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快哉风

第三十六章快哉风

        天师府四人刚走,好不容易清净下来,结果下午又来了两位客人。

        一位背着一竹箱圣人典籍的青衫公子哥,一位背着行囊的书童。

        刘晏坐在天师府大殿内,正襟危坐,望向主位上仙风道骨的老道人,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

        “小子,你长大了呀,不错,真不错。”老天师抚须而笑,看着眼前的读书人,眼神温柔慈祥。

        一如当年。

        老天师突然站起身,伸手在腰间比划了一下,“想当年刚见到你的时候,你才这么点大,这一眨眼的功夫就这么大了,年轻真好啊,朝气蓬勃。”

        老天师心里很是欣慰,刚看到刘晏第一眼的时候,刘晏眼神一如当年清澈,这个世道能够一直坚守本心的年轻人,可不多见咯。

        更多的赤子之心在长大后见识多了人情冷暖之后,人还是那个人,心却早已经不去那颗心了。

        就像一张白纸丢入了大染缸,被染得五颜六色,再也变不回白纸了。

        “托老天师的福,刘晏这几年一直记着老天师的教诲,一刻也不敢相忘。”刘晏站起身,以儒家的礼仪,一揖到底。

        刘二牛见状,也赶紧起身,跟着自家公子一起作揖行礼。

        当年老天师在城中显露的那手神仙神通,他也是见证者之一。

        “哈哈哈,起来吧,在我面前不必多礼,你们这些读书人呐,就是喜欢这些繁文缛节。”老天师走到他们面前,一个个将他们扶起,“说起来,你既然在流云王朝考中了状元,为何不留在朝廷为官,造福百姓?”

        “其实我一直想着要来见您一次,这次见着了您,我心愿也算了了,以后是回京城做官还是去学院继续修行都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了。”刘晏抬头挺胸,不卑不亢。

        刘二牛闻言愕然,千里迢迢跑过来就为了见一面?真是无法理解。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公子,你不是来找老神仙修炼道法的吗?”

        记得刚出来的时候公子是这样说的啊,要找龙虎山的老神仙修炼道法来着?

        “哦?你想跟我学道法?”老天师眉头一挑,笑容暧昧,“好啊,老夫最喜欢你这种长得清清秀秀的年轻人了,长得清秀,又有精神,多好,看着也养眼。”

        刘二牛一阵恶寒,忽然觉得公子不留在这里的决定真是高明极了。

        “不了,能够亲眼见见老天师晚辈便心满意足了,不敢多做叨扰。”刘晏微微笑着,倒是没把老天师的玩笑往心里去。

        “真的不留下随贫道一起修行?”老天师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递给刘晏,“以后你要是想去学宫,可以拿着这块牌子去找一个叫周万化的人,周小儿在流云京城那座书院还算说得上话,跟我也算有些交情。”

        “周,周万化?”刘晏这次是真的震惊了,哪怕知道眼前老道人是绝顶之一的老神仙,都没有这么震惊。

        刘二牛也是满脸崇拜,看着眼前这块玉牌,眼神炽热。

        周万化这个名字,在读书人的群体可是被奉为神明一般的存在。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有读书人一辈子的抱负梦想。

        君子周万化,一人平天下!

        据说流云王朝曾经爆发过一场差点颠覆王朝格局的内乱,叛乱军将京城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整日踹踹不安,朝会开了一次又一次,大小官员整日整夜围在一起,没人能想出一个好办法。

        就在当时的皇帝陛下准备向叛军投降的时候,一个读书人站了出来。

        这个读书人,一袭长衫,一人出城,一人面对二十万洪流铁骑,毫无惧色。

        没人知道那个读书人跟叛军首领说了什么,最后二十万来势汹汹的洪流铁骑竟然撤退了。

        来也汹汹去也汹汹。

        “公子,快收下啊。”刘二牛见自家公子还在发愣,赶紧出言提醒。

        万一老神仙改变主意可就不好了。

        “不,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东西。”刘晏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平静开口道:“多谢老天师好意,不过晚辈想靠自己的努力来获得学院的认可。”

        刘二牛急了,嗓音都不自觉提高了许多:“公子,这可是周万化啊!天底下所有读书人的偶像啊,就算不去攀关系,去一睹尊容也好啊。”

        “收下吧,这东西反正我留着没用。”老天师不由分说将玉牌塞到刘晏手上,“你身上,有一股很纯正的浩然正气,跟周万化很像,你们两个一定会很投缘的。读书人就该像你们这样才对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刘晏将玉牌小心收入袖口,又是作揖行礼。

        “行了行了,你刘晏哪里都好,就是这脾气,如果不像周小儿就好了,繁文缛节一大堆,你是成君子了,贫道可受不了。”老天师摆了摆手,一脸无语表情。

        “对了,说起来。”老天师突然说道:“我有个徒弟叫白也,跟你差不多年纪,以后他到了流云京城你可要帮我照看着点,相信你们两个会合得来的。”

        “既然是老天师的弟子,如果有机会的话,晚辈自当见上一见。”说完,刘晏后退两步,正了正衣襟,一揖到底,“前辈多保重,晚辈这就走了。”

