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跪下来听

第五十六章跪下来听

        “小子,你还敢来听天街,不怕那位王爷再给你来个三千铁甲堵大街?”彩衣童子这次估计是蹲腻了,觉得太舒服了。

        他这次挂在了白也长褂上,就挂在腰间,像个布娃娃一样。

        人生有聚有散,所幸有散又有聚。

        天刚蒙蒙亮,彩衣童子便跑到白也二人房间里,把人吵醒后二话不说便要跑路。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偷了摇铃山多少钱怕被追杀呢。

        白也这次换上了一袭白袍,是刘志送给他的一件法袍,据说品秩还不低。

        起初白也百般推脱,说什么也不肯要,来到摇铃山麻烦人家给于馨喂剑那么久,功莫大焉,结果什么好处都没给人家,怎么好意思再拿一件法袍?再说了,身上这件长褂穿着也挺舒服的。

        结果刘志大手一挥,将长褂硬生生给扒拉掉了,亲自给白也换上了白袍。

        “天叶国王府那边暂且不去管他,刘志那边是不是你给了他什么好处?”白也以心声询问道。

        听天街人多眼杂的,白也开始习惯谨小慎微了。

        “刘志是野修出身,走的是一条旁门左道,能够走到元婴这一步都是天大的运气了。”彩衣童子轻描淡写道:“我给了他指了一条正道,如果他运气好的话,百年之内可以更上一层楼,跻身渡劫境,不然你以为刘志哪里来的底气敢去争宗字头,没有实力冠以宗,那可是会被群起而围之的。”

        “是这样啊,难怪在摇铃山如此紧要的关头他还愿意拿出一件法袍出来。”白也点点头,心中有数了。

        彩衣童子嗤笑道:“一件法袍?要不是知道他摇铃山如今现状,我非得把他大道给断绝了,这是打发乞丐呢吗?”

        白也摇摇头,不在言语。

        “你们两个,干嘛呢?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连我都要瞒着。”于馨看着白也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奇奇怪怪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肯定在以心声交流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没有,在夸你漂亮呢。”白也随口说道:“你今儿个好像比昨天更好看了些。”

        于馨闻言翻了个白眼,佯怒道:“去你的,白也,现在学会嘴花花了不是?怎么一到了晚上就柳下惠了?嗯?”

        说是这样说,脸上却是乐开了花儿,眉眼弯弯,嘴角微翘。

        “哦豁,咱小天师原来是个柳下惠啊,喜闻乐见,真是喜闻乐见啊。”彩衣童子忍不住打趣道。

        白也眼观鼻鼻观心,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小爷听不见!

        “大胆妖孽,受死吧!”

        突然,异变突起。

        人未至,剑已到。

        于馨一扭头,一柄细小的飞剑擦着她脖颈飞掠而去。

        不一会儿,飞剑去而复返,这次飞剑运用上了本命神通,雷光大作。

        与此同时,一道白色身影暴掠而至,手中长剑直指于馨头颅。

        于馨眉头一拧,手中长剑出鞘,一身杀气自然而然冲天而起,原本来势汹汹的本命飞剑如遇泥泞,像个喝醉酒的公子哥晃晃悠悠而来,被于馨一剑劈开。

        飞剑滴溜溜打转倒飞出去,待到离开了“胭脂”剑意范围后,又恢复来去如风的迅猛劲头。

        “雷法?有点意思,看来是位侠义心肠的莽夫,眼里容不得异族,看到妖怪鬼物便要不由分说打杀,也不顾街上这么多行人,这种人最可恨了,比那些讲规矩的鬼物妖怪都不如。”彩衣童子只是看了眼,便索然无味。

        这雷法,并不纯粹,一看就是意外得到的某部残缺的雷法古籍,威力虽然看似光明浩大,实则后患无穷。

        雷法虽然被誉为万法之首,可如果修习残缺古籍,修了上部没下部,便要遭受反噬,所以山泽野修之中少有修习五雷正法的存在。

        只有修行无门的野修,才会去修习残缺的雷法,死马当作活马医,总归能够多活几年,可是这种路数的修行,注定是一条断头路,金丹可期,元婴无望。

        大道断绝。

        白也气机运转,手指掐诀,身行骤然拔高,错开男子剑锋,一掌劈在男子胸口。

        雷光大作。

        男子吐出一口鲜血,躯体像一只断线风筝,在地上旋转无数圈。

        飞剑一闪而逝,掠入男子眉心。

        男子挣扎着起身,怒目而视,大声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阻挡我杀妖,修得如此雷法,却与妖物同流合污,你简直是愧对道祖!愧对青莲天下!”

        白也这才看清楚,男子一手持剑,另外一只手只剩下袖管随风飘摇。

        彩衣童子呸了一口,老气横秋道:“你有没有想过,这里还有这么多无辜之人,还有这么多老百姓,你如此贪功冒进,万一误伤了百姓,你承受的起这份因果吗?”

        男子脸上一红,嘴上却是半点不肯落下风,强硬道:“你强词夺理!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乃是我们修行中人的本份!再说了,此处这么多老前辈在这里,只要他们出手防范一二便不会误伤无辜百姓。你分明与那妖物是一伙的,妖言惑众!”

        说完,眼看着人群已经远离此地,断然不会再误伤百姓了,男子长剑一挥,一道巨大的剑气伴随着阵阵滚雷声,冲着白也扑杀而来。

        经过短暂的惊慌后,人群很快便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不少野修原本摆摊摆的好好的,被这疯子这么一闹,不得不卷铺盖滚的远远的。

        此时那些人正在远处看着这个鲁莽的男子,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白也长剑出鞘,横剑格挡于胸前,剑气一经接触便消散于无形。

        紧接着,白也反手一剑递出,一道细如发丝的剑气一闪而逝,剑气不偏不倚砸在男子长剑上。

        剑断之时,剑气消散。

        力道把握的刚刚好。

        “念在你是好心,这次我放你一马,以后出门多带个脑子,这么多前辈在这里,难道就你一个人看的出我朋友是妖族了?还有,就算真要除魔卫道,也不该在这样密集的人群中骤然出手,乱杀无辜!”白也收剑入鞘,转过身拉过满脸杀气的于馨就要走。

        于馨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开,她杏眼圆睁,满脸怒气看着白也。

        白也冲她摇了摇头,手上力道更大了。

        “等等!”

        没等白也走出去多远,男子的怒喝声便已经传来。

        “还有事吗?”白也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拉着于馨的手却更加大了力道。

        于馨的气机已经完全运转,杀气已经快要克制不住了。

        “你把我的剑斩断了,你要给我道歉。”男子的声音波澜不惊,特别平静,特别一本正经,自然而然。

        这下子绕是白也也已经忍不住了,蓦然转过头,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男子,“道歉?好啊,我给你道歉,但是,你要跪下来听!”

        一阵磅礴的威压从天而降,狠狠砸在男子只剩一只手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