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骑砍作弊指令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总算击倒了伯爵(我承认这几天工作有点忙卡文了。)

第102章 总算击倒了伯爵(我承认这几天工作有点忙卡文了。)

        然而!

        凡事就怕有一个但是或者是然而。

        就在全场沸腾,好像就已经在庆祝眼前这位,高大帅气英俊挺拔的爵士成为了冠军,而主持人有些尴尬的没有入场宣布胜利的时候。

        周边又走出了几个身穿在竞技场竞技服务的战士,而且在主看台的位置,一个硕大的数字翻牌被举了出来。

        白色的木板上硕大的红字写着13。

        意味这场战斗之中还有13个斗士没被淘汰。

        其实并没有人真的去数究竟有多少人被击倒,这个环节看的就是个紧张刺激,看的就是战斗的画面感是否足够精彩纷呈。

        这一切厄迩冈斯其实都做到了。

        他得到了最优秀的画面,无论是打击感还是视觉效果都可以称得上是一场完美的表演。

        但是伯爵还是上场了。

        他走在人群的最后,火红的竞技盔上镶了一圈金边。

        这是有大贵族进入竞技场才会有的“特效头盔”,看起来就像是把一个王冠套在了竞技头盔的外边的这个装束,基本上已经是向观众席上的这些伯国子民们宣布,你们的king下场了。

        “the    king!”

        主持人拿着铁皮喇叭,那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喊,将整个现场的气氛推到了顶点。

        国王啊!

        这个成为了骑士的侍从便已经高过平民一头的时代,一个伯国的国王出行,路上所有的子民都得跪着。

        而且是脸冲着道路之外跪着,能够有幸脸冲着道路的方向跪着的,那都得是有一定身份的人。

        现在所有的观众站在高高的看台上,国王则手持着一把金色的剑刃入场,这可能是他们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能够看到国王样子的时候。

        要知道哪怕就是在赌斗盛行的内陆国家,一个国王亲自出现在都城的竞技场中参战的行为,也大多数是形式主义性质的表演而已。

        可地处边陲的纽曼北部地区的伯国,伯爵年轻时就是竞技场的常客,但最近20年他已经很少下场了。

        如果说戴维斯爵士是属于十年前的竞技场,那么伯爵至少是二十年前的。

        所以他的突然出现,当真是引爆全场。

        而这其余的十二个人中,厄迩冈斯打眼一看也有几个是熟悉的面孔。

        有一直跟随在男爵身边的宫廷骑士,有曾经见过的伯爵派出来的使者骑士,反正就看他们的那个样子就没有一个是庸手。

        “我这侄子真是不知变通啊,伯爵已经摆明了,是想要赢下这场胜利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让。”

        男主回到了阴影之下,嘴里看似无意的叨念被伯爵的宫相听了个正着。

        伯爵宫相都有点傻,难以置信的看着男爵指着场上的厄迩冈斯问:“你是说你侄子敢向伯爵动手?”

        特瓦林男爵虽然本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但也不想把这说的那么刻意,所以好像才发现被听到了一样慌忙的解释。

        “我的侄子是一个信仰圣光之道的骑士,他遵循圣光面前人人平等,所以他在面对对手的时候,心里既没有大小,也没有尊卑,就连我站在他面前,他不也是照打不误,毫不相让。”

        “信仰圣光信傻了?”

        宫相难以置信呐,还有这种人?或者说贵族之中还有这种人?

        你要说在平民之中,有那种被洗脑洗到发傻的人,这很正常。

        可是贵族之中怎么可能有这种存在呢?

        男爵顿时表露出一副有些自责的样子,说:“其实也怪我疏于管理,让他的教父,也就是特瓦林堡的牧师接过去灌输了很多,不好的思想,他现在才变成这样,又木又愣。”

        宫相一副似乎才想起特瓦林家那些脏烂事的样子,一副可惜的表情挂在了脸上。

        “就算他真的会对伯爵动手,那也得是能挺得过这12位骑士的联合围攻才行啊!”

        “你说的是啊!”

        见他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男爵迎合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场上的对峙也终于结束,包括男爵在内的十三人开始了围攻。

        说来也奇怪,观众席上并没有传出什么嘘声。

        如果是换作以前最后出来想要捡便宜的这位大贵人带人围攻,那个冠军热门的时候,现场就算再怎么场控,也必然会有眼见自己的赌资要化为泡沫的观众喧闹。

        可是这个带头围殴的人是伯爵,这一切就变得真的不一样了。

        由此可见他在子民心中的威望确实是非常的高,看一场他亲自参与的战斗,甚至可以认为失去的赌资算是值回票价。

        没有任何嘘声,只有一片加油叫好,而且清一色都是给伯爵鼓劲的。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伯爵必然取得这场胜利的时候,场面又一次的出现了反转。

        12个围攻的骑士之中,四个先行出手的骑士的持兵器的手,被快的甚至拖出虚影的武器打断。

        四声惨叫甚至没有任何压抑的传出,然后又在一瞬之间终止,因为被同样快的拉起虚影的武器抽打在了脑袋上。

        四人身体失去力量的支撑,像被剪断吊绳的提线木偶,无力的摔在了地上。

        是的,厄迩冈斯又开挂了。

        一个马奴都有魔改的手臂,鬼知道这群骑士里有没有什么变态?

        动作就像开了16倍速,连消带打,就将这12个骑士全部砍晕在地。

        场上只剩下他和伯爵了。

        尽量放缓自己的说话速度,厄迩冈斯对伯爵说:“我~要~是~没~有~这~么~快~的~速~度~。~我~拿~什~么~战~胜~血~族~,所~以~你~输~的~不~冤~!”

        然后在伯爵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剑抽晕了伯爵。

        伯爵摔倒那一刻,所有人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他们见“戴维斯爵士”战胜所有的对手之后,站立在了伯爵的对面,在他们的心目之中,这位爵士应该单膝跪在地上虔诚的表示将胜利拱手相让。

        这才是一个封臣对封君的尊重,甚至有人脑补,他口中说的应该是这一世一场为您夺得的胜利之类的话。

        可是谁也没成想这一剑就把伯爵给抽倒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