        这一次,老天师倒是没有再嫌麻烦,昂首挺胸,坦然受之。

        ……

        巨大的湖面上突然开始起雾,水底下咕噜咕噜冒起了水泡,一长串巨大的水泡在突破水面之时怦然破碎,像是有庞然大物即将破水而出。

        白也手持长剑悬空而停,彩衣童子蹲在他肩头喋喋不休:“鬼道是下三滥的邪门歪道,比起正常辛辛苦苦修行来说,前期确实可以用进境如飞来形容,但是到了后面境界越高阻碍就会越多,所以一般修鬼道的人境界都不会很高,像这个老匹夫修到元婴境,也算是凤毛麟角了。而且修鬼道很容易被自己炼化的鬼物给反噬,即使没被反噬折寿也很严重的……”

        彩衣童子还在说个不停,一条水龙突然破水而出,巨大的身躯扶摇直上,张着大嘴朝白也的脑袋咬来。

        白也气势瞬间暴涨,剑刃雷光闪烁,他凌空一跃往后退去,轻轻一剑挥出,一刀月牙型雷电剑气直扑水龙而去。

        剑气一闪而逝,瞬间将水龙一分为二,只是白也想象中的泼天大雨却并没有出现。

        几乎就是瞬间,水龙便完好如初,继续张牙舞爪朝白也扑杀而来。

        “这水龙可真难缠。”白也身形闪动,不住躲避着水龙的扑杀,“那沉阴江江神召唤出来的神通水龙我当时随手一剑便把它消灭了,这次的水龙竟然还能恢复。”

        “真不是我说你,你是有多看不起元婴境啊大哥?”彩衣童子翻了个白眼,淡淡道:“那沉阴江神撑死了也就跟你差不多水平,元婴可不一样啊,金丹跟元婴可是隔着一条天堑呢,就算你有仙兵在手,境界上的差距也是无法弥补的。”

        “再说了,你现在可是在人家的小天地里,在这里,那老匹夫就是主宰,可以随意更改规则,白天黑夜完全就是人家一个念头的事情。”

        白也急眼了,“你刚刚不是说有七成把握从这里杀出去吗?真这么变态还怎么打?”

        白也出剑越来越快,剑意也越发磅礴精粹,一道道剑气排山倒海般扑向水龙。

        彩衣童子突然问道:“你这剑法有名字吗?我看它跟你修的顺心意好像刚好契合啊,是不是你自己给琢磨出来的。”

        白也只顾出剑,一剑接着一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后面出剑的手在空中留下一抹残影。

        他在心中不断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水龙来势汹汹,速度惊人,丝毫不逊色金丹境的速度,而且恢复能力惊人,每次被拦腰斩断,不消一眨眼的功夫,它便已经痊愈了。

        只有出剑更快,再快!快到无影无踪,快到让它恢复不过来!

        天色突然就暗了下来,乌云密布。

        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雾气越来越浓烈,周围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滴滴答答的水声,仿佛水龙从未出现过一样。

        白也举目远眺,入眼所见皆是白茫茫一片,那条水龙不知在何处蛰伏,一点动静也无。

        “在别人的世界里打架可真是有够束手束脚的,广霆,这天幕能不能给它捅个窟窿?”白也想了想,开口道:“这样跟水龙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趁着这孽畜现在不来找麻烦了,我们去把这天给捅了吧。”

        白也运转气机,身形突然冲天而起,直冲云霄气,势磅礴无双。

        高天崇云之上,是一片森罗炼狱!放眼望去天幕之上挂着鬼气森森,疯狂翻涌的乌云,时不时有血色闪电划破天幕。

        这里仿佛又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以脚下的白云为边界,天幕又成了头顶那鬼气森森的乌云。

        “这是怎么回事?有讲两片天幕吗?”白也不解,抬头望向肩头的彩衣童子。

        彩衣童子没好气道:“什么两片天幕,是两层云层。任何一个世界都只有一片天幕,只是这种人身小天地规则可以随着修士的心念随意变换,只要修士喜欢,哪怕是九重云层也不是问题。”

        一座鬼气森森的高塔矗立白云之上,阵阵鬼哭狼嚎随着阴风远远传来,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阎罗殿啊。”彩衣童子嘟囔道:“看这品相应该是法器无疑了,原来这老匹夫还有这等好东西,难怪能够突破到元婴。”

