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小剑仙

第三十七章小剑仙

        当于馨和高越两人看到白也身后跟着的老人时,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神色。

        高越直接把手伸到背后握住了剑柄。

        如果白也都被控制了,那她们两个怎么都跑不掉了。

        于馨死死盯着白也的眼睛,左看右看,好像没什么不对劲?

        难道这个老人突然善心大发要来帮助我们?

        白也看到她们这反应,稍微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了,忙朝她们摆摆手,微笑着开口:“不用紧张,老前辈是来帮我们的,不是敌人。”

        老人站了出来,笑呵呵地开口:“是的,听白也小道长说了摇铃山的遭遇后,老夫决定帮你们摇铃山一把。”

        白也暗暗点头,悄悄给老人伸出一个大拇指。

        这正是他们刚刚商量好的说辞。

        “那就好,吓死我了。”于馨拍着胸脯,一把抱住了白也,“还以为你被炼成阴神了呢,害我好担心啊。”

        老人嘴里抽了抽,炼化他?他没炼化我就差不多了!

        现在三滴精血还被他捏在手里呢!

        “前辈愿意帮助我们摇铃山了?”高越神情激动,当即抱拳道:“晚辈摇铃山弟子高越,先谢过前辈了。”

        老人身上气机流转好像有点问题,不过高越没当回事,只当那是修炼鬼道的特殊运转法门。

        毕竟是元婴大佬,岂是自己这种洞府境可以随意揣测的。

        这样想着,高越朝白也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白也心领神会,朝她微微一笑。

        “高越?你就是姜野的亲传弟子?不错不错,天赋虽然不算极佳,也算颇高了。”老人面容温和,一点儿也不像传闻中那种怪癖性情,反倒让人心生好感。

        “前辈缪赞了,晚辈资质平平,能够入摇铃山修行已是天大福分,我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师傅教导有方。”高越语气平静,既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过于客气。

        和和气气,不卑不亢。

        老人暗中点了点头。

        “早知道那会儿就该答应姜野了,这女娃儿根骨不错,虽然天赋不算如何出类拔萃,可这性情却深得我心,要是她肯做我的闭关弟子,随我一同修炼鬼道,未来大道可期,我这个做师傅的也能跟着争光,借势再去冲一冲那渡劫境。可惜啊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这样想着,老人心有戚戚然,微微叹息一声,不再做他想。

        一行人慢慢走在大山深处,缓步而行。

        白也独自御剑飞行,不用担心别人会掉下去,白也便放开了速度,万里山河一闪而过,好不痛快。

        有彩衣童子在下面照看着,也不用担心老人暴起伤人。

        而且好像就算他想暴起伤人也有心无力了,据说彩衣童子所说,鬼修老人这次自身天地破碎,元婴也没有,连体内金丹都起了裂纹,现在撑死了也就能跟高越打一打。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白也还是把彩衣童子留在了下面,有这尊大佬坐镇,鬼修老人哪里还敢造次。

        硕大的仙鹤盘旋于高空,慢悠悠跟着众人。

        “高姐姐,为什么不坐仙鹤?”于馨跟高越并肩而行,一红一白两道倩影,别有一番风韵。

        “走过这座山,下一座山便是摇铃山了,我不想太过招摇,多走两步便是了。”高越淡淡说道。

        一颗小脑袋从她白袍领口里钻出来,大大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要哭了?”高越向蹲在她肩头的彩衣童子问道。

        彩衣童子扮了个鬼脸,将粉裙小娘吓得猛一哆嗦,顿时眼泪决堤,把自己给哭成了一个小花脸。

        彩衣童子这才心满意足,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拍了拍手,道:“粉裙小娘最喜欢胭脂水粉,那玩意儿就是她的命脉所在,就像搬财童子没了元宝就不能活一样,粉裙小娘没了胭脂水粉也是活不下去的,你自己算算多久没给她买胭脂水粉了?”

