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天师捉妖记在线阅读 - 第九章 罚酒如何吃不得?

第九章 罚酒如何吃不得?

        夜色中,皓月高悬,繁星璀璨。

        月光从山脚的落霞江一直照过树林,照到山顶一座占地极广的大宅院。

        宅院张灯结彩,像是某个豪门在成亲般,看着喜气洋洋。

        若有炼气士在此,便能看到宅院内外表喜庆,其实内里死气沉沉,阴气森森,全然不是活人能够住的地方。

        屋子的窗纸上也贴满了“囍”字,鲜红如血,触目惊心。

        房间内,貌美女子笑意盈盈,不着片缕,她轻轻抱起同样不着片缕的白也,向着浴桶走去。

        白也依旧双眼紧闭,脸上显露出明显的怒容。

        女子对比不以为意,她笑着开口:“小道长不必害羞,男女之事快活似神仙,比起在山上枯坐修行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山下不还有句话吗?只羡鸳鸯不羡仙,若是换了别人,早就毛毛躁躁步入巫山了,寻那人间极乐去了,你就偷着乐吧。”

        “再说了,你那先天道体的资质,若是给我吃了,直接就能跻身元婴境,也算是物尽其用啊。”女子说到这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目光贪婪。

        她看着白也的身躯,像在看美味的糕点。

        白也不为所动,待到女子抱着他走到浴桶前的时候,他这才睁开眼睛,轻轻开口。

        “雷。”

        一道雷电从天而降,精准无误劈在女子头上,绽放出璀璨光芒。

        “啊!”

        女子心神俱裂,白也出手太过突然,避无可避,一道天雷将她炸的血肉模糊,哀嚎不已。

        片刻之后,天雷消散,只剩女子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一道微弱的天雷虽然杀不了你,但是折损数十年的修为还是可以的,可惜了。”白也躺在地上,虽然无法抬头,看不到女鬼惨状,但是听这不绝于耳的惨叫也知道这女鬼有多痛苦。

        白也又闭上了眼睛,这次是彻底放弃挣扎等死了,雷法神通虽然是世间一切阴祟鬼物的天然克星,可是之前跟陌生道人那一战,洞府遭受重创,丹田内真气十不足一,保命符“雷部神珠”也破碎了,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真气也消耗殆尽。

        现在别说自保了,便是动都动不了一下,肉身,洞府,丹田全部被重创,现在就是来个普通人也能像捏蚂蚁一样捏死他。

        “师傅啊,你的天才弟子要死啦。”这一瞬间,白也反倒是看透了生死,他嘴角翘起,如释重负。

        这一刻,在这濒临死亡之际,白也脑子里闪过很多个名字,很多熟悉的人和事,走马观花。

        臭老头老是喜欢吹鼻子瞪眼,要么就吹牛不打草稿,又极为好色,每次他运用掌观山河这门神通的时候,白也不用想也知道他准是又在偷看哪座山门的仙子了。

        掌教真人倒是性格淳朴,忠厚老实,做事一板一眼,不喜欢端架子,跟他说话最可以没有忌讳,可也最是无趣。

        想着想着,他就想到了那个从关内不远万里来到这边的白长信,不知道他离开这里没有,下次再出现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想到白长信,便又想到那个陌生道人和妖狐于馨,那个道人虽然还不清楚他的跟脚底细呢,不过最起码近期是不用担心他去而复返的,他不像是说话不做数的人。

        最后便是一直开玩笑要嫁给自己的狐妖于馨了,这个心地善良的傻女人,这个明明快要死了还笑着说希望自己活下去的女人。

        “对不起了,我没守住承诺,我要死啦。希望你能够躲好了,别让那些坏人找到才好啊。”白也嘟囔着,等待着女鬼大发雷霆来将自己碎尸万段。

        或许是为了验证他的想法,女鬼那边渐渐没有动静,她的脸上身上千疮百孔,黑色的臭血流淌了一身,让人闻之作呕,到处可见森森白骨。

        “没想到你都死到临头了,还藏着这么一个术法神通,差点让你给坑死了。小道长啊小道长,亏我看你皮囊不错,还想让你在死前享受一次做男人的快乐,敬酒不吃吃罚酒!”女鬼现如今遭了这么大一劫难,连化作人形都已经做不到了,就保持着破破烂烂的肉身。

        没有彻底被打回原形灰飞烟灭已经是托了天大的福气了,若是眼前臭道士真气再多那么一丝,那道天雷就足够劈死她了。

        白也闻言,睁开双眼,虽然不能转头,语气却极为轻松惬意,只听他开口道:“罚酒如何吃不得?”

        敬酒不吃吃罚酒?

        以前在天师府,臭老头从来不会这样跟自己说话,如今还是第一次有人跟自己说这句话呢。

        罚酒?

        我白某人今天偏偏就要吃一吃你这罚酒!

        女鬼怒极反笑,她走到白也面前,一把掐住白也脖子将他提起来,逼迫他与自己对视,“既然你喜欢吃罚酒,我今儿个就让你吃个够!”

        白也脸色涨红,呼吸困难,用力挤出来一个笑脸。

        男子汉大丈夫,人死软朝天,怕什么!

        女鬼笑道:“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吗?不是喜欢吃罚酒吗?滋味如何?”

        随即,她轻轻松开手掌,让白也掉在地上呼吸,片刻之后又掐住白也的脖子将他提起。

        “这罚酒,不过如此!”白也走了一趟鬼门关,现在又回到了鬼门关,不过好歹是透了口气,多活片刻也是赚到。

        “呵呵,小道长的嘴还挺硬的,就是不知道待会化成白骨之后还会不会这么硬。”女鬼一声冷笑,张开一张还流着黑血的大口,熏得白也一阵干呕,两眼翻白。

        “小道长这就嫌弃奴家啦?不过你放心,吸食了你的精气后我的境界将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虽然元婴是到不了了,不过金丹还是唾手可得嘛,到那个时候,奴家自然又会变得漂亮的。”

        女鬼一只手掐住白也脖子,另一只手掐着他的脸颊,强迫他张开嘴,然后张口用力一吸,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精气自白也的嘴里渡到她的嘴里。

        “这次真的要死了,这罚酒,味道可真不咋地!”白也心中暗道。

        女鬼身上烂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恢复,像是传说中的肉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