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杂役开始签到九十八年在线阅读 - 70 绝脉剑气

70 绝脉剑气

        与此同时,但见场中自王潇潇认真起来后,独孤律己竟是被逼得连连倒退,一时之间竟是难以抵抗!

        可恶啊!

        独孤律己心中憋屈万分,王潇潇竟然能够领悟一丝剑意!

        这实在是骇人听闻!

        不行!

        如此下去我怕是要当众出丑!

        思索间,已容不得独孤律己多想,因为王潇潇一剑更胜一剑,一剑更比一剑凌厉,剑意附着之下,其剑招势如破竹,实难抵挡!

        “一剑花开!”

        独孤律己目中寒芒一闪,手中真气汇聚木剑之上,却是再一次使出了这一招剑法。

        一时之间木剑连连晃动,虚空一朵朵剑花骤然升起。

        璀璨剑花夺人眼目,让人眼花缭乱。

        王掌门王夫人还有其身后的一众六玄门长老,见状面色顿时就是一变!

        却见这次相比之前要更强几分!

        潇潇她能否抵挡得住……

        “嗯?!”

        “这!”

        正思索间,众人瞳孔骤然一缩,却是看见此时王潇潇面对那朵朵袭来的剑花,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与此前那一次完全不同的是,此刻的她不闪不躲,手中的木剑连连刺出。

        那璀璨剑花竟是犹如泡沫一般,纷纷悄无声息的消散开来……

        独孤律己大惊失色!

        刹那间,手上的剑都显些脱落。

        白发老者见此更是难以置信,只觉心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一剑花开并非寻常剑法,乃是独孤世家剑法之中的一招精髓所在。

        一剑之下剑花漫天飞舞,摄人心魄,夺人眼目,让对手无从下手,无处可躲!

        这女孩居然能破!

        看来绝不简单!

        嗯?!

        不好!

        正在此时,白发老者目中寒芒一闪。

        其垂落的左手手指微微弯曲,一股内力附着指尖之上,随时可以弹出伤人。

        “啊……”

        听得一声痛呼之声,只见王潇潇眨眼破开数朵剑花,随后迅猛一剑朝着独孤律己的手腕处拍打而去。

        独孤律己此时已是苦苦支撑,霎时间却是难以闪躲,只觉手腕吃痛,手中木剑差点脱手而飞!

        可纵使如此,木剑虽未脱手,可却也始终慢了几分!

        趁着这个间隙。

        王潇潇手中木剑一挥,登时刺啦一声,却是在独孤律己的肩头上也划拉出一道口子。

        随后她并未再下狠手,手中剑招一收,便是打算就此收手。

        不管如何,这始终只是一场切磋罢了。

        并且独孤世家势力庞大,她也不能做得太过。

        可她这样想,独孤律己却并未如此,此时的他面色无比的阴沉。

        竟是趁着,此时王潇潇手中收剑之时,手腕猛的一抖!

        一指突然点出,一道剑气瞬间自指尖激射而出,直奔王潇潇!

        可这一次王潇潇已然认真,面对这一指剑气她瞬间便已然察觉。

        然而就当她挥剑阻挡之时,只觉得背后一震刺痛,全身真气猛的一滞。

        与此同时,也就在这一刹那,独孤律己那道剑气也已落下。

        “额……”

        王潇潇腹背受敌,当即闷哼一声,嘴角流出几缕鲜血。

        顷刻间便只觉体内气血翻涌,头昏脑涨,眼前视线模糊。

        只听得耳边传来几声爹娘焦急的呼喊声,随后她只感觉眼皮重若千斤,缓缓的闭了起来,却是昏迷过去。

        王掌门面色大变,连忙上前,王夫人紧随其后,脸色刹那苍白如土,毫无血色。

        “你!”

        王掌门怒喝一声,睚眦欲裂,看向独孤律己,却是要要个解释!

