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陈年往事

第三十八章陈年往事

        白也心念一动,长剑归鞘,就这么一步一步凌空往下走。

        不顾下面百来号人惊愕的目光,他径直走到两人身边,和颜悦色开口问道:“敢问哪位是摇铃山山主?我是高越的朋友。”

        姜野心神大定,看来是高越找来的帮手无疑了。

        他微微躬身,作揖行礼:“晚辈摇铃山姜野,见过前辈。”

        白也愕然,修行路上达者为先,可眼前这位摇铃山山主同样是金丹境,而且看着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了不少,管自己叫前辈?

        白也有些不太适应。

        不多时,随着一声鹤鸣,一只通体雪白的仙鹤盘旋于空中,在摇铃山众多弟子的注目下,一红一白两位仙子悬空而来。

        还有一团散发阴冷气息的浓浓黑烟尾随而至,黑烟散去后化为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

        刘志见状,急掠倒退而去,在距离姜野一丈外止住身形,长跑下摆无风自动。

        高越悬停在姜野身边,“师傅,龙虎山那位外门长老闭关了,徒儿没有找到。”

        她看向白也一行人,介绍道:“这位仙师是龙虎山老天师的弟子,白也,是徒儿下山之时结交的朋友,听说了摇铃山的事情后便赶过来帮忙。身边这位是他的道侣,名为于馨,是一位洞府境高人。还有这位老前辈,是白仙师拉拢的。”

        姜野一一抱拳过去。

        刘志眼神阴沉,默默在心中权衡利弊。

        高越那番话并没有故意以心湖涟漪告知姜野,实则也是说给他刘志听的。

        一位龙虎山老天师的弟子,就凭这个头衔,放到哪里都要被奉为座上宾的。

        野修不比传承有序的仙家府邸弟子,可以凭借自家祖师堂吃功劳薄,有享受不尽的资源,但凡在外边受了些委屈就可以回师门叫苦鸣冤,捅娄子了还有师门长辈帮着擦屁股。

        山泽野修是无根浮萍,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出了事情自己扛着,扛不住的便死则死矣,不用希翼着有谁会替自己收尸报仇。

        不过刘志既然能从过街老鼠一般的野路子修炼到元婴,这本身便能说明很多事情了。

        宗字头仙家的弟子他也不是没有杀过,大不了杀人夺宝后就远离中土神洲,只是这样一来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刘志遥遥望着白也,沉声道:“这位仙师,敢问来此所为何事?”

        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是刘志一向惯用的计俩。

        在他眼里,摇铃山一个小山头,不过百余人而已,实在不值得龙虎山这样的宗字头仙家大费周章,指不定就是姜野暗中许诺了好处。

        不过他有自信,姜野一个金丹境野修,哪怕开山立派了,底蕴到底是浅薄,能够拿出手的好处一定没有他刘志能够拿出手的好。

        白也道也坦然,笑着望向这位元婴境野修,淡然开口道:“听我这位朋友说,山门最近被一只老鼠给骚扰了,刚好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抓老鼠了,便跟过来凑个热闹。”

        刘志皮笑肉不笑,“仙师真是好雅兴,一只老鼠哪里值得你亲自出手?”

        “哪里哪里,老鼠大了咬人一口也是很疼的。”白也看向姜野,“是吧,姜山主?”

        “仙师所言极是。”姜野满面春光,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他心里从未如此刻有底气。

        “既然是龙虎山的仙师要管此事,那在下便告退了。”刘志见白也打定主意要管到底,一番权衡后还是不打算冒险。

        山下江湖有句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位所谓的龙虎山仙师,无非是金丹境修为,加上一个金丹境的姜野,真要杀起来也不是很难。

        难的地方在后面。

        面对那位绝顶的追杀,刘志不认为自己跑出了中土神洲便能躲得住,若是老天师铁了心要杀他,除非他能逃到妖族所在的莽荒天下去。

        不过以老天师的脾气,估计就算自己有能耐破开天地屏障逃到另外一座天下,老天师也能追到莽荒天下。

        “姜野,今儿个算你命好,看在这位仙师的份上,我便就此罢手。不过,我不觉得你能一直都运气好。”刘志放完狠话便要离去。

        修士报仇可不像读书人那样讲究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的随着境界提升可以延长寿命,处心积虑个百年千年再灭人满门的也大有人在。

        “刘兄请稍等,我有话要说。”姜野见刘志要走,忙出言挽留。

        “怎么,以为有龙虎山的仙师在这里就真觉得能跟我打一打了?还是说你觉得人多就能留得住我?不说你姜野,这位仙师好像也就金丹境吧,真要打起来输的还会是你们。”刘志声音冷漠,气势暴涨,本命飞剑围着他转个不停。

        便是白也跟高越都无法理解姜野为何做此态度。

        难不成他真觉得凭借自己这位金丹境修为就能强行将刘志打杀了?

        他转头望向如今蹲在高越肩头的彩衣童子,彩衣童子耸耸肩,摊开双手:“别看我,我最多帮你催动剑上的玄雷,打架这种事还是你自己来,不经历点磨难怎么成长。”

        那鬼修老人闻言狠狠腹诽了一番,现在碰到剑修就不管啦?那对付老夫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不管?还把老子苦苦修炼的人身小天地给打碎了,娘希匹!

        姜野看出他们的疑惑,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安心。

        随后,他正面对着刘志开口道:“刘兄,我们认识也有两百年了吧,打架也打了两百年了,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化干戈为玉帛,以后一起经营摇铃山?”

        “化干戈为玉帛?”刘志冷哼一声,呸了一口,“说的轻巧,我姐姐难道就白死了?姜野,收起你那小算盘,我刘志活了几百年,摸打滚爬到今天,早就腻味了,这人间唯一值得我计挂的,只有我那死去的姐姐。”

        “你姐姐确实是我保护不周,不过,你难道就没错了?当年要不是你执意要将那青松派弟子给打杀了,哪能有后面的惨剧。”姜野不退反进,一步跨到刘志面前,一只手抓住刘志的衣领,咄咄逼人:“你刘志迁怒于我,认为是我害死了你姐姐,两百年来一直穷追不舍,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因为你的贪婪,你姐姐死了,我被青松派弟子追杀了整整五十年!整整五十年藏头露尾,每天提心吊胆,你以为我就好过了?”

        高越愣在当场,楞楞地看着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

        这些陈年往事,师傅从来没有跟她提过。

        今天如果不是白也在这里,估计这些事她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了。

        刘志抓住姜野的手掌,一只一只掰开他的手指,抬起一脚踢在姜野的腹部,一下将姜野踹出去老远。

        一抹极其细微的银色丝线一闪而过,如女子发丝,将姜野透胸而过。

        高越怒发冲冠,拔出长剑就要将这个歹徒大卸八块。

        “越儿,住手。”

        姜野捂住胸口,嘴角鲜血直流,他站直了身躯,望向刘志:“我已经活了六百岁了,自知此生无缘元婴,如果你还没出够气,就再来吧,杀了我,如果这样你能解气的话。”

        刘志眼神晦涩不明,冷冷开口:“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当时乖乖站着让我打一顿不就没事了?为什么要拖到现在?”

        “当初没活够,总想着大道登顶,亲自给你姐姐报仇,也是想看一看山巅的大好风光。”姜野摇摇头,喘着粗气,“后面是因为有了这些孩子,怕你杀了我犹不泄愤,将这些孩子也杀了。今天不一样了,有龙虎山的仙师在这里,哪怕我死了,这些孩子也能有个归宿。”

        “刘志,我们这一辈的恩怨,就到我这里了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