑得厉害。他薄唇嗡动:“我先走了。”说完经过她从里侧拐了出去。

        孟盛楠慢慢松了口气。

        “乔乔姐姐。”孟杭突然大声叫。

        她回神看过去,戚乔已经走过来。小杭也不玩了,跑到她俩身边。小男生四处看了看,抬头问孟盛楠:“姐,哥哥呢?”

        戚乔:“什么哥哥?”

        孟盛楠:“哦,遇到一个高中同学,刚走。”

        “哥哥走了?”小杭叹气,“我还想让他教我玩游戏呢。”

        戚乔听出味儿来了,“哪个高中同学呀?”

        孟盛楠:“你不认识。”

        “装吧你就。”戚乔撇嘴。

        然后不再管她,拉着孟杭开始去扫荡娃娃机。

        周围很吵。

        孟盛楠觉得自己头痛得厉害,她一个人坐在商场走廊边的沙发上。斜对面的店铺里有音乐放出来,南合北斗唱让泪化作相思雨。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或者一觉不醒。

        那天晚上她就回了学校。

        戚乔敏感非要跟着她去,动用她公寓的厨房说要做一顿天下极品给她吃。听着里头锅碗瓢盆噼里啪啦响,孟盛楠无奈,也懒得管。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旺角卡门,刘德华中枪的时候她眼眶湿了。

        “我的个天。”

        戚乔系着围裙走过来盯着她看,“至于这么难过么,都是假的。”

        她翻了一眼过去。

        “饭做好了?”

        戚乔滋滋乐,“尝尝?”

        她起身去厨房,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左看右看。

        “吃呀。”戚乔急了。

        孟盛楠半信半疑,慢慢塞嘴里。

        “怎么样?”戚乔一脸期待。

        孟盛楠闭了闭眼,叹了口气。

        “我现在真的很难想象你家那位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戚乔皱眉,自己也尝了一口,瞬间觉得七窍冒烟。

        “怎么样?”她问。

        “完了。”女人欲哭无泪,“我把辣椒酱当番茄酱用了。”

        孟盛楠忍不住笑了。

        “值了。”

        “什么?她问。

        戚乔说:“终于笑了你。”

        窗外安静如水,无波无澜。俩人慢慢吃完饭然后躺去床上,戚乔开了广播乐。舒缓轻柔的背景音乐慢慢流淌在房子里,戚乔低声问:“下午和你说话那个男人是九中的那个池铮吧?”

        孟盛楠没再想瞒着了,“嗯。”

        “喜欢他多久了?”

        “忘了。”

        戚乔叹气,“高中那会儿你就想得多,现在也是。明明什么事儿都没有,到你那儿就跟天崩地裂一样。楠楠,这样你会很累的。”

        过了好大一会儿,孟盛楠眼眶湿润。

        “我知道。”

        戚乔缓缓侧过身,无奈的看她。

        “知道做不到,有什么用。”

        孟盛楠闭上眼,泪水从脸颊滑落滴在床上。

        戚乔心里‘唉’了一声。

        “哭吧,哭出来心里就干净了。”

        半响,孟盛楠擦了擦眼泪,睁开眼深深呼吸。

        戚乔笑她:“你还是胆子小。”

        孟盛楠吸吸鼻子,“小么?”

        “啊。”戚乔说,“比针尖还小。”

        孟盛楠哭笑出声。

        戚乔:“他以前什么样我知道,不过听说现在收敛很多。除了混得不好,其他也没什么挑的。”

        “他也没这么烂吧。”孟盛楠小声辩解。

        戚乔眨眼,眸子含笑。

        深夜里,房子暖光四溢。俩个女人哭哭笑笑,郁结随夜散去。漆黑的天空笼罩在这广袤的土地上,俯视去看,江城连一巴掌大的地方都没有。但这片土地上,孕育着无数的中华儿女。他们生活在一起,无论春秋冬夏,无论酸甜苦辣。

        有星辰落在那个破旧的街道。

        男人坐在床头,不厌其烦的转着手机。他一腿半撑起,胳膊搭在上头。屋子只亮着那盏台灯,男人没什么表情。他盯着某个地方,黑眸沉静。然后,他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