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纸糊的洞府境

第二十二章纸糊的洞府境

        沉阴江江神府邸坐落在沉阴江江底深处,金砖玉瓦,琉璃廊道,气派非凡。

        白也气机流转自如,抵御来自大江深处那股无形的威压,并借此磨砺自身体魄。

        高越跟于馨则各自吞服了避水丹,她们两个单凭境界修为还无法在水底行走自如,但是依靠避水丹却能够在这大江深处如履平地,呼吸自如。

        男子江神在前带路,褪去了一身乌青甲胄的江神大人,换上了一袭大红蟒袍,高冠博带。

        褪下面甲后显露出一张刀削斧刻的脸庞,双眼如鹰,脸上有一道骇人至极的刀疤,从额头劈到到下巴处。

        大门口有两对手持刀枪的虾兵蟹将,作为江神府邸的护院,个个实力不俗,身上隐隐传来气机流转的波动。

        水族天生亲水,虽然境界不是很高,但是在这充满无形威压的大江深处却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两排侍卫看到江神大人回来也不慌张,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迎接,好似天经地义。

        男子在前带路,嘴上笑呵呵的,他心里着实是有些高兴。

        虽然损失了一尾金鲤,但是因祸得福,从此与龙虎山天师府有了一丝牵连,之后只要运用得当,将来收到的好处绝不是一尾有望成龙的金鲤能够比的。

        这是一笔细水长流的买卖。

        几人走进大殿,很快府上就热闹了起来。

        丫鬟们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络绎不绝。

        换上了蟒袍的江神大人心情极好,他高坐主位,高举酒杯,大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杜承,生前曾是流云王朝的武将,幸得皇帝抬爱,成了这阴沉江的江神。此前之事多有误会,杜某自罚三杯。”

        杜承说喝便喝,毫不含糊,仰头一口便是烈酒入喉。

        喝完一杯,身后水灵的婢女嫣然一笑,又给他添上一杯。

        这位江神老爷虽然在外名声不好,性情暴戾,可对府上的丫鬟侍卫们却很是纵容。

        都说他喜好筑京观,可自打坐镇此地水运以来,除了喜欢欺负勒索另外几位河神江神外,造福百姓的事也没少做。

        难道是成了江神后性情变了?

        府上下人们想不通这个关节,不过江神大人平日里对他们也是真的关心,几乎没对府上下人们生过气,长久相处下来,府上气氛融融恰恰。

        “小道白也,很白的白,也很白的也。”白也站起身,手中酒杯与江神遥遥虚碰。

        既然江神大人有意冰释前嫌,白也自然不会继续得寸进尺,得饶人处且饶人,修行路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白也这番可谓清新脱俗的自我介绍惹来一阵媚眼,就连江神杜承也是一愣。

        白也身后那位端着酒壶给他倒酒的水族女子眉眼俊秀,粉腮醉人,听到他这番话后眉眼弯弯,忍俊不禁。

        于馨坐在白也身边,不动声色打量着进进出出的水族女子。

        这些个女子长得可真俊俏,白白嫩嫩的肌肤就像是水做的,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像水蛇一样,穿着丝绸长裙,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个个昂首挺胸,身姿妖娆。

        于馨看着这些女子,眼角余光却撇向了身旁大大方方坐下的白也。

        高越还是一袭白袍,背着长剑,目光在大殿内扫视,仿佛乡下的孩子第一次进城,大开眼界。

        除了大殿外层的金砖玉瓦,殿内的物品也让她大开眼界。

        一颗有她脑袋大小的夜明珠悬在屋顶,照射得殿内犹如白昼。

        大殿的角落里植有一些流光溢彩的珊瑚,殿内浓郁的灵气便来源于此。

        就连桌椅酒杯,都是由上好的白玉打造。

        不愧是坐镇万里大渎气运的江神,如此穷奢极欲,极尽奢华,便是一百个摇铃山也比不过。

        也不是说摇铃山就如何落魄了,都说穷学文富学武,一旦踏上修行这条路,花费的金山银山那可是数之不尽,摇铃山压根没有多余的资源来打造这种仙家府邸,就连护山大阵品秩也不高。

        眼见着杜承要大摆宴席,白也自然推脱不过执拗的江神大人,作为东道主,杜承怎么也不愿放弃这个能够跟天师府拉拢关系的大好机会。

        白也便趁着下人们还在准备,提议先去看看那把雷剑。

        杜承自然是不介意的,反正那把雷剑本来就说好了要给白也,这趟他们来府邸的目的也是为了取剑。

        大殿后面是一个占地广阔的高墙大院,院子里灵气浓稠似水,种满了流光溢彩的珊瑚,宝光流转,让人目不暇接。

        “好浓郁的灵气!比之百鬼山上强了百倍不止!”一进院子,于馨便惊呼出声,除了那些宝光流转的珊瑚让她心生欢喜外,就是这浓稠似水的灵气了,都不用刻意去运转气机,灵气会自动往体内窍穴。

        在百鬼山嫁衣打完嫁衣女鬼后,她体内的窍穴便有所松动了。

        此时海量的灵气汇聚成一条汹涌大江,肆无忌惮冲击着窍穴府门,大有一鼓作气破镜的趋势。

        于馨盘腿坐下,运转气机小心翼翼牵引着体内那股来势汹汹的灵气。

        破镜固然是好事,可这开辟窍穴却马虎不得,一着不慎便会造成海水倒灌的局势,到时候体内经脉窍穴气海全部被冲击得七零八落,那可就要从神仙沦为凡夫俗子了,得不偿失。

        “这个院子种满了是府上的禁地,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进来,只有对府邸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才可以被允许进来这里闭关修炼。”杜承笑着解释道。

        高越回头看了眼正盘腿而坐努力破境的于馨,暗自点头,然后有些羡慕,在心中默念道:“真好啊,筑基境,若是我当年破境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洞天福地的机遇,也不会被他们戏称为纸糊的洞府境了,好好抓住机会破境吧。”

        对于洞府境以上的炼气士来说,在灵气浓郁的地方反倒越加束手束脚,因为他们窍穴都已经开辟完好,若是一个大意没有牵引好,大量的灵气如雄风过境,反倒容易把已经开辟好的气府窍穴给破坏,后患无穷。

        所以一行三人,包括江神杜承在内,都已经运转气机,小心翼翼引导着冲去体内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