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画眉

第四十六章画眉

        月明星稀,凉风习习。

        白也吐出一口浊气,收功起身。

        不远处有一簇篝火,于馨正在烤着抓来的野兔子,香气扑鼻而来。

        白也走到于馨身边,看到她脸上的担忧,冲她摇了摇头,咧嘴一笑。

        彩衣童子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身着长褂的白也,便絮絮叨叨开始埋怨起来,“都到了山上了,为什么不去摇铃山山门避难?虽然那边都是一群蝼蚁,好歹也是百来号炼气士,对付一个王国的骑兵也不会很难的。再说了,人多力量大嘛,一百个修士对上一千个普通人,当然是修士赢的,而且会赢得毫无意外。”

        于馨没有理会彩衣童子的絮叨,给白也取来一只已经烤至金黄的野兔子,香气扑鼻。

        一口下去唇齿留香,满嘴流油。

        “赢得毫无意外?你说这话可不太像是见识过天外天的人。”白也一口兔子肉还在嘴里,说话含糊不清,“光凭那个背剑女子的语气,还有那金身境的纯粹武夫,见微知著,摇铃山这样的小山头还真挡不住杀伐果决训练有素的炎魔铁骑。再者说了,就算如今摇铃山有了一位元婴境的刘志,可他刘志如果上了战场,又能顾得上几个人?刘志如果愿意归顺王府呢?那我们岂不是要白白多出来一位元婴境剑仙做对手?”

        “你懂个屁你懂!”彩衣童子破口大骂起来,一跃而起,跳到白也肩头,将嘴角流的油全部擦在了白也领口,这才怒气冲冲道:“一位元婴?你知道元婴境是什么概念吗?修行中人,到了元婴境才算是真正成为了神仙中人,一气绵延万万里,如果你不是有仙兵在手,别说跟那鬼修老匹夫过手了,你信不信一个照面人家就能将你打杀了?一个小国再有底气,也不敢随随便便跟一位元婴叫板,欺负一下你这种金丹境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不想听。”白也淡然道。

        真要依靠摇铃山,那还下山干嘛。

        随便走到哪个山下王朝,直接到皇宫亮出自己天师府传人的身份,别说是天叶国小小王府了,就算是流云王朝皇家,哪个敢怠慢半分?

        可是这样做师傅当真会高兴?打着龙虎山的大旗狐假虎威,这不是正与师傅让自己下山的初衷相悖吗?

        再说了,白也好歹也算一个道法有成的金丹修士了,还是所有炼气士里杀力最大的雷法修士,杀力仅次同境剑修一筹。

        其实白也还有一事没有明说,但是彩衣童子心里是明白的,白也并不信任刘志,也不信任姜野,他对于姜野的印象仅仅是朋友高越的师傅,仅此而已。

        所以哪怕是为了让高越能够好过一些,他都不会去摇铃山山门。

        简单吃完晚饭后,白也便盘腿而坐,继续开始吸纳天地灵气,争取在炎魔铁骑进山之前,多恢复一分都是好的。

        于馨这次也没有吃完就去睡,大战在即,她想睡也睡不着,干脆就到了一边接着练剑。

        彩衣童子就在不远处看着,偶尔点点头,时常摇头。

        那把“胭脂”,竟然意外的和《葬剑诀》般配,“胭脂”剑杀气惊人,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那股仿佛实质针扎一般的疼痛感,让人不寒而栗。

        而那本《葬剑诀》同样是一味追求杀力的剑诀,彩衣童子闲来无事之时也翻阅过,对于他的眼光,不管是白也还是于馨,都是比较相信的。

        谁让人家本身便是杀力高出天外的仙兵呢。

        《葬剑诀》开篇有言“吾之剑道,不为防御,只求杀敌。”

        “我辈剑仙,一剑递出,要教那山河变色,日月无光,要叫那满天神仙尽皆俯首。”

        当时彩衣童子便笑道:“剑术不高,口气不小。”

        不过他也坦言,如果将体内一座关键窍穴温养出剑室,同时将此剑术修炼至大成,到时候剑室内孕育出杀力惊人的剑气,虽然无法叫满天神仙低头俯首,却可叫那满地地仙俯首称臣。

        此剑诀确实算得上是一本仙家剑诀,可以将于馨的剑道拔高一大筹,只要于馨运气够好,将来未必不能跻身新一辈青莲天下天下十人。

        说不得对上白也自己悟出来的《快哉风》都能够不落下风。

        于馨屏气凝神,一招一式干脆利落,剑招凌厉,杀伐果决。

        《葬剑诀》总共才十式,皆是最基础的刺,击,格,洗,与之相比,白也的《快哉风》便要略显花哨。

        《葬剑诀》讲究的是一剑过后,天地清明,故而剑招毫无花哨美观可言,犹如稚童耍剑,追求以力杀敌,精髓都在那剑意里。

        而《快哉风》是一套细水长流的剑术,潇洒绝伦,剑气一道比一道强,循环往复,剑气如瀑,可一但给高人看出端倪,强行打断白也的出剑,使得头尾不接,威力则要大打折扣。

        彩衣童子看看一心沉浸剑道的于馨,出剑越来越快,剑光越来越密集,破空之声不绝于耳,虽然还没有孕育出剑气,但是那份浑然天成的剑意却越发明显。

        不愧是青丘一脉的天才,学什么都快,一点就透。

        绿罗裙,猩红剑,杀气凛然,威风凛凛。

        彩衣童子点了点头,反观白也那边,如枯坐老僧,打坐吐纳,一呼一吸之间有那缥缈烟雾缭绕其中,仿佛谪仙人,也是无愧先天道体这个名号。

        只是有些无聊,于馨那边不能去打扰,否则一身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剑意会被打散。

        白也那边同样不能打扰,炼气士之根本灵气都用在了那最后一剑上面,现在白也的气府窍穴如同八面漏风,鲸吞天地灵气的同时还得小心海水倒灌的巨大风险,万万分心不得。

        “无聊啊无聊,要是有个人能陪小爷说说话就好了。”彩衣童子一掠而起,跳上一根粗大的树枝,他以手为枕,躺在树枝上,抬眼看了一眼月色,喃喃自语:“今儿的月色可真美啊,只是不太适合杀人罢了。”

        迎面而来的清风里,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彩衣童子没有计较清风的不识趣,他这会儿显得格外落寞,眼睛一直紧紧盯着九天之上,穿过云层,在那里,曾经有一座高高在上的神殿。

        他曾经站在那高出云外的神殿广场上,俯视人间芸芸众生,看世间百态,一日复一日,循环往复。

        终于有一天,那座高高在上的神殿塌了,神殿的主人也没能幸免于难,带着他的骄傲,与神殿一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彩衣童子从袖中摸出一只古老卷轴,轻轻抖开,绘画有一条条连绵山脉,群山矗立,流水绵延千万里。

        群山之上,有那万丈霞光,依稀可见宝塔玲珑。

        如天上神仙,给这方天地女子画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