        塔尖之上,有人手持烟杆,盘腿而坐。

        看到白也二人,老人毫不意外。

        如果他找不到这里,或者说被下面那条畜生给生吞活剥了,那才是对不起他招魂幡里辛辛苦苦炼化出来的鬼物了。

        老人抬手遥遥虚按。

        风起云涌。

        一只乌云凝聚的庞大手掌朝白也当头压下,乌云手掌之中不时有血色闪电一闪而过。

        一剑。

        一剑之后又是一剑,白也人随剑走,心无挂碍。

        剑出如流,气势磅礴。

        老人微微皱眉,轻轻抬起手,连续隔空虚按。

        一道道剑气,一只只手掌。

        白也不再一手出剑一手掐诀,全身心浸其中,心无旁骛,出剑越来越快,剑意越来越纯粹饱满,衣袖之间,清风鼓荡,猎猎作响。

        就好像突然摇身一变,从一个精通五雷正法的道士变成了世间最为霸道不讲理的剑修。

        老人已经顾不上抽烟,他放下烟杆,双手虚按,额头渗出汗水。

        当白也最后一剑递出,霸道无匹的剑气将当头砸下的手掌尽接搅碎,剑气犹不罢休,一冲而去,将老人两只手掌斩落。

        “老前辈,还要打吗?”白也神采奕奕,大袖飘摇。

        一剑在手,万法可破。

        老人眼神晦涩不明,两只手掌自行飞回。

        他摇了摇头,拿起烟杆继续抽烟,笑骂道:“不打了,打个软,再打下去老子这自身天地都要给你打塌了。”

        老人一伸手,就要撤去这方小天地。

        “慢着!”彩衣童子突然爆喝,声绽如雷,给白也吓了一大跳,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

        “怎么,你还要打?”老人手停在半空,有些尴尬。

        彩衣童子摇了摇头,伸手指向白也,淡然道:“你跟他打打就算了,老天师的弟子,哪怕是金丹境,打了个平手也够你吹的了,跟我打,你还不够格。”

        说着,彩衣童子浑然一变,气机汹涌滂湃,一身极为精粹的剑意流淌全身,隐隐有要压制不住的样子。

        白也心中骇然,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彩衣童子出手,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出手。

        他只是释放了自己的气机而已,无数凌厉的剑气冲天而起,瞬间便把这方天幕捅了个大窟窿。

        老人突然呕血不止,身子像飞落的石头直直往下砸去。

        与此同时,此方天地发出阵阵咔嚓声,天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崩离析,片刻间白也便又回到了那处山头。

        老人就砸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生死不知。

        彩衣童子在老人坠落的上空悬空而停,他双手负后,大袖飘摇,居高临下俯视着浑身污血的老人,宛如神临。

        彩衣童子伸手隔空一抓,一缕青烟从老人身上飞到他手中,待到青烟定型后,赫然就是老人的模样。

        彩衣童子手掌握得越来越紧,手中婴儿挣扎的越发剧烈,张着大口,好似求饶。

        “这是……元婴?”白也凑过来,目不转睛盯着彩衣童子手中的婴儿。

        据说炼气士修炼突破金丹到达元婴之时,需要先在体内识海养育出一尊阴神身在身,阴神在识海如稚童婴儿大小,谓之元婴。

        元婴模样根据炼气士所修法术不同,形态不一。

        儒家修士的元婴捧书,道家的元婴掐诀,剑修的元婴捧剑,佛门的元婴坐莲台。

        眼前这个元婴,像个恶鬼,阴气森森,皮肤发黑,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彩衣童子大嘴一张,将老人元婴丢入口中一口吞下,然后打了个饱嗝。

        白也目瞪口呆看着,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阵干呕。

        地上老人的身体好似被万箭穿心,一条条血柱喷涌而出,好似喷泉。

        “快起来别装死,不然本大爷就一剑下去了。”彩衣童子瞥了眼地上老人,双指做剑,气势汹汹。

        老人顾不得身上疼痛,赶紧爬起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前辈饶命,晚辈有眼无珠冲撞了前辈,请前辈恕罪。”

        彩衣童子没理他,看向白也,“对了,你那剑法,如果没有名字的话,不如叫快哉风,如何?”

        “快哉风?”白也有些不解:“胸中一口浩然气,天地万里快哉风。这不是说儒家君子的吗?”

        “这有何妨,我看你出剑的时候就挺有那种气势的,顺心如意,身随剑走,不然你想叫顺心如意剑?太老掉牙了,就叫快哉风吧,多好听,又上档次。”彩衣童子白了他一眼,这臭道士有些不解风情啊,跟苍麟老儿简直如出一辙。

        “喂,起来了,我又不是你祖宗,磕头那么勤快干嘛,你自己祖宗的坟头在哪里你现在也找不到了吧,泯灭良心的老匹夫!”彩衣童子随手一握,三滴漆黑的精血从老人身上飞入他手中。

        他将这三滴精血丢给白也,“这老匹夫,就留着他一条贱命吧。”

        还没等老人松一口气,就听到他又开口,“把这三滴精血给炼化起来存在窍**,对你的修为有好处。”

        “老匹夫,我要你给这个臭道士做一百年的奴隶,有没有意见?”彩衣童子走到老人面前,“你元婴没了,人身小世界也碎了,跟着他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有朝一日兴许还能够重回元婴境,你要是觉得委屈,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我愿意。”老人还是不敢起身,眼前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彩衣童子,一出手就把他的小世界和元婴给毁了,如今老人不过初入洞府境的修为,不过还好那座阎罗殿没被毁掉,只要大道根基还在,就还有重回巅峰的希望。

        山泽野修,杀人越货,为了法宝反目成仇的事老人见过的,听过的,亲身经历过的,不计其数。

        如果这点心性都没有,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去了,更不用谈跻身元婴了。

        天大地大,活着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