        高越略显尴尬,她本就不是俗世女子,对那胭脂水粉并无兴趣,因此身上并无携带胭脂水粉的习惯,可因为粉裙小娘的缘故,当时在天师府,老天师将龙虎山仅有的两位女道长屋子一顿搜刮,堪堪三盒品质略高的胭脂给了她和于馨,没想到粉裙小娘这么能用,这才两天就把一盒胭脂水粉挥霍一空了。

        于馨那边也差不多光景,她拿到两盒胭脂,现在只剩下半盒了。

        没办法,高越只得打破自己的初衷,一行人开始用悬空飞行的法术,快马加鞭往摇铃山赶。

        ……

        摇铃山山水秀丽,风景如画,比之邻居鬼修老人待的这座鬼气森森的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这只是对凡夫俗子而言,事实上正因为摇铃山灵气不怎么浓郁,加上山主姜野又是一位老资历金丹野修,这才敢在摇铃山开山立派。

        姜野天资平平,早些年做那野狗刨食的野修,悟出来一条人生真理,那就是打得过就往死里打,打不过的掉头就跑。

        如果实在跑也跑不掉的,那就更简单了,跪嘛。

        有命活着,比什么都好。

        只是如今摇铃山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当初他做野修时候的一个仇家竟然突破到了元婴境,找上门来了。

        那名曾经与姜野因为一件法宝结仇的野修先前曾经来打过招呼,要姜野考虑将摇铃山让出来,做他的走狗。

        今天便是约定之日了,姜野穿着一身青色长褂,手持长剑,抬头看了眼天色。

        日上三竿,阳光明媚。

        去龙虎山搬救兵的弟子高越还没有回来。

        可仇人却已经开始大步登山了。

        山门广场上,林林总总百十号人,背负长剑,如临大敌。

        这就是摇铃山所有弟子了。

        一位身穿墨绿长袍的中年男子,缓缓登上山门,走到广场上。

        中年男子丰神俊朗,目光阴沉冰冷,眼神毫不顾忌的在广场上那些弟子们身上一一打量过去,最后才看向坐在主位的姜野。

        “姜野,考虑好了没?将摇铃山让给我,安心当供奉,还是我将摇铃山抢过来,然后将你折磨死。”中年男子神情轻松,丝毫不将百十号冷眼相向的摇铃山弟子放在眼里。

        如果他们不识相的话,也就一剑而已。

        “哼,一百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墨迹了,这可不像你啊,刘志。”姜野身影爆掠而起,人未至剑已到。

        一瞬间,广场上气氛剑拔弩张,都紧张看着自家老祖宗的雷霆手段。

        和那名为刘志的中年男子,轻描淡写就化解了姜野的致命一击。

        刘志眼神冰冷,嘴角翘起,“姜野啊姜野,整整一百年过去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刘志眼神一凝,一柄幽绿小剑自他气府掠出,围绕着他转圈,极为欢快。

        刘志本命飞剑一出,一些个心智不坚定的弟子当场被磅礴的剑气震晕过去,本就不稳的剑心雪上加霜。

        刘志没有刻意压制剑气,本命飞剑随主人性格,阴冷的剑气笼罩着这方小天地,这些筑基境的小辈们一个个竭力运转气机抵抗着剑气的侵蚀,脸色涨红,只有姜野能够神色如常。

        他身形在半空中悬停,低头看着这些摇铃山弟子,虽然有那么十几个实力不济的混不吝已经晕过去了。

        但是更多的,则还在苦苦运转着气机,抵抗着无形的剑气。

        姜野点了点头,眼神欣慰。

        一位元婴境剑修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剑气,落在境界低的炼气士身上就犹如针扎,心智不坚定的甚至会因此剑心粉碎。

        可如果能够坚持下去,哪怕多一刻钟,对于未来封顶剑道都是大有裨益的。

        所以眼看着下面弟子还在苦苦坚持,姜野便没有出手将他们隔绝。

        刘志突然眉头一皱,气势暴涨,望向高空来的不速之客。

        姜野随手一剑挥出,将下面弟子隔绝开来保护好,刘志气势已经攀至巅峰,不再适合下面这些弟子淬炼剑心了。

        便是他自己,都有些承受不住,强提一口气才勉强站稳脚跟。

        他心有所感,安顿好弟子们便与刘志一起抬头看去。

        高空之上,有仙人御剑悬停。

        高冠博带,大袖飘摇。

        刘志眼神晦涩不明,本命飞剑悬停身前,摇摇晃晃。

        姜野神情复杂,心情喜忧参半。

        看那剑仙的道袍样式,应该是龙虎山道长无疑了。

        可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位杨长老,高越也不在身边,这次剑仙过来不知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