        独孤律己见状,神色如常,丝毫不惧,假惺惺的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

        随后说道:“切磋场上难免刀剑无眼,潇潇姑娘技艺不精,受点小伤倒也极为正常。”

        而此时此刻王夫人却是心急如焚,担心女儿安危之下,她倒也无暇再去理会独孤世家之人。

        连忙抱起王潇潇朝着屋内飞奔而去。

        王掌门见状亦是担心女儿伤势,不去理会独孤世家的人,连忙跟了上去。

        ……

        掌门居所中。

        王潇潇昏迷不醒,躺在床上。

        王掌门面色阴沉,一只手抓住王潇潇的手腕,催动内力,检查着女儿的伤势。

        王夫人则是一脸愁容,止不住的抹眼泪。

        片刻后,检查完女儿的伤势,王掌门的面色越发难看。

        身为一派之掌的他,阅历丰富。

        女儿这是中了独孤世家的绝脉剑气!

        绝脉剑气无比的阴险,中了此绝脉剑气之后,体内经脉会有一股剑气残留,体内残存的剑气如跗骨之蛆。

        自身修为不达半圣,根本无法将其逼出体外!

        除此之外,也就唯有独孤世家之人利用其家族功法帮忙祛除。

        否则剑气摧残之下,三日之内必死无疑!

        如此凌厉的剑气,绝非独孤律己能够发出!

        定然是那白发老者方才从中作梗,暗中出手!

        “卑鄙!”

        王掌门怒骂一声。

        王夫人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道:“女儿到底怎么了?”

        王掌门沉声道:“是绝脉剑气。”

        “什么!”

        王夫人听闻显现昏了过去,幸亏王掌门及时出手,灌注真气这才使其清醒。

        “韩老前辈!”

        王掌门面露悲色,举目朝着东方看去,喃喃自语道:“韩老前辈,潇潇命悬一线,晚辈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对不住您了……”

        说罢,王掌门深吸口气,似是下定决心。

        “夫人,你快去将门中百年年份以上的药材全部调集过来,我这便去找那独孤世家之人为潇潇祛除体内剑气!”

        “嗯!”王夫人一抹眼角泪痕,点了点头应道。

        这边王掌门刚刚离开,王夫人也丝毫不敢耽搁,连忙派人吩咐下去,不仅将此时门中的药材送来,更是吩咐让山下各个药铺产业,也同样马上送药材上山。

        之所以要这么多的药材,乃是因为绝脉剑气伤人经脉,就算剑气祛除干净,若不及时以珍贵药材弥补,甚至会沦为废人一个!

        ……

        就在六玄门中乱哄哄一团的时候,吴郡县内的苏宇还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此时的他依旧坐在药铺门口悠闲的晒着太阳。

        阳光明媚,感觉到体内那鼓鼓暖流,与隐隐又要突破的境界,他的心情格外舒畅。

        随随便便晒晒太阳就要突破,挡都挡不住啊。

        哎,开挂的人生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踢踏踏踏踢踏……

        忽然一阵马蹄声传来,却是一六玄门的弟子骑马匆匆赶来。

        此人苏宇也不陌生,有时候王潇潇做马车来,是这名女弟子在驾车。

        女弟子名叫小婷,即为六玄门弟子,又是王潇潇的丫鬟。

        “苏掌柜,不好了。”

        女弟子小婷刚一下马,一脸焦急的说:“快把店里面百年的药材全部拿出来,我要赶快送上山去!”

        “怎么了?”

        见对方如此着急的样子,苏宇下意识的问道。

        “哎呀,潇潇小姐被独孤家公子打伤,伤的可严重了!”

        苏宇闻言双目一冷,踏步走出药铺。

        迈出药铺之后,他顿时便化作一道残影,顷刻间便已然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街道上虽行人不多,但却稀稀疏疏也有数十个男男女女正在街边买菜。

        外出县城的方向,十来个男男女女忽的只觉一道微风自身旁吹过,有人不禁奇怪的摸了摸头发,不过倒也并未太过在意,钻身继续买菜。

        药铺内,女弟子小婷先是一愣,随后连忙追出药铺,却不见苏宇踪影后,不禁低声骂道:“跑哪里去了!

        哼!

        亏潇潇小姐还对你这个家伙这么好!”

        无奈之下她只好与店铺伙计交涉。

        而这边,吴郡县外,苏宇一步迈出,踏空而行,朝着清风山六玄